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1章 千年女尸在厨房

    妈妈连忙解释道:“我们两个能有什么能瞒你的,我们只是在嘀咕这厨房里怎么会突然进来一只猫呢?我想一定是最近楼下新搬来的小女孩经常喂那些流浪猫,所以才会有猫跑进来,等明天我要和物业说一下才行。”

    “你这里这么高的楼层,肯定是你们两个谁冒冒失失的没有关门,让猫跑进来了。要不然这么高的楼,那猫还能长翅膀飞上来不成?”姥爷说完就处着拐杖站了起来,“让我去看看厨房里到底是一只什么猫让你这么害怕。”

    我见姥爷都已经站起来了,立刻就急了。

    我连忙走到了姥爷的面前制止了他想要继续向前的动作,故作镇定的对他说:“姥爷,不就是一只普通的黑猫而已,用不着您亲自去看。而且厨房堆着的东西太多了,我怕你不好走。”

    我一边说还对旁边的妈妈使了一个眼色,妈妈登时就心领神会,立刻接我的话对姥爷说:“是啊,爸。您都已经劳累一天了,不如回房间休息着。猫的事情,我会去解决好的。爸,您就别再费心了。”

    却不想姥爷听了我和妈妈的话,立马用拐杖扫过一个玻璃杯子,那个被子“啪嗒”一声就摔碎在地上,流了一地的水。

    他杵着拐杖生气地说:“你们以为我看不到就真的没有用了吗?我虽然瞎了这么多年,但是生活一直都是自理的,从来就没有麻烦过任何人。”

    “爸,我不是那个意思。”

    “姥爷,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我们没想到姥爷竟然是这样理解我们两个刚才说的话的,真真是百口莫辩,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才能说清楚。

    我和妈妈两个人无奈地看着姥爷,一边在为现在姥爷的状态而操心,另一边心里还在担心着厨房里虎视眈眈的千年女尸。

    这个千年女尸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般,时刻都在威胁着我们家人的安全。我无助的在心里想着,如果鬼夫现在在我身边的话,是不是一切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一刻,我是多么希望白千赤就在我的身边,这样那个女鬼就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跑到我的家里来了。一想到白千赤,我自然的想起了黑白无常他们几个,也不知道他们这一次又去了哪里,之前还口口声声的说会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可是现在那个女鬼都进了家门了,他们却是一点作为都没有。

    我一想到白千赤他们不仅心情没有好转,反而觉得更加糟心了,每一件乱七八糟的事情凑在一起简直快要将我逼疯。我无奈的看着当下的情景,算了,不管了,现如今还是先拦下姥爷再说。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换了一种说法劝姥爷放弃想要进厨房的想法。

    “姥爷,我和妈妈只是觉得那些流浪猫野性大,您就算身体在健壮,也比不过那猫的动作快啊。再说了,您今天赶了这么久的路,最近身上又不太舒服,若是被那只野猫伤着了怎么办?”

    我自认为我这一番话字字句句都是为了姥爷好,而且字字句句都在情理之中,可无奈姥爷说什么就是不听劝,硬是要往厨房走去,竟像是铁了心一般。

    我和我妈都拗不过姥爷,只能任凭他固执的朝着厨房走过去。

    姥爷自己杵着拐杖,摸索着往厨房去,我和妈妈几次要扶他,都被他一把推开了,每一次推开我们的时候他的嘴里还小声的嘟哝了几句,不过他说的声音太小,加上说得又不太清楚,我自然就没能够听明白。

    妈妈一脸无奈的站在走廊的中间,对慢慢摸着墙走着的姥爷说:“爸,你为什么就是不让我扶着呢?你才第一天来到这里,要磕着碰着,你要我怎么和家里那些哥嫂们交代。到时候,他们要是说我带你来城里,不好好照顾你,还虐待你,让你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那我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本以为姥爷会因为我妈这段话而再次发脾气,可是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真的被说动了。

    姥爷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缓和。但不过片刻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我的错觉罢了。

    “不过就几步路,怎么会磕着碰着呢?瞎操心!你有这样的闲工夫,还是多教教你的二女儿,还有,安姚和同学出去住这么久,你也不给她打个电话,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为人父母的!”说着,姥爷又开始慢慢地靠近厨房。

