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5章 傻娘娘

    他们全都用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我既觉得尴尬又觉得不好意思。

    “对不起阿,对不起啊。”我连忙对着急诊室里的人道歉,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跑到医院院子里的一个长石凳坐着。

    没想到我才刚坐下就看到那个小鬼跟在我身后飘了过来,委屈地看着我。

    他这一副林妹妹的模样让我着实是受不了。我不知道他委屈个什么劲,难道有我今天委屈吗?我不过是吼了他一句,他就一副我欺负了他的样子,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

    这么一想我的火气几乎是立刻就冒了上来,不快活的看着他。

    “你怎么就知道哭哭哭,你到底在哭什么?我是欺负你了吗?我不过就对你发了一下脾气,你就哭了。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医院吗?我把自己的姥爷打伤了。你知道有多可笑吗?我堂堂一个阴间千岁小娘娘,什么用都没有,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朋友,还一直连累他们。今天就是有一个女恶鬼还害我伤了我的姥爷。无论我说什么,姥爷都不相信我不是故意的。你哭,你委屈,那我呢?我怎么办。”

    我本来还是在责怪他,可是说到后来连带着我自己也难过了起来,说着说着竟然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眼泪就像是断了堤坝一般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

    那个小鬼大概是没想到我竟然会有这样的经历,他听了我的话明显愣了一下,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脸同情的神色,轻轻地凑上前来抱住了我,安慰地对我说:“我不知道你今天过得那么糟糕,我只是一直在等一个能看见我的人。今天我遇到你能看见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五年了。”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哭出来,当下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抹了抹眼泪,将话题岔了开来。

    我红着眼睛看着那个小鬼,声音还是带着一点哭腔地问那个小鬼:“你为什么不去投胎?在这里等一个看得到你的人五年是为了什么?”

    那个小鬼听到我的问题沉默的低下了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坐到了我的身边对我,开始说起了他的故事。

    在他的叙说中,我才知道他原本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表现出了极大的音乐天赋,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弹钢琴,五六岁的时候就能把贝多芬等人的名曲弹得比那些练琴十年的高中生好。在他十三岁那一年去参加了国际钢琴比赛得了一等奖,加入了一个知名的国际交响乐团正式开始了他的音乐之路。可惜天不遂人愿,十五岁那一年,他在一场演出中突然昏迷,变成了植物人,再也没醒来。

    因为他没有死去,所以不能投胎,可是其实他的魂魄已经回不去了。他听鬼差们说,命簿里那天他是应该在演出之前出车祸去世的,可是那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顺利地躲过了那场车祸,可是上天定好的命数不能更改,所以他才会昏迷魂魄和身体分离。

    我没想到这个小鬼竟然有这样的经历,除了一阵欷之外也为他感到可惜,毕竟他还这么年轻,应该拥有一片光明的未来才对。

    “那你要我帮你什么?”我听完了他说的这些话还是不懂他想要我帮他做什么。莫不是让我想办法让他的魂魄重回他的身躯?若是需要这么大的能耐,那我可没有。要是白千赤在的话,估摸着还有戏,可是他那个对世事漠不关心的家伙,绝对不会帮这个忙。

    我的脑回路稍微一转就又转到了白千赤的身上,一想到他我就又生起闷气来,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去了哪里、又是在忙什么事情,自我回到人间以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若不是之前听了黑无常他们说的话,我可就真的要觉得他是将我给忘了。

    那小鬼抓起我的手,他的动作将我的思绪给打断了,我回过神看向他,之间他神色认真地对我说:“小娘娘,你去让我妈妈放弃对我的治疗吧!我自己清楚这一切不过是徒劳罢了。她这些年散尽家财就为了续着我那副躯体的命,我看着实在是太心疼了。活着的那十五年,我已经比很多人都要过的精彩了,不仅上了国际舞台,得了很多人的掌声,还见识了世界的大好山河。这一切足够了。”

