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0章 情急之下

    “啊!”几乎是我没有过脑的第一肢体反应,我猛地大叫了一声就从厨房里跑了出来,跑的时候还不忘连连回头看看那个女鬼有没有跟着出来。

    我惊慌失措地站在客厅中间,看着身后空荡荡的走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的大脑现在就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那个女鬼飘到了厨房门口,依旧是那一副吓人的模样,她嘴巴半张半合地对着我,声音听上去极致沙哑。

    “不要怕,我现在还不想要你的命。”

    即便她这样对我说,我还是觉得怕得要命,只想要她立刻消失才好。周围的空气好像随着她说的这句话凝结了,我和她明明隔着七八米的距离,但是却真切地闻到了她身上的腐臭味和血腥味。

    我回头快速的瞥了一眼,妈妈和姥爷就在我的身后。我不知道那个女鬼为什么就站在厨房门口不动了,她看上去像是没了其他的动作,只是冷冷地对我笑着。

    我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里慢慢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躺在一块寒冰上,整个身子都是冰冷的,连带着内心都冰寒到极致,我仿佛听到了自己上下牙齿打颤的声音。

    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酥.麻的感觉从大脑的神经直达指尖,任我怎么做都没办法阻止颤抖。

    可能是我这边的动静颇有些不同寻常,我身后的姥爷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怎么了,安眉?”

    我听见姥爷的声音,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姥爷用他半睁半开的双眼对着我,双手拿着他贴身的木拐杖,随时做着要起身的准备。

    有一个女鬼在厨房里!我这一句话完全噎在了喉咙里,嘴巴张了又合,不知道要怎么措辞才能将这可怕的事实给说出来。

    到底我要怎么和姥爷说我刚刚看到的一切?姥爷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他还瞎了,是不可能看到那个千年女尸的。再说了,那个女尸样貌这么骇人,姥爷年纪这么大了,若是被吓到了怎么办?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能对姥爷说这些事情。

    我极力地平复着狂跳不安的心脏,刻意用一种比较平静的语气对姥爷说:“没什么,我在厨房看见了一只黑色的猫。那只猫看起来太吓人了,用它发着光的眼睛瞪着我,我实在是太害怕了。”

    我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稳一点,却没想到我这个语气反倒惹怒了姥爷,他脸上本来还算是平和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姥爷用他的木拐杖狠狠地撞了一下地面,拐杖和地面碰撞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我看着他手中的拐杖,感觉那一下似乎是敲击在了我的心窝上。

    “你就是不像你姐姐,做事莽莽撞撞的!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总是粗手粗脚的,以后还怎么嫁人?”姥爷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对我的数落其实也会让我觉得难受。

    我已经嫁了鬼,以后是嫁不了人了,姥爷一边数落我,我一边这么想着,但即便是这样心里还是觉得不是滋味,仗着姥爷看不见,委屈的撇了撇嘴。

    “姥爷我小时候被猫抓伤过,所以我才那么害怕的。”我试图向姥爷辩解为什么我会那么的害怕,想要让姥爷相信我就是因为一只猫而受到了惊吓,也是希望他能够结束对我的数落。

    “你小时候?你说说你今年都几岁了,都已经是个快高考的大姑娘了。姥爷和你说,要是放在旧时候,你这么大的姑娘,小孩都有一两个了。你们是时运好,生在了如今的新社会,可以上学识字,不像以前的女娃娃,十五六岁就成家了。可就是生在新社会,你才要更加有女孩子家家的样子才行!你要学学你姐姐安姚,平时书读的就好,做事又稳重细心,听到了没有!”

