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8章 拧断脖子

    我妈的话就像一根根绵细的银针一点点的刺在我的心上,我看着她的双瞳中流露出来的悲伤,也跟着忍不住的伤心起来。

    我太能了解此刻妈妈内心的想法了,就像我当初在阴间看到爸爸时,虽然他已经彻底将我忘记了,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因此而忘掉自己和他之间的牵连。

    我爸去世以后,我无数次都在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那我当初一定不会让爸爸一个人度过他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我爸不仅是在生前身边没有妻子女儿的陪伴,自从我妈带着我和安姚从白旗镇搬出来以后,他就一直是孑然一人。

    每一次想象我爸是怎样一个人生活的模样,我的眼眶就忍不住的酸涩发胀。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要是爸爸和我们一起从白旗镇搬出来了该多好,那或许我们一家人就不会变成现在四分五裂的样子。

    但是很可惜的是,生活并没有回头的机会,这一切也只能是我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姥爷他现在病重,妈妈你还是赶紧把他接回来吧。”我看着忧心忡忡的妈妈,一想到姥爷的身体状况也跟着着急起来,急切的对我妈说。

    我妈前一秒似乎还沉浸在深深的自责当中,被我这一句话猛然点醒才恍然大悟一般拍了一下大腿。

    “对!我现在就回去把你姥爷接出来,他的病可经不得这样一直拖着了。”说着妈妈就站了起来,作势就要拿包出门,我望着我妈眼睛下两.团浅青色连忙拦住了她。

    “你昨晚忙了一夜,都没有休息过,现在就要回乡下接姥爷出来,撑的住吗?”我担心的问她,生怕我妈会因为太辛苦而累倒了。

    “没事儿,妈不累。”我妈看似轻松的对我笑了笑,说着就要继续向门外走,我急忙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出去。

    妈妈整张脸都因为太过劳累而耷拉着,双眼也只是强撑着睁开而已,我看得出妈妈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可就算已经这样了她却还在勉强自己。

    我看着我妈这样心里实在是不忍,恳切的对她说:“妈妈,你先去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给你煮些吃的,你先填饱了肚子再说。反正乡下到这里来回不过四五个小时,你休息一会儿等到中午再去,下午就能赶回来。”

    “那好吧。”妈妈见她拗不过我,而且她自己也的确是撑不住了,放下包就回房间休息去了,我看着我妈躺到了床上,给她掖好了被子才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顺手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点东西也没吃,现在其实是实在饿得不行了,可是一想到昨晚在水壶里看见的那个女鬼头颅,饥饿感就全部都被恐惧给代替。

    我强忍着心里的害怕一步步地走向厨房,每走一步脚步就再次放慢一点,好想这样就永远都不能走到厨房一般。但是另一边,我已经答应我妈给她准备东西吃了,这厨房我是再不愿进去也要去了。

    磨磨蹭蹭的挪到了厨房门口,我缓缓地停下了脚步,站在厨房门口,脚下的步子再也不能向前迈进去。

    我悄悄地把头探进厨房里去,左看看又看看,确定里面没有人头残肢之类的可怕物件。还好,厨房里并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

    我刚想拍拍胸口放下心来,突然,我的目光被空荡荡的灶台吸引住了。灶台上空空的一片,什么也没有。不仅没有那个女鬼的头颅,就连水壶也都消失不见了。

    明明昨天过后除了我就没有人再进过厨房,那么煮着人头的水壶去哪里了?疑惑取代了恐惧,我大步走进厨房,一下就走到了灶台前。

    我在灶台前上上下下的翻找,可是却没有一丝水壶的踪影。弯着腰在灶台下面的柜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我刚直起身子站起来,突然,昨夜消失的水壶横空闯入我的眼帘,就停在离我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我紧张的盯着水壶,鼻尖似乎都感受到了那水壶面渗透出来的凉意。

    难道是那个无身女鬼又回来了?我一定也不敢动的站在原地,疑惑和恐惧在心底蔓延。

    那个水壶一点点地往外冒着寒气,而且还不停地向下滴着水,“滴答滴答”。水滴的声响就像是滴在了我的心脏上,我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捏成了一团,周围的温度似乎也在一秒内急速下降。