    明明只是六七米的距离,姥爷因为看不到,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之久。又或许是因为我看得到站在厨房门口的那个女鬼,正不怀好意地对着我笑,所以才觉得时间过去的异常漫长。

    她就这么笑着,把嘴咧得开开的,被刀划开的那一边都已经咧到耳朵根子上了。我看到她向着我的方向抬起了手,手上被撕碎的衣服碎片扬起了一阵诡异的阴风环绕在我的身边,这时候走道上的灯突然灭了。

    周围突然变成一片黑暗,我看不到任何事物,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听觉在丧失了视觉以后似乎变得灵敏了起来,只觉得那阵阴风就在这走道里不停地回荡着,那声音听上去真是极致的恐怖。

    “哈哈哈……”那个女鬼的笑声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忽远忽近的声音,将我内心的恐惧放到了最大,我似乎听到了心脏躲在胸腔里剧烈跳动而发出的声音,每一声都是极响。

    “啊!”我突然感觉到一个冰凉的手掌抓住了我的手臂,那只手就像是枯竹一般,没有活人的气息,更加可怕的是,还透着一股腐朽的气味。

    我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了,难道是女鬼?她究竟要对我怎么样?

    我疯了一般想要推开那只枯竹般的手,用指甲死命地挠抓那只手,可是不论我怎么挣脱,就是没有办法逃出那只手的桎梏。

    还没等我扒开那只手的束缚,我就被一个硬梆梆的棍子打了一棍,随后就听见了姥爷气急败坏的声音:“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大惊小怪!遇事沉着冷静。你为什么总是不听?真是越大越难教。”

    姥爷的声音刚一响起,我就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是弄错了。

    “姥爷是你啊?”我的声音显得极其没有底气,想问又不敢真的问明白。难道那抓着我的手是姥爷的吗?我可是刚刚还那么用力地用指甲去挠抓它,姥爷肯定被我给抓疼了。

    大脑里刚一冒出这两个想法,我的眼前就浮现了两个大字:完了。

    “不是我还能是谁?”姥爷的话音刚落,灯突然就亮了起来。

    我的眼睛因为这猛然出现的光线有些不适应,稍微眯了一下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但是只这一眼就让我震惊的睁大了双眼。

    姥爷的身后赫然出现一个用血写出来的大字:死!

    上面的血水还没有干,不停地向下流着血,一个“死”字变得扭曲不堪。

    我顺着那血迹低头一看,地上分明躺着一只已经死透的黑猫,身上的血是已经被放干了的样子,琥珀色的眸子就这么大大地睁着,一种死不瞑目的样子。它的四肢都直直地伸着,身上有好几处都已经没有了皮毛,估计死前一定经历过很可怕的事。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用手死死地掩住自己的嘴,才勉强没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是整个人却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妈妈也看到了那只死猫,脸色立刻就变了,她惊恐地看着我,用唇语说着:“女鬼,是不是女鬼?”

    我害怕地点着头,用手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妈妈朝着我指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但是她还是一把抓住了姥爷的手,焦急地说:“爸,厨房还是不要去了,我突然想起我之前在厨房不小心打洒了一地的清油,还没来得及清扫,你现在进去,要是不小心滑倒了就不好了。”

    说完我妈也顾不上姥爷是不是答应,直接就把姥爷往客厅的方向拉去,姥爷微微踉跄了一下才勉强跟上了她的脚步。

    “你今天怎么回事?厨房里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你和安眉硬是不让我进去,两个人又都是一惊一乍的!我今天非要进去看看那厨房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姥爷看上去似乎是对我和我妈今天的表现很不满,倔脾气一下就上来了,不管不顾的就要挣脱开我妈的手。

    姥爷说完这句话之后,走廊里的灯突然忽明忽暗地闪了起来,客厅的电视机也开始自己变换不同的频道,就连我房间里平时用来练听力的小收音机都自己开启,发出了“嘶嘶嘶”的电流声。

    我浑身僵硬的听着这些声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得发麻,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躲过这一场浩劫。

    没想到姥爷也停了下来,他犹疑了一下才对着我们说:“这个家里,是不是有别的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