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0章 姥爷来了

    白无常拿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些水在我的手上,那怪物的唾液连带着残肢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等我回过头再想起那只怪物的时候,它已经被阴索命解决掉,化作黑灰了。

    “千岁小娘娘,你不必害怕,刚刚那只只是地狱偷跑出来的小兽,它心智不全,法力也低,只是凭借着本能觅食而已。之前我们就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说偷跑了一只地狱小兽,没想到今日就在小娘娘您这里抓到了。”

    “真是没想到,你们三个总是在我快死的时候才赶到呢?如果我没有生命危险,你们永远不会出现哦。”

    刚刚被那个地狱小兽吓到的害怕心情全都被黑无常轻描淡写的话语覆盖变成了生气。我难道看起来命很大的样子吗?为什么他们三个和白千赤都是一样的,总是把我丢在一边,到我快撑不住的时候才跑出来救我。

    他们三个听出了我话里的怒气,齐齐跪了下来,“千岁小娘娘,息怒啊。我们三个真的是有事,我们已经尽量赶回来了。”

    黑无常的舌头都已经耷拉得不成样子了,我心一软就原谅了他们三个。

    不过这房子被刚刚那个地狱小兽弄得不成样子,要是妈妈带着姥爷回来看到这个样子,估计会被吓昏过去。

    我看着房子里乱糟糟的景象,心里清楚这些要是只有我一个人肯定是没办法弄好这么多东西的,只能让黑白无常他们三个帮我收拾。

    我本来是想着我们四个一起收拾,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可是黑无常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我一起收拾,我说不过他们,只能坐在书桌前默默地看书,时不时的瞄几眼他们收拾的情况。

    还别说,他们鬼还是有鬼的好处的,高处的地方轻轻一飘就起来了。黑白无常他们三个不仅帮我收拾了因为地狱小兽惹出的祸乱,还顺便帮我们家里扫了蜘蛛网,就连碎掉的窗户玻璃,他们也用法力修好了。

    做好这一切的他们和我说了一声就默默地隐在暗处去了。

    “咔嚓”门外传来的钥匙扭.动的声音,我听到声音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书,跑出了房间。

    刚一走到客厅我就看见妈妈扶着看不到东西的姥爷进了门,姥爷因为看不见的缘故行动格外的不便,我见状连忙上前搀扶姥爷到沙发上坐下。姥爷一摸到我的手就说:“是眉眉啊,真乖。你姐姐安姚哪去了。”

    我听到姥爷问起安姚心里咯噔了一下,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慌乱间正好看见妈妈朝我使了个眼色,我立刻心灵盛会,想了想对姥爷说:“安姚去同学家住去了,他们学校有小组活动,说是住在一起比较方便讨论。”

    “那她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姥爷半睁着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我,眼皮中的缝隙露出他的一点点眼白,我知道姥爷他看不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似乎是看破了我的谎言,知道我说的话都是欺骗他的一般。

    我不敢再看姥爷的脸,低着头小声的说:“我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姥爷听我这么说不说话了,但是眼睛却还是面对着我的方向,我的头低得低低的,什么话都不敢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好在妈妈走过来接过了话锋,让我脱离了这种尴尬的处境。

    “爸,我扶你去看看住的房间好不好?”说着她就走姥爷的身边扶起姥爷向房间走去。“爸,你就和我住在一个屋子里,好方便我照顾你。我把小木床架了起来,以后你就睡我原来的大床,我就在旁边的小床睡着。爸,你试试看躺着舒服吗?”

    我妈说着就要扶着姥爷去床上躺着试试看,可姥爷却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姥爷摇了摇头,“不,我不要睡你这大床。我不喜欢你们小年轻睡的这种软床,睡得我骨头疼,我就要睡木头床。”说着姥爷就径直走到了那个小木床坐下,拍了拍木床的床板,“这床是竹木板吧?听这声音就知道不如我家的那个檀木床,没事,我也就在这住几天,病好了我就走。”

    我看到姥爷这个样子不禁开始怀疑他到底是真瞎还是假瞎。记得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眼瞎的人都心水清,他们能看到很多没瞎的人看到的事物。

    一想到这些我的心也开始不安起来,我不知道安姚的事到底能瞒姥爷多久,如果让姥爷知道了真相的话他一定会特别难受的,我还是希望能瞒一天是一天。

    窗外的雨在我妈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停了,我妈说姥爷坐了这么久的车估计也饿了,家里又什么都没有,所以决定带我们下馆子好好吃一顿,我听了自然是欣然答应,姥爷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我们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准备出门,可是没想到出门的时候姥爷突然对我说:“安眉,你让你姐姐过来和我们吃一顿饭再去同学家吧?”

