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7章 姐姐魂归

    下一秒病床上的周不语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不仅是周阿姨,就连医生也觉得不可相信,纷纷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不语。

    不语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他笑着周阿姨说了一句:“妈妈,谢谢你。”说完,心跳监测仪屏幕上那一条线就彻底没有了任何的波动,不语的眼睛再一次合上了。

    这一次他真真正正再也没了醒过来的可能。

    周阿姨直到周不语再次闭上眼才恍如大梦初醒一般扑到了他的身上,她慈爱的摸着不语的脸,声音哽咽:“不语,这么多年,你飘荡在外面一定很孤单。现在你就好好地走吧,找一个好人家投胎,下一世平平凡凡地长久而快乐地度过一生。”

    周阿姨的头埋在不语的颈间,发出了透彻心扉的伤心哭声,似乎直接触及到了我心底的最深处。

    我看着周阿姨这么难过的模样,心中也颇为难受,我知道周不语这一次一定是去投胎去了。五年了,他在世间游荡的时间也够久了,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

    只希望不语走了之后,周阿姨不要太过难过,好好地过接下来的日子。

    以前常听老人说,活得久了,也就看得开了。如今想来应该是他们即将面对死亡,回首望去,才发现人的一生,除了生死都不过是小事罢了。就像我一直活在阴婚的阴影下,去了一次阴间,见过了那么多的生死,突然发现,过了这一生还会有下一世,生生世世这么走过,我们之所以怕死,都不过是对这一世有所牵绊罢了。若是牵绊没有了,生或死,又何妨呢?

    我知道此刻周阿姨应该更愿意自己一人独处,于是我就悄悄地退出了病房,轻轻地带上了房门。我一个人走回了医院花园,在石凳上坐下来。

    脑海里却还是不断浮现着刚才周阿姨脸上难过的神情,我的情绪也跟着变得低落起来。这时我突然听到了熟悉的旋律,回头一看,竟然真的是周不语,身旁还站着黑白无常他们。

    “千岁小娘娘,您怎么在这里。”黑无常看见是我,一脸疑惑。

    这时我才想起我是陪着姥爷和妈妈过来的,被周不语这件事一闹结果基本上忘了个干净!完了完了,他们一定在找我呢。

    “完了,我是陪我姥爷来的,具体以后在和你们说。你们黄泉路上好好照顾周不语,他是我朋友。不语,再见。我走啦!”说着我也顾不上再和他们多说两句,就抱着大包小包急急地跑向急诊室去。

    刚回到急诊室外的走廊,我就远远地看到妈妈正着急地打着电话四处观望寻找着我的身影。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早就没有电关机了。刚刚在不语的病房里顾着说话都没有拿出来充电,这下一定会被姥爷骂死的。

    我不敢再耽误,急急忙忙把手机重新塞回口袋里,向着我妈他们的方向跑过去。结果刚到他们面前,姥爷就好像能看到我一样,恶狠狠地冲着我骂:“安眉,你这丫头到哪里去了?陪我来个医院都不能定分?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学得像你姐姐安姚一样乖巧懂事!”

    “我,我刚刚遇见了一个朋友,多说了两句,一个没注意就忘记了时间。”我低着头小声的辩解着,不敢去看姥爷那双半睁开的眼睛。

    姥爷的那双眼睛,虽然看着只有眼白,可是姥爷在骂我的时候,我总觉得他的眼睛是咕噜咕噜地在动,在盯着我所有的小动作,我的内心想法都会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姥爷那一双瞎了的双眼之下。

    “朋友,你在医院还有朋友?”妈妈把我扯到一边,紧张地看着我:“你不会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我不想让我妈担心,连忙对着她摇了摇头,“不是啦,妈妈。真的只是看见一个朋友。”

    结果话才刚说完,我就看到就有一个抱着自己手臂的鬼,正耷拉着半张脸皮定定地看着我。这猛一打眼着实把我给吓了个半跳,勉强撇开了脸没再看他。

    为什么医院会有这么多的鬼,他们都不投胎的吗?我低着头不敢再看医院的其他地方,生怕会再看到什么可怕的鬼。

    妈妈见我这样也没再追问下去,回到姥爷的身边问他感觉怎么样了,姥爷的语气听上去还是气哄哄的,我怯怯的站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既然检查也做完了,医生也说没什么大碍,我们就赶紧回家吧!”姥爷语气不悦地对着我和妈妈说。