    “啊!鬼啊!”我紧绷着的神经最终还是“啪”的一声就断了,我因为惊吓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后退的时候因为没有注意地上差点就被门槛绊倒。

    我稳了稳身形才好不容易站定,我扶着门框站着,这时才看到拿着水壶在我面前笑嘻嘻的黑无常,旁边站着的是白无常和阴索命,他们两个还是如在阴间时那样冷着脸,眉眼之间似乎透露着赤.裸裸的对我的嘲笑。

    我的脸“噌”的一下就烧红了,想起自己刚才的反应,只觉得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在羞愤之外更多的还是对他们的不满,我生气地瞪着他们三个,“你们没事吓我做什么?还好没有吵醒我妈,不然我可和你们没完。”

    黑无常他们听了我的话,见我是真的生气了,一个个急忙凑到了我的面前,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容,其中以黑无常更甚。

    黑无常把那个水壶提到我的眼前,上面还残留着那个无身女鬼的长长的发丝,那湿答答的黑发就这么缠绕在水壶的把上,感觉就像是长在上面的一样。

    我突然又想起了昨夜看到那个女鬼头的时候,她就这么泡在水里,清澈的白开水被她头上的那些碎屑还有她头里流出来的血液、脑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变成浑浊的液体。

    想着想着我的鼻间似乎又弥漫着那一股恶臭难闻的气味,胃里顿时就是一种翻涌,我弯下腰又干呕了起来,几乎是要将胃都吐出来的架势。

    我吐了好一会儿才稍稍缓和一点,擦了擦嘴角对着黑无常说:“你快把它拿开!你干嘛把它拿在我面前,很吓人的好吗!”

    黑无常见我一脸苍白,连忙就把那个水壶收到了他宽大的袖子里去,脸上还是一副讨好的谄媚笑容。

    “我看刚刚小娘娘您好像是在找什么,我就想着昨夜我把那个煮着女鬼头的水壶收了起来,可能你是想要找它,我就拿出来给小娘娘您咯。”黑无常以一副为我着想的口吻说道,我竟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责怪他的理由,只好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黑无常像是完全没有看出我心里的想法,依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看着我,我见他这样也不好再过多责怪,向他们解释道:“我是以为这水壶里的女头不知道躲在哪里想要害我,所以才找她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再看到她。”

    我既生气又对昨夜的事感到后怕,种种情绪环绕在心头,一时之间竟然觉得颇有些唏嘘。

    这时一直站在一边的冷着脸的白无常突然开了口对我说:“那只是那个千年女尸给你下的幻术,根本没有什么女鬼头,她的目的就是想要吓吓你。”

    白无常的话让我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他。

    “怎么可能,我刚刚明明还看到那个水壶上还缠绕着她的发丝,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假的。”我不相信地质问白无常,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没有任何波动。

    昨晚那水壶里的水的确是好久都没有烧开,而且那个女鬼的头也的的确确泡在了水里,这怎么可能是幻觉?

    我将目光转向了黑无常,想要听听看他是怎样一番说辞。黑无常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向前走了两步到我的面前。

    “回千岁小娘娘,那的确是你的幻觉。”说着黑无常用手轻轻点了一下我的脑门,再从他袖子里拿出那个水壶,示意我再去看看那个水壶。

    我不解的看向黑无常,他耸了耸肩坚持让我去看。我没办法,只好睁大眼睛看了看,但这一眼却让我顿住了,抬起手又揉了揉眼睛,可是任凭我怎么去揉,此刻那水壶里都是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长发丝,更不要说是女鬼的头了。

    我转过脸去看白无常,他脸上依旧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玩味的盯着我看,我觉得他的目光扫在我的身上有些不舒服,自然就避开了。

    不过就算昨晚的鬼头是幻觉,可是那个站在窗外的千年女鬼确实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的,她的手指那么的长,差一点就要碰到我的鼻子了,这一点我能够确定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想如果昨夜不是黑无常他们几个在场,我的脖子估计就被那个女鬼给拧断了,肚子里的这个小宝贝估计也成了她聚魂的补品了。

    思及此我不禁朝着他们几个展露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黑无常他们看见我的笑容明显怔愣了一下,随后才也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