    我没想到姥爷竟然会这样说,一时间更尴尬了,拼命地向我妈使眼色让她把话题岔开。

    “爸,安姚这孩子最近在忙着研究报告呢。吃饭什么时候不能吃?等你身体好全了,让安姚带着你吃遍全城。”

    姥爷看上去似乎是相信了我妈的话,可是我听着妈妈这句话心里好不是滋味。安姚怎么还能带着姥爷吃遍全城呢?我能看出来妈妈再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在压抑住自己心里的悲痛,就是为了不让姥爷难过,可是我为什一点忙都帮不上的感觉。

    “眉眉,你怎么不说话。”姥爷似乎感觉到我的不对劲,奇怪的问我。

    我知道他看不见但还是抬起头笑着说:“没事姥爷,我只是在想试卷上的一道题,我做不出来。”

    姥爷抓着我的手对我说:“遇到难题不要怕,先忘记它,过一会你再去看说不定会有新的想法。”

    “嗯,我知道了姥爷。”

    “当年,你姐姐还小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教你姐姐的。所以你姐姐学习一直很好,为人也善良。那些善男信女最喜欢和你姐姐在一起了。”姥爷皱巴巴的脸上一说到安姚就会扬起明媚的笑容。

    吃完饭后,我们回到家坐在电视机前,电视上正好放着的是最近很红的一档亲子节目,里面的小孩子做着游戏的样子十分可爱,还有一个小女孩起来背了一首古诗。

    姥爷听到这里,笑着对我说:“我还记得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家里就安姚一个小女娃。别看她是个女娃,可不比那些男娃差,三岁就能背古诗,就和这电视上的小女孩一样,读起诗来还懂得抑扬顿挫。姥爷小时候当过地主家儿子的书童,跟着上过一段时间的学堂,那里的老先生就是这么教读诗的。安姚这孩子都不用教,自己就知道该这么读,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安姚这个女娃不一般。”

    “是吗?原来姐姐小时候那么厉害。”我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对姥爷说。

    姥爷越说越起劲,喝了一口茶,继续说了起来:“小时候你姐姐,可比你活泼多了,一个村子的小孩子都认识她。当时她看那些戏班子唱戏跳舞,看一遍就能跟着唱跟着跳。那些小孩子天天都跟在她身后跑进跑出的。”

    听着姥爷说这些安姚小时候的往事,我的眼泪不自觉地一直往下流,妈妈早就已经哭成了泪人儿,我怕被姥爷发现我在哭,只好起身说给姥爷洗水果。

    我离开客厅靠在走道边哭了很久,想起的都是和安姚在一起的那些岁月。我有记忆起安姚就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她就是姥爷口中那么一个优秀的人,年年都拿奖学金,而且多才多艺,在学校的时候就一直是社团的积极分子,拿了很多项目的奖。在我看来,就没有安姚学不会的事,也没有可以难倒她的事。反观我自己,成绩平平,样貌平平,甚至还带着那样的宿命。

    算了,事已至此,就让它随风散了吧。我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就朝厨房走去。刚一进厨房,抬头就看到那个千年女鬼站在里面,直直地看着我。

    她还是我在地府看见的那个模样,整个身子都是扭曲的,身上的关节都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弯曲,唯一和之前不同的是,她的衣服不似在阴间看见的那么华贵,而是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样子。或许是因为之前的那一场大雨,她浑身都是湿答答的,凌乱的发丝上还夹杂着好几片枯树叶子。整张脸苍白的可怕,加上她那就像是刚刚喝过血一般的红嘴唇,渗人的要命。

    我才看了她一眼,她就咧着嘴对我笑,发出“咯咯咯”的声音来,两个没有眼珠的眼眶散发出殷红色的血光。她的脸上原本就有一道长长的缺口,她一笑起来,就露出里面长长的牙齿,唾液也控制不住地一直往下淌,滴落在她破烂的衣衫上,看起来湿湿黏黏的样子,恶心至极。

    突然,她就伸出她修长的手,长长的五指连带着那可怕的长指甲就这么对着我,轻轻地划过我脖子上细嫩的肌肤。

    这一刻,我仿佛能清楚的听到她指甲划过我的肌肤时摩擦的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