    之前带着的东西又被我原封不动的全部拿回了家,好不容易回到家,我立即就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到了地上,结果一个没注意,声音有点大,又惹得姥爷生气的凶了我一下,我也不敢顶嘴,只能默默的承受了下来。

    骂完我之后姥爷就去洗澡了。妈妈见姥爷不在把我拉到沙发旁坐下,拉着我的手苦口婆心一般的说了一大堆。

    “还好这一次你的铁铲是偏着打下去的,要是锋利的那个地方一铁铲下去,姥爷说不定会死,这样你就是杀人了你知不知道!你说你这孩子下手怎么那么没轻没重呢?刚刚妈妈在等你姥爷的检查结果的时候,有多害怕你不知道?你竟然还和没事人一样跑去和朋友聊天。怪不得你姥爷说你比不得安姚,做事从来也不思前想后考虑考虑后果。你说你这样,以后要是到了你说的阴间王府里,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该怎么办才好?”

    听我妈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一大段,无外乎就是之前姥爷说过我的那些话,我心里也越发的委屈了起来,想都没想就开了口。

    “要我说多少次才好?我之所以错手伤了姥爷是因为那个女鬼做出要掐死姥爷的样子来,我太着急了,才会那样的。安姚安姚!你和姥爷就知道安姚,以前安姚没死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安姚这里好哪里好?现在她死了,你们又开始说这些没用的话做什么?无论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做到像安姚那样的,因为我不是她!”

    我不管不顾冲着我妈大声说着,此刻我就是想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部都说出来,也顾不上我妈还没有完全从安姚已经死了的事实中逃脱出来。

    “啪。”妈妈一巴掌打到了我的脸上,我的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安眉!你姥爷就在浴室里洗澡,你这样说安姚的事要是被你姥爷听到了怎么办?你这孩子是不是今天要气死我才算完?”妈妈身子颤抖地坐到了沙发上,胸膛因为生气而上下剧烈的起伏。

    “是是是,我比不过你的大女儿,算了,我今天睡客厅走廊去,连她住过的房间都不要呆了!”说着,我就回到房间一把起了被子和枕头,到客厅一边的小走廊去。

    明明我一直很努力做一个好女儿,想要成为一个能让妈妈骄傲的孩子。可是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做还是得不到妈妈的赞许呢?

    我的心里实在是委屈的紧,虽然之前姥爷对我的责怪听上去也很然人不舒服,但是我还能忍受,毕竟安姚是姥爷从小带大的,姥爷对她的感情深一点也无可厚非,可是我妈也这样……

    难道我为了姥爷的安全打那个女鬼错了吗?难道是我想伤了姥爷的吗?不是啊,姥爷受伤了我也很担心很难过,为什么总是要一直要念念叨叨说我的不是?一直一直拿我和安姚比较,我真的很难过,心里的所有委屈都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一直都现在,我都还记得安姚死的那天,妈妈看着我的那种冰冷的神情,那眼神到现在还是我心里的痛,仿佛就是我还死了安姚一般。

    从小到大,亲戚们都觉得我不干净,煞气重,全部都对我唯恐避之不及。就连妈妈也更加偏爱安姚一些。可是这么多年我都忍过来了,因为在我的心里我是觉得我妈对待我还是有感情的,觉得她是真的爱我。

    可是这一次,我坚定了这么多年的信念隐隐的有些动摇了起来。

    我抱着枕头心里胡乱的想着,会不会如果今天不小心伤到姥爷的是安姚,妈妈和姥爷是否还会这么激动?这么生气?或许不会吧。

    越是这样假想,我心里就越难受,满腔的酸楚几乎要从嗓子眼漫出来。就这样,我带着一腔的委屈和疲惫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深夜的城市,少了白日里的那些喧闹,躲在黑暗角落里的小兽纷纷跑出街头,发出声声嘶吼声。所有白日里不敢见光的生物都开始躁动不安,伺机寻找可以活动的机会。

    在睡梦中的我耳边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姥爷和谁在交谈的声音,我的精神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但还是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仔细听着。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才那么大点吧。哈哈哈......”

    “不用记挂我,我没事的。就这一点小伤怕什么?”

    “我带了你喜欢的梅菜干,等我那天身体好一些的时候给你煮来吃啊。”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