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7章 黑白来了

    “真的吗?”我哽咽地说:“你们阴间的工作怎么办?”

    黑无常笑了笑,“和千岁小娘娘您相比,我们在阴间的那一点点引路的工作算什么?更何况引荐有那么多个鬼差,少了我们几个一两天不会出事的。”

    既然他们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转念一想,为什么白千赤自己不来保护我,而是要派黑无常他们来?

    “你们千岁爷他……”我犹犹豫豫地才又开了口,“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一直没有找我?还是他又看上了阴间还是人间的哪个丫头,所以没空在来找我这个已经娶进门的人了?”

    黑无常连忙摇头,“千岁爷是有点事还没处理好,等他处理好了就会来找千岁小娘娘了。千岁小娘娘您可千万不要多心啊!如果因为这个您胡思乱想,一不小心动了胎气,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千岁爷会打散我们的魂魄让我们永世不得超生的。”

    听了黑无常这么说我才放下心来。这些日子发生这么多事,我一闲下来就在想为什么白千赤这么久都不来找我?当初他对我说让我先回人间,他处理一些事就会立刻找我,结果都过了一个多月了,他还是没有出现过,要不是今天黑无常这么说,我一定会打从心里认为他是不想要我了。

    “嗯,我不会胡思乱想了,这几天就麻烦你们照顾我了。谢谢你们。”我抱了一下黑无常,从第一次见到他到现在,我受了他们几个那么多的帮助,他们或许是看在我是千岁小娘娘的份上才帮我的,可是我是从心里感激他们几个的。

    “千岁小娘娘,你这么说真是折煞我们几个了。”黑无常煞白的脸上有着点点泪珠,“保护千岁小娘娘都是我们几个应该做的,您能这么对我们,真的是我们太有福气了。这么晚了,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们几个就在暗处守着您,您就放心地睡下吧。”说着黑无常就遁入了黑暗中去。

    黑无常走了之后,我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仅有的一丝困意早就被刚才那个女鬼给吓得毫无踪影。

    我摸着逐渐隆起的小腹,心头缠绕的心绪千丝万缕,忍不住的自言自语了起来:“小宝贝啊,小宝贝,这么多人靠近我一定是觊觎我腹中的你吧?没想到小小的一个你,竟然能引来阴间这么多妖魔鬼怪的注意,不知道你出生之后会是怎么个样子?”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心情似乎也由阴转晴起来,语气也止不住的变得欢愉起来,缓缓摸着小腹若有所思的说着。

    “你爸是阴间的千岁爷,你或许会长得更加像他一点,有着湛蓝色的眼眸,如玉般的肌肤。你若是女子,性子可不能太像白千赤,他太过阴沉,女孩子这么阴沉不好,可是你若是男子长着他这么一张脸,以后岂不是要祸害六界的小女孩,不行,我一定要好好教导你‘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道理。”

    说着说着我就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捂着嘴巴止不住的“咯咯”的笑着,仿佛连自己之前差点就要陷入困境的事情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想着想着,我突然想到,我是人,白千赤是鬼,到时候出世的是一个半人半鬼算是个什么东西?留在人间肯定不行,可是有着人类的气息,回阴间去怕是也不太好,那该如何是好。

    我摸着我的小腹,想着想着就沉沉地睡了过去。梦中我仿佛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耳边甜甜地叫着:“妈妈,妈妈……”我的嘴角也因为这个叫声而微微的弯了起来,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咔擦。”半梦半醒之间我似乎听到了钥匙扭.动的声音,脑子里还是有些混沌,但是耳朵却灵敏的听见了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在客厅里来回地响着。

    我挣扎地睁开双眼,看向窗边,东方的天空中正散发着鱼肚白的光芒,阳光正一点点地划破天际,显然夜晚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天了,我终于不需要再心惊胆战了。

    我自在的伸了个懒腰,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来,我妈就推开我的房门走了进来。

    “安眉,你没事吧?”妈妈朝着我走了过来,看到窗边满地碎玻璃的狼藉模样显然是都吓了一跳,但是她却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担心地望着我。