    他的这一番话虽然平淡,可是我听在耳中却觉得有些难受,之前对他还有那么一些反感的情绪,现在也都全部烟消云散了。

    算一算,眼前这个小鬼要是还活着的话,应该也有二十岁了,比我还大了两岁。可是他就在世上活了十五年,他就说知足了,是一种怎样的豁达。我要是像他一样,在人世间得到了那么多,我会不会不甘就这么死去。

    我想,我应该是不会的。这样一来我就更加为他的豁达而感到钦佩了。

    “你确定吗?要是你的家人听了我的话,真的让你死了,你就要去阴间了。黄泉路是不能回头的。”我看着眼前这个样貌不过是十五岁的少年,认真地问。

    其实我在问出这番话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我断掉的就不仅仅是他的希望了,也是他们一家的希望,他就再也没了继续之前人生的可能。

    “这么说,你是愿意帮我吗?”面前的小鬼似是没有察觉到我心里的犹豫,他大大的眼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就像是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一般闪耀。

    “我帮你,但是如果你的家人不同意,又或者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我就没办法了。”我低声的向他说,我的声音闷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

    “他们有一定会相信的,我有办法让他们相信。”说完,他就拉着我往住院部走去。

    我在他的拉扯下,走过了住院部的主楼,绕过了一个小花园,来到了传说中的高级住院部。

    高级住院部是一栋三层欧式小洋房,小洋房分了六个大间,没一间都是独门独户的三层。小鬼指着最旁边的一间对我说:“这就是我的病房。”

    我看着这豪华的小洋楼,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你妈为了你散尽家财吗?怎么你还住得起这么好的病房。”

    他听了我的问题像是觉得不好意思,腼腆的笑了一笑,对我说道:“散尽了我妈的家财,我名下还有很多钱没用完。”

    我的脸上立刻划下几道黑线,感情他是在套路我呢!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小鬼竟然还这么的有钱,万恶的有钱人啊!

    “咚咚咚。”我敲了一下那件病房的门,不一会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妇女就把门打开温柔地问我:“请问,你是?”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悄悄地问小鬼:“小鬼,你的名字叫什么。”

    “周不语。”

    “什么,周什么?”他的名字有点奇怪,我害怕听错了又问了一次。

    “周不语!你真是个傻娘娘。”

    我瞪了一眼那个小鬼,然后立刻换上了一副笑容对着小鬼的妈妈说:“阿姨你好,我是周不语的朋友,我叫安眉。”

    小鬼的妈妈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把门打开让我进去了。

    病房的一楼是会客厅,周阿姨先让我坐了下来给我递了一杯水。我道了一句“谢谢”就单刀直入地开口:“阿姨,请问我能看看不语吗?”

    周阿姨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领着我上了二楼。周不语就躺在二楼的病床上,双眼紧紧地闭着,长长的睫毛此刻显得特别的明显。躺在病床上的周不语和他的魂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最多就是躺着的他脸色特别的惨白,就像死人一般。

    “安眉,我想问,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而且我从未听说过不语提起你。”周阿姨终于还是把她刚刚犹豫了好几次想要开口问的话说了出口。

    既然她都直接问了,我也不想隐瞒什么,也就直接开口对她说:“我以前是不认识不语的,是今天来医院才认识他的。”

    周阿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瞪着双眼看着我说:“你说什么?你今天才认识他?怎么可能?”

    我沉了一口气,对周阿姨说:“阿姨,我接下来要和你说这些话,你别不相信,一定要认真听。我今天陪家人来医院,在医院门口看到不语一个个人在试探,想要找到一个能看到他的人。而我,正好就能看见他。他和我说了他以前的事,还有他在演奏会上昏迷从此不醒的事,现在也是他让我来找你的。”

    周阿姨听我说了这些之后,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激动地抓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说是不语让你来找我的?怎么可能?不语他不是还好好地躺在这里吗?难道......不会的不会的,他还活着不可能变成鬼,你一定是骗我的。要是不语死了,那躺在这里的人又是谁?”她拉着我到床边的心跳监测器前,对我哭着说:“你看,安眉你看,不语的心还在跳动他还没有死不是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