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6章 周不语

    周阿姨脸上还带着最后的一丝企盼,虽然不忍磨灭她心里仅剩的希望,但是我不愿就让周阿姨一直生活在毫无可能的虚假的希望中,只好狠狠心,稳定好情绪继续劝她。

    “阿姨,你冷静一点,不语他命数里五年前就该结束这一世了,只是出了一些差错。如今的不语,生不得死不得,灵魂终日在人世间游荡宛若一个孤魂。”

    我试图用言语去平复周阿姨激动的情绪,谁承想她却更加激动了起来。我看着她两侧脸颊上隐隐颤动的肌肉,心中的悲伤也一起升了起来。

    周阿姨猛地瘫倒在了不语的病床前嚎啕大哭了起来,她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滴落在白色的床单上,晕开成一大团浅灰色的阴影。

    “不语,我的不语。你这五年来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妈妈一直期盼着有一天,你还能醒过来,回到属于你的舞台去。”说着,周阿姨突然疯了似地抓着我问:“安眉,安眉。你说你看得到我的不语,他来了吗?他在哪里?你快告诉我,安眉。”

    我看着站在一边,双眼通红的不语,心中的酸楚几乎都蔓延到了嗓子眼,手指指向他所站的位置,声音里带上了一份哽咽:“他就站在那里。”

    周阿姨朝着我眼神望向的方向。眼眶变得更加通红,直接扑了过去。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直直地穿过不语的身子,因为速度太快直接撞到了墙上。

    “啪”的一声,周阿姨的头直接撞到了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她的额头流出了殷红的鲜血,从伤口的地方源源不断流出来,形成了一条蜿蜒的小溪流。

    周阿姨颓然地坐下来,背靠在肩上,伤心的用手捂住了脸。她的眼泪从指缝间流了出来,晶莹又剔透。

    “不语,你在的话为什么不让妈妈看看你?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我们母子?”周阿姨伤心难过的声音从她的手掌后传了出来,只是从语气中我都能听出来她心中的悲伤。

    不语脸上的表情也很不好受,他轻轻的走到了周阿姨的身边,在周阿姨的身边跪了下来,跪在周阿姨身边失声哭着。

    周不语似乎是想要用手抱住她的身子,可是无论试多少次,他的手都会在碰到周阿姨的身体时消散开来,从她的身体穿过去。

    我站在病床边看着他们母子俩,好不容易快要忍下去的眼泪再度又要冒上来,我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指甲嵌在掌心的疼痛感也没有办法压制住这种情绪。

    周不语的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看上去是那样的楚楚可怜。我没办法再这样看下去,只好开口出声问他,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带上了几分哽咽。

    “不语,我要和你妈妈说了,你确定要我这么做吗?”我不舍地看着不语,我知道他在人世间这短短的一生过的比其他人要精彩,可是因为他成名太早,很多人感受过的童年的快乐他都没有感受过。他过早地进入成人世界的名利场里,还没等他好好地长大成人就要离开。说实话我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对他很不公平。

    带有私心的,我是希望周不语可以在这个时候改变主意的,虽然我自己也没有办法让他再次活过来,可是就让他就此真的死去,我还是觉得太过残忍了。

    周不语抹了抹眼角的泪珠,坚定的对我点了点头,我看着他脸上坚毅的神情,知道他主意已定,也不好再强求,遂将目光转向了周阿姨。

    “安眉,你说不语要和我说什么话?你快告诉我。”周阿姨听见了我的话急切的问着我,双眼闪闪发光,亮晶晶地盯着我。

    被周阿姨的这个眼神一盯,我本来差点都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就猛地憋回去了,她双眸中的期盼的力量实在是我无力去面对。

    或许,她是以为我会告诉她如何让不语醒来的办法,可是我自己清楚,我要对她说的并不是这个。

    “阿姨,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对你来说有些残忍,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勇敢一点,”我顿了一下,看见周阿姨朝我点了点头才继续开口说下去,“不语希望你可以放弃对他的治疗,让他能够安心的离开。”