    没想我这一句话钢说出来反倒是更加激起了姥爷激动的情绪,他长篇大论一般说了我许多的不是,直把我说得抬不起头来。

    “知道了,姥爷,我一定会多向姐姐学习的。”我低着头不敢再找借口和姥爷再讨论下去,更多也是因为知道在姥爷的心中我就是比不上安姚,即使我说再多也不过只是徒劳。

    好在我妈及时跳了出来帮我解了围,姥爷才停止了对我的口头教育。

    “爸,安姚就是性子沉稳,安眉就比较活泼,而且她现在还小,难免会出错,以后多注意就是了。”在一旁的妈妈看我被姥爷教育得不太开心,连忙为我说起话来。

    没想到妈妈不说还好,一说反倒直接起了反效果,姥爷的怒火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噌”的一下就升了起来。

    他的身板直直地坐着,紧紧地抓着他那根都已经泛出黑色油光的木拐杖,脸上的表情阴沉的似乎都能够滴出水来。

    “安眉这孩子就是被你惯坏了,不然会成今天这一副冒失样吗?当年你生安眉那会儿,安姚寄养在我那,你看安姚被我教得多懂事多听话。安姚那孩子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沉着冷静,绝对不会像安眉这样看到一只猫就惊慌失措地就跑出来。”

    姥爷的声音冰冷而又严厉,就像是一把冰刃连连敲击在我的心田上,每一下都插到了最深处,留下一个深到不可消除的伤痕。

    听到姥爷这么说我,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其实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觉得姥爷对我和安姚有区别对待的地方,而且回到姥爷家我总是吃很多好吃的东西。

    但是现在仔细想来,好像每次是一回姥爷家,安姚就被姥爷抱在怀里说个不停,而年幼的我只看到了眼前的零食,并没有注意到姥爷和安姚两个人一直说笑个不停忽视我的存在。

    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个苦涩的笑容,双手无力的握成拳状再松开,想要挣扎为自己辩解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既然在姥爷的心目中我已经是这样的了,我说得再多又还有什么用呢?

    “我以后不会这么莽撞了,姥爷,你就不要再说妈妈了。”我的声音小小的,小到几乎都没有办法听清。其实我也想理直气壮的说出这句话,可是我一开口就觉得自己的嗓子似是被糊住了一般,哭音差一点就要泄露出来。

    我虽然看不到姥爷的眼神,可是从他带有怒气的脸上就可以看出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并不满意。果不其然他听我这样说之后几乎是立刻就反问出声。

    “以后?以后到什么时候?你要从现在开始就改正。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就是不听我的话,一意孤行嫁给你爸,要不然会变成这样吗?我当时就看你爸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但想着你爸好歹是个读书人,以后说不定能有点出息。结果!哼,结果就在白旗镇那个地方一辈子到死。”

    姥爷似乎是说我说得还不够过瘾,又把话题引到了我爸的身上,脸上还带着一股明显的嫌弃的神情。

    姥爷说的这些话一字一句刺到了我的心里,我不禁有些不服气起来。他凭什么这么说我爸爸的不是!就算他是生养我妈妈的人,可是我爸爸这一生也没有做过对不起妈妈的事情来。

    更何况当时我回白旗镇的时候,若不是爸爸出来救我,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爸爸他是一个好爸爸,也是一个好丈夫,无论姥爷怎么说,至少我心里是这么认为的。我低着头看着地面,一意孤行的想着,不愿再去多看姥爷一眼。

    “爸,你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这么说!”妈妈像是没想到姥爷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连忙着急的制止他。

    姥爷别了一下嘴,可能也意识到他自己刚才一是嘴快说出了不恰当的话,刻意换了一个话题问我:“那只厨房里的猫是对你怎么了,你就只是看到它就害怕的跑了出来?我和你妈就一直坐在这里怎么也没听到厨房里有猫叫的声音?”

    我没想到姥爷竟然转而问起了关于那只猫的细节问题,一时之间竟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怎样说才能让他真的相信。

    “就突然有一只黑猫在厨房里,我看到了所以吓一跳嘛……”我吞吞吐吐的说着,可能是我的不自在表现的太过明显了,连妈妈都感到了奇怪,用唇语不出声地问我:“你是不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我见我妈这样问我连忙向着妈妈轻轻地点了点头,也用唇语回答她说:“有一个女鬼。”

    妈妈听了之后张大着她的嘴,下一秒就惊恐的捂住了嘴,也不敢发出声音,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刚想继续向我妈解释,就被姥爷给打断了。

    姥爷用木棍敲了一下地板,生气的对着我们两个说:“你们母女俩嘀嘀咕咕在那里说什么?别以为我瞎了,就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你们说,我瞎了这么多年,耳朵灵敏得很,要是有什么事想要背着我,想都别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