    她的脸上明显地挂着重重的黑眼圈和厚厚的眼袋,憔悴的样子告诉我她昨晚一定是一夜都没有休息过一直在照顾着房东阿姨,我妈都这样辛苦了我又怎么忍心再将自己遭遇的那些事情告诉她让她烦心。

    “已经没有事了妈妈。白千赤叫黑无常他们守在我身边,我估计那个想要害我的女鬼一时半会儿不敢再来找我了。”我故意用一副无所谓的口吻对我妈说,想要让她别那么担心。

    可是妈妈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她直接坐到床边抱着我哭了起来,“都是妈妈不好,昨天应该在家里陪着你才对,可是我却在照顾别人家的孩子。”

    我抱了抱妈妈,看着我妈哭我心里也很不好受,只好轻声安慰着她:“妈妈,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也清楚房东家的孩子到底是谁,即使他现在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但是他前世是我的爸爸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担心他也是正常的。”我顿了顿,“房东阿姨的孩子没事了吧?”

    “没事了,就是发烧引起了炎症,小孩子总是容易感染病菌,这种时候是最应该注意的,我记得安姚小时候,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妈妈突然停住不再说话了。

    我正想要开口安慰一下妈妈,她就走出房间拿进一把扫把默默地扫起了窗边的碎片。此刻妈妈的心,是不是也和这一地的碎片一般,七零八碎。

    安姚去世了多久,妈妈就难受了多久。起初妈妈每次说起安姚还会流泪,近几次她就一言不发地做家务,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铃铃铃.....”

    我跑到客厅去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我二姨娘的声音,她的声音明显是带有哭腔的那种沙哑,“安眉吗?你让你妈妈接电话好吗?”

    “嗯。”我拿着电话就对房间里的妈妈喊:“妈妈,二姨娘打电话过来了?”

    妈妈接起电话,说了没有两句,整张脸都黑了起来,过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妈妈才缓缓地开了口:“嗯,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把爸接过来好好照顾她的。”

    姥爷?他怎么了?

    我记得回忆中的姥爷一直是对我特别好的样子,只要我一回到那里,他就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糖果啊、糍粑啊、只要是我喜欢的他全都会放到我的面前给我。这几年我们因为逃避那个“阴婚”的命运和很多亲戚都断了联系,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我的姥爷了。看妈妈这样的脸色,估计是姥爷出了什么事。

    妈妈一挂电话我就开了口:“妈妈,是姥爷出了什么事吗?”

    “你姥爷他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太好,但是我也一直没有回去看他。刚刚你二姨娘打电话过来就是说你姥爷病倒了,要到我们这里的大医院看病,是要住在我们家里了。”妈妈说话的时候眼里都是悲伤。

    “那姥爷什么时候过来住?我先把房间给他收拾出来,好让他可以舒舒服服的住下。”

    “你二姨娘他们的意思是最近家里农忙期,是没有时间出来了。但是你姥爷的病又等不了过了农忙期再看,所以只好让我回乡下去接你姥爷出城来。”

    我点了点头,“既然是要接姥爷出来看病,当然是越快越好。”说着我就准备去给姥爷收拾房间。

    这时妈妈拉住了我,犹豫了一下,“安姚......安姚出事的事情不能告诉你姥爷听,他年纪大了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对啊,安姚。我还记得当年我回姥爷家的时候,姥爷总是把安姚抱在怀里哄着,唱着歌儿,因为安姚是他第一个外孙女,所以姥爷特别的宠爱她。

    当时安姚去世的时候,妈妈告诉了所有的亲戚,但是都叮嘱他们不能告诉姥爷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姥爷已经有八十五岁了,用一句不好听的话来说“是一个一只脚踏进了棺材里的人”,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安姚出事,是绝对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的,更不要说万一他知道安姚是那样惨死的,说不定他会因为悲痛过度,就这样跟着去了。

    “我不会告诉姥爷关于安姚去世了的任何事的。”我对着妈妈保证。

    “你姥爷已经八十五岁了,我知道就算带他来大城市看病也坚持不了多久,他总是要走的。但是妈妈从出生到现在,总是给家里惹事,没有好好照顾过你姥爷一次,这一次接他来这里住,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安姚已经不在的事。”妈妈抹了一下眼角的泪珠,“我就想你姥爷能幸福的度过人生中最后的这些日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