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3章 无心过失

    可是这一次老天似乎却没有站在我这一边,我内心的祈祷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只能无奈的落了空,没有一点着落。

    就在我万分焦急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姥爷又发了话。

    “这里哪里有猫?明明什么都没有,别以为我看不见你们就随便唬我。”姥爷拄着拐杖在厨房转了一圈,走到我面前一脸不满的对我说。

    姥爷话语中的责怪又重了好几分,我无措的搅了搅手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求救一般的将目光转向了我妈,我妈朝着我挑了挑眉,显然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时那个倒挂在我面前的女鬼突然对着我冷笑,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嘴角几乎都要咧到后耳根,看上去吓人极了。

    我呆愣的僵在了原地,没有几秒的功夫就看到她本是虚无缥缈的手突然化作了有形,五根手指清晰可见,一点一点的靠近了我姥爷的脖子,做出一个要掐住姥爷的手势。

    我看见女鬼的这个动作登时就吓住了,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来。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不要!

    她明显是看到了我内心的恐惧,脸上的笑容更加张狂了,我见她这样笑心里更是不安,她南氏不是只能对我下手吗?难道我猜错了?

    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女鬼的手,立刻就下了决心,姥爷不能出事,绝对不能!

    几乎是一霎那,我慌忙地拿起了那根妈妈用来炒菜的铁铲,不管不顾的就向着那个女鬼挥去。那女鬼看到我一挥舞铁铲,立刻转移了方向。

    她虽然是不向姥爷下手了,但是我却不准备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我跟着那女鬼像疯了似的在厨房里胡乱拍打着,接连撞倒了不少厨房里的那些锅碗瓢盆,全部都被我撞倒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我因为心思全都放在了千年女尸的身上,自然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直到姥爷叫住我对我一通发火我才看到了这一地的狼藉。

    姥爷站在灶台旁边对着我喊:“安眉,你在弄什么鬼把戏!”

    他手里拄着拐杖,吹胡子瞪眼睛的对我大声叫嚷着,我虽然觉得委屈但是一想到这是因为姥爷并不知情的缘故,就没办法再去责怪他,忍下了心中的酸楚。

    我不知道要怎么和姥爷说这一切,看着女鬼还在厨房里,心里一阵发麻,只能冲着姥爷大喊:“姥爷你快出去,这里不安全。”

    说着我就朝着我妈使了个眼色,想让她把姥爷带出去。我妈看到了我的眼神立刻就把手放到了姥爷的手臂上,可是没想到姥爷却没有任她搀扶走出去。

    姥爷执拗的站在原地,拿着拐杖指着我的鼻子,眉头全部都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安眉,你把厨房里的东西都撞得乱七八糟是想怎么样?难道还要和我说是看见鬼了你才这个样子?我看你八成是真的撞到鬼了!赶紧把你手上的铁铲放下来,听到没有。”

    我正想向姥爷解释,就看见那个女鬼又不安分的在厨房里跑了起来,我害怕她这次又是有什么阴谋,不放心的就在她身后追了起来,根本顾不得姥爷在说什么,只能追着那个女鬼乱跑。

    我大概追了有两圈,突然那个女鬼停了下来,我看到她不怀好意的笑停下来面对着我,暗中在手上鼓足了力气,下一秒飞快的就向着她的脑袋砸了过去。

    谁知我的长木棍还没有碰到女鬼,她就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而女鬼的身后正站着姥爷一脸怒气地对着我。我握着铁铲的手还来不及收力,就因为惯性狠狠地砸到了姥爷的脑袋上。

    “嘭”的一声响,是人类的头骨发出的清脆的撞击声。我的大脑似乎也因为这一声而摇晃了一下,朦朦胧胧的失去了想法。

    姥爷花白的头发上立刻源源不断地渗出殷红色的血液来,那些血就像是一条条鲜红色的肉虫,蠢蠢欲动的在姥爷的发丝间蠕动。

    我吓坏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长大的嘴都没来得及收回去。

    “安眉,你是不是疯了!你好好看看你刚刚做了什么?”刚才走到厨房外拿东西的妈妈听见这一声声响立刻就冲了进来,看到厨房里的场景也呆了一秒,她的目光在姥爷的脑袋和我手中的铁铲间来回游.走,显然是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生气的冲我大声叫嚷着。