    我分明看见周阿姨听完我的这段话的时候,眼里燃起的火苗瞬间熄灭了。她就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岁一般,颓然的靠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呆呆的,双眼涣散的看着前方,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走到她身边轻声的安慰她,可是还没等我来得及开口,周阿姨通红的眼睛就看向了我,她的声音已经嘶哑的特别难听,就像是生了锈的锯齿在拉扯一般。

    “是不语让你这么说的?他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妈妈不够好,想要重新开始下一世了?”周阿姨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她断断续续的将话继续说了下去,“是,我知道当初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他爸,自己一步步打拼出一份事业是忽略了他一段时间。可是那是为了让不语获得最好的教育资源,如果是生在普通家庭,能让他三岁就开始专业的钢琴练习吗?”

    说着说着,周阿姨就停了下来,木然地看着不语的病床一言不发。我之前并不知道周不语的家庭竟然还有这样的曲折性,虽然之前也对他们母子俩一直没有提起过不语的爸爸的事情感到奇怪,但那时我也并没有多想。

    我看着周阿姨身边的周不语,他显然也因为阿姨的这一段话愣住了,脸上的神情有些难以猜透,但是其中流露出来的悲伤却是浓重的让人觉得难以复加。

    病房里很安静,除了周阿姨时不时的啜泣声就再没了别的声音,我手足无措的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站在这里,就算张开了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安静的在一旁站着。

    周不语的眼神一直都定在一个地方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他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低着头对我说:“安眉,我现在哼一个调子,你跟着我哼好吗?”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虽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一串曲调从不语的嘴中哼唱出来,他可能是考虑到我的缘故,哼的很慢。我认真的尽量跟着不语的调子,一点点地把他哼唱的歌谣复述出来。

    在我刚开始哼的时候,周阿姨就猛地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我,一直到哼唱结束的那一刻她的目光都一直紧紧的锁在我的身上。

    曲终,我不明白不语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正觉得奇怪呢,突然周阿姨似是自言自语的说:“好,我尊重不语的决定,放弃治疗。”

    她这个决定来的太过仓促,我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周阿姨站了起来,她稍微揉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膝盖,走到病床边按下一个按钮,之后就瘫软的在座椅上坐了下来。

    周阿姨的头低着,从我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她沉浸在悲伤中的侧脸。

    很快医生和护士就赶了过来,周阿姨看到他们之后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语气对医生,坚决的问了一句:“医生,我可以放弃对不语的后续治疗吗?”

    医生听周阿姨这样问明显的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问,然后才开了口:“周太太,按理说患者他心跳正常是不能轻易放弃治疗的,不过您是直系家属,而且……”医生顿了一下,“其实我们之前就对您说过,周不语其实已经是几乎不会苏醒了的,昏迷摔倒的那一瞬间伤害到了他脑内的主要神经,就算醒过来也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不如让他安然去了。”

    医生的话似乎触及了周阿姨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脸上的表情隐忍而又痛苦,触动了病房里的所有人,不语的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似乎是对他妈妈的情绪能够感同身受。

    “我已经决定了,放弃我儿子周不语的后续所有治疗,请您让他安乐死。”周阿姨双眼通红地说出了这句话。

    “周太太,我们院方是没有办法让患者安乐死的。这不符合规定。”医生见周阿姨提到安乐死顿时脸上就露出了为难之色,摸了摸鼻子局促的说。

    没想到周阿姨听到医生这一句话,突然不管不顾地就冲到了病床上周不语的旁边,直接一伸手就把周不语的氧气面罩拔了下来,心跳监测仪猛然发出一阵剧烈而又刺耳的叫声。

    医生和护士看到这一幕,慌乱地把周阿姨拦下来。我被周阿姨的动作吓到了,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而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一旁不语的魂魄一点点的碎开,像碎片一般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体里。

    每一片微小的碎片好像都带上了晶莹的亮色,似乎比夜空中璀璨的星光还要亮上几分。那些灵魂的碎片全部都进入到了周不语的体内,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他的气色似乎变得红润了一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