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39章 再次遇险

    “既然是幻觉,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因为那个女头吓得够呛,他们三个明明就看着我,知道我中了幻术也不出手,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前一秒还在感激的情绪立刻就变的生气,嘟着嘴气哄哄的看着他们三个。

    黑无常晃了晃舌头干笑着对我说:“当时我们三个有点小事,回了一下阴间,没能来得及提醒您。等我们几个再回来的时候,千岁娘娘您自己就回到家了,而且那个千年女尸也守在门外,我们不是没来得及嘛……”

    黑无常的表情看上去特别委屈,让我即将要说口的责怪全部都咽回到了肚子里,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口气全都堵在了喉咙里,实在是难受的很。

    “可……”我还想多声讨他们三个几句,白无常就开口打断了我:“千岁小娘娘,我们三个先把这个水壶带回阴间作为千年女尸祸害人间的证据,您自己小心一点,我们很快就回来。”

    说完他们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半张着嘴无奈的看着面前空无一鬼的厨房,没有办法的眨了眨眼睛。

    这三个鬼差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说走就走,连一点给我反应的时间都不愿意,难道阴间比较流行这种风驰电掣的刑事速度?我挠了挠后脑勺,叹了口气。

    我扫了一眼空空的厨房,家里唯一烧水的水壶都被他们三个拿走了,我没办法,只能用电饭锅烧起了水。

    虽然黑无常他们和我说昨天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但是我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这一次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掀开锅看一下,生怕里面会多出什么血淋淋的东西来。

    如此往复了好几次,我忙活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才煮好了饭菜,我把饭菜一样样的端到桌子上,摆好碗筷,才走进了房间把妈妈叫起来。

    “妈,起来了,先吃点东西吧。”我轻轻的摇了摇我妈,我妈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眼睛。

    我妈的眼神还有些迷茫,她看了我有一会儿眼神才聚焦,手臂撑在床上坐了起来:“安眉?你这么快就弄好了啊。”

    我点点头,拉着我妈一起去了餐厅。我妈站在餐桌前看着一桌饭菜,脸上的表情说是感动又有些惊喜,眼眸竟隐隐的变得湿润。

    我们俩坐下来开始吃饭,我妈大概是因为急着去接姥爷,吃得很快很急,我低着头慢慢的扒着碗里的饭,脑袋里那个女鬼的画面始终挥之不去,胃口也就变得差了起来。

    “安眉,妈妈去接姥爷回家,你一个人在家不要紧吧?”妈妈吃完饭,停下碗筷担心地看着我说。

    这青天白日的,难道那个女鬼还有这么大的本事,不怕烈日的炙烤,敢随便撒野?我无畏的朝着我妈笑了笑,不甚在意。

    “没事,我哪里也不乱跑,就呆在家里,肯定不会出事的。”

    妈妈听我这样说明显安心多了,她的视线定格在桌面上,看上去似乎是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妈想了想,从钱包里拿出一个黄符递给我:“这是妈妈前几天去求的,一直忘记给你,现在你拿着,要是那个女鬼还过来找你的麻烦,你就把这个黄符丢在她身上,她就会魂飞魄散了。”

    我将信将疑地收着这黄符,那个女鬼修炼了千年,被白千赤散了魂魄还有能力来人间找我必定不是这一张黄符能保我平安的,但这毕竟是妈妈的一番心意,我不忍心驳了她的心意,自然也就收下了。

    妈妈把护身符给我之后就回房间拿起包出门了,临走的时候还再三叮嘱我要好好的待在家里不要出门,见我全都乖乖的应了下来之后才真的放下心来离开了。

    妈妈回老家之后我把碗筷都洗好后,就一个人在家里写着试卷,专心致志做一件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都没什么感觉呢,时间就已经过去了许久。

    我刚写了一半的试卷,外面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呼啸的风吹在窗户上发出一阵阵隐秘的声音。我刚抬起头向外看过去,就看见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乌黑的云层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幕布一样遮挡住了天空中的所有阳光。