    “我……”所有辩解的话语好像都堵在了嗓子眼,我手里的铁铲因为手指泄了劲,一下子就掉在了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也刺激了姥爷本就岌岌可危脆弱的神经。

    “我看你就是故意弄出一个鬼来,想要弄死我是不是!”姥爷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声地对着我骂:“我之前不过就是多说了你两句,你就拿着这东西装神弄鬼,还在我的脑袋上砸一个窟窿,你是不是想我死了,以后没人再说你了?”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地上的铁铲,上面还染着姥爷头上流出来的血,刺眼的红色在我的瞳孔中映出心底的害怕。

    “不是的,我不是想要打姥爷,是刚刚有一个女鬼倒挂在你的前面,我没有看到你姥爷。我是怕那个女鬼要伤了你,刚刚她真的是要掐死你的样子。姥爷,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祈求一般的向姥爷说着,希望他可以就此原谅我,可是却只是徒劳。

    “女鬼女鬼!一派胡言!哪里有女鬼?要是有女鬼,你能好好站在这里吗?我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被你打成这个样子吗?我看就是昨天我说了你两句,今天假借闹鬼来欺负我老人家看不见是吧?真是反了反了,你这个小丫头,心怎么能这么狠呢?明明都是一个妈生出来的,怎么心性就差那么多。”

    姥爷一只手捂住不停流血的伤口,一只手撑着拐杖,我看见他这样自己的心里其实也很不好受,向前走了几步到他旁边想要去扶他。

    可是我的手才刚刚碰到姥爷的手臂就被他猛地一把推开,他的头扭到了另一边,将后脑勺对着我,气急的说了一句:“不用你扶,我自己能走。”

    我局促的站在原地,我妈见姥爷发火了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之后立马就凑了上去扶住了姥爷。

    “爸,让我扶着你爸。你先到客厅去,我先给你止一下血,然后我们去医院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妈妈说着,就把姥爷扶到客厅去,一边说一边还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站在原地傻傻的不动气哄哄的说了一句:“你还愣着做什么,把医药包拿过来。真不知道你今天怎么了。”

    我被姥爷和妈妈的责备弄得很是委屈。明明我是为了保护姥爷的安全,虽然错手伤了姥爷,但也不是我愿意的。

    委屈和伤心的情绪在我的胸腔里缠绕在一起,我偷偷用手背抹去了眼角流出来的泪水,连忙跟了上去拿上药箱走到姥爷面前。

    姥爷头上的伤口已经有了愈合的趋势,血流的没有最初的时候那么凶了,但是之前流出来的血痕还是在脸上留下了可怖的痕迹。

    我妈接过药箱给姥爷做了个简单的包扎,我站在他们的对面,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好,只能站在原地,看着我妈给姥爷包扎。

    姥爷看上去似乎是不想再和我多说话,一直都没有再开口,我妈好像也因为这个意外的事故对我有了微辞,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我。

    我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站在沙发旁边,一直到我妈准备要带姥爷去医院我妈才语气平淡的对我说了一句“把东西都拿着”,之后就搀扶着姥爷出了门。

    我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他们后面。妈妈说姥爷年纪大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免不了要住院的,让我把东西都准备着,可以随时住下。

    还没到医院,刚刚能够看到医院高大的建筑的时候,我就感受到和其他地方不同的阴湿之气,用手拉高了衣服的拉链,目光谨慎的看着面前的这座建筑。

    我从小都是很讨厌到医院这样的地方来的,因为医院的周围总是徘徊着很多鬼魂。死相好一点的最多就是脸色惨白了些,其他也没什么可怕的。最怕就是遇到一些车祸死的,断手断脚之类的也就不算什么了。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小时候换牙期,经常来医院,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女鬼,肠子耷拉着,头也断了一半,就这么带皮带筋的连在身上,身后还有一个小婴儿一直爬,一边爬一边叫她妈妈。

    那一天我哭了很久,也不敢告诉妈妈。那时候妈妈还一直以为我是因为害怕拔牙才哭的,哄了我好久。

    我们刚一下车,我就看到无数鬼魂聚集在医院的外面飘荡,各个年纪的都有,甚至看到一个小鬼估计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经死了,一直在人的面前招手,却没有任何人搭理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