    这雨来得太过凶猛,我刚想要把试卷什么的拿到客厅去,一阵阵的妖风就从破碎的玻璃窗户吹进了我的房间,试卷、书本、还有一些细小的东西全部都在房间里四散纷飞。

    这可怎么办,我的试卷和书都被窗户飘进来的雨水给弄湿了,我看着那些潮湿的痕迹心里有些着急。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先捡起那些散落在房间里的试卷,全部都叠好压在床头,然后拿了一把大伞想要堵住玻璃窗的大口。

    我从包里拿出一把打雨伞,我的手才刚刚伸出去,就感受到了一只湿漉漉的手抓着我,那只手似乎只有一层皮包裹着,被它紧紧抓住的感觉就像是在和骷髅握手。

    这不是一楼啊,这是十楼,人是不可能会在窗外抓住我的手的。这个认知在我的心里不断回荡,我的心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一害怕,抓着伞的手就放开了伞,这下我看清楚了抓着我的手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大大的脑袋像是巨大的杏仁一般在身子上,两只眼珠子和金鱼一样外凸着,身子明显只有全身的二分子一不到,腿短短的,可是手臂却异常的长,手指也和一般的人类不一样,五只手指就像是筷子般长短。

    雨打在它的身子上,绿油油的皮肤泛出油腻腻的光感。它到底是鬼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正疑惑着它是什么的时候,那个怪物就张开了一直紧闭的嘴巴,露出了长长的獠牙,獠牙上粘黏着的唾液顺流而下,滴落在我的手上。

    粘粘的唾液一下就包裹了我伸出去的那只手,无论我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被它抓住的手。

    我盯着自己的手心里更加着急,可是在着急的同时心里又在奇怪这个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是幻觉?

    可是我手上的感觉那么的真实怎么可能会是幻觉,眼前这个怪物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它突起的双眼突然散发着红色的光芒,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我的小腹,只见它的嘴巴一张一合发出一种带着电音的扭曲嗓音说:“你肚子我要吃。”

    什么?我肚子他要吃?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个东西也是奔着我的孩子来的?

    我下意识摸了摸小腹,它是冲着这个阴胎来的。不行!这是我的孩子,我绝对不能让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我吓了决心,拼了命的摇头使劲地摇晃着那只手,想要把他甩到楼下去。没想到它猛的一用力,就把窗户的防盗网都给冲破了,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看着我。

    我能清楚地听到它肚子里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响声,还有它的唾液越来越多,一直顺着他可怕的獠牙滴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虽然我不能理解这个东西的思想,但是单从它的这个状态和表现来看,它应该是饿了。

    “你不要过来,你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你就敢来这里?”我心里着急,但表面还是假装镇定的对它说,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理直气壮一点。

    它似乎根本听不懂我说的话,张着它的血盆大口就要扑向我这一边。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一个闪电划过天际,我顺着闪电看到了它嘴里深处的东西,是一个人的手臂。那只手还在挣扎着,不断地抽.动它的手臂。

    眼看我的后面已经无路可退,它就要把我吞到他的肚子里了,突然我感受到胸口一热,我低头一看,竟是妈妈给我的那张黄符在隐隐泛着光芒。

    我现下也顾不及那么多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那黄符往它的嘴里丢去。我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害怕的看着它,只见那黄符才落到它的嘴里就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在它的嘴里烧了起来。它掐着自己的脖子不停地跳动,嘴里还一直发出“嗷嗷嗷”的嘶吼声。

    它因为痛苦在房间里不停地跑来跑去,时而飞起时而落下,我的手和它的手黏在一起,被它拖拽着撞了好几次。

    我的身体因为不断的碰撞而觉得疼痛,可是自己又没办法和它分开,只能尽量用手护住肚子,不让腹中的孩子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这时只看见寒光一闪,我下意识的闭上双眼,下一秒我的手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感,接着就听到那个怪物因为断了一只手发出的极其惨烈地哀号声。

    “千岁小娘娘你没事吧?”白无常把剑收到身后,弯着腰恭恭敬敬的对我说。

    那个怪物的残肢还粘在我的手上,绿色的血液滴落了一地,我呼了一口气强忍着恶心对白无常说:“我有事,帮我把这个怪物的手拿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