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8章 安姚出现

    这一次我清楚的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是姥爷和谁的说笑声,但是我似乎只听到了姥爷的声音,另一个人是谁呢?

    我窝在被子里不愿意移动,就这样躺着在脑子里想。

    喜欢吃梅菜干,估计是姥爷和妈妈在说话,妈妈可喜欢吃梅菜干了。也是,姥爷和妈妈都多久没见了,算一算有三四年了。有时候妈妈会自己暗自抹泪说记挂着乡下的姥爷,可是有没有时间回去。为了带我逃出白旗镇,每一天妈妈都过得很辛苦,我竟然还抱怨妈妈偏爱安姚。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开始复杂了起来。俗话说,一家人哪里会有隔夜仇,明天还是和姥爷好好道歉吧。

    我翻了个身,正准备继续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门打开发出“卡恰”的一声响。

    这么晚了,妈妈还进我的房间做什么?

    我挣扎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边看着房间里的景象。

    房间里空无一人,可是我的直觉却告诉我有谁在这里面,但是我看不到,连一点点踪影都发现不了。

    只见,书桌上的台灯突然亮了起来,照映了整个空荡荡的房间。收音机莫名其妙地就放出了听力材料,这时候摆在书桌上的英语书一页页地好像是被谁翻开了一样。

    我的手扶着门框,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窗外的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晃来晃去的树影如一个个幽魂般在窗外飘荡。

    难道是那个女鬼作祟?她又想做什么,害我还害得不够吗?非要把我一家弄得鸡犬不宁才算结束?

    我既害怕又恼怒,语气颤抖地问:“千年女尸,是你吗?你给我出来。”

    话语刚落,灯光突然熄灭,收音机的声音和翻书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一阵阴风掠过我的耳边,只觉得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穿过了我的身体,整个人不自觉地冷颤了一下。

    整个房子又恢复了寂静。

    没有了姥爷的谈笑声,也没有房间里的响动,仿佛一切都只是我的臆想,只留下我对着房间傻傻地看着。

    月光透过窗户正好打在了书桌上,安姚的笑脸正直直地对着我,惨白的月光下,安姚的笑脸显得异常的渗人。

    开始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可是片刻之后我就突然想起来了,双眼瞪得大大的盯着那副照片。

    怎么可能!安姚的东西不是都被我和妈妈收起来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拿起安姚的那张照片,我和她站在白旗镇外面的那个芦苇丛天真无邪地笑着。那个时候,爸爸还没死,我们也没有搬出白旗镇,一切都那么的美好。我们一家就和普通人家一样,快乐地生活着,爸爸妈妈姐姐和我,可是突然地一切都不同了......

    现在想来,这张照片竟然是我和安姚保存下来唯一的合照了。离开白旗镇之后的安姚,就不愿意和我合照了,虽然还是和我打打闹闹,但也变得和我生疏了起来,故意地疏远我。

    我的手指在这张照片上缓缓拂过,心中的思绪感慨万千,指尖触及到的冰凉似乎在我的心口上划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不过这个照片到底是被谁拿出来放在这里的?我回头向后看了一眼,心里还是觉得奇怪。

    难道是姥爷翻出来的?可是姥爷从来没有进过我的房间,而且那些东西我和妈妈都用锁头锁了起来,就算姥爷想拿出来,他也没有办法啊。

    或许是妈妈怕姥爷多想才拿出来的,要不然难道是……

    我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不可能!安姚已经去世这么久了,按理说她早就该投胎去了,阴间的鬼差怎么会容许她在人间游荡这么久,一定是我想多了。

    我不敢再多想,立即把安姚的照片放进了抽屉里,关上房门又躺回了我的小铺盖里去。

    我将自己的脸全部都埋在了被子里,黑暗中似乎连恐惧都会被无限的放大,我惴惴不安的乱七八糟的想了不少东西,后来还是缓缓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听到姥爷在厨房“乒乒乓乓”捣鼓什么的声音,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困,但我挣扎了一下还是起了床。

    我走进厨房,正好看见姥爷背对着我正在做什么东西,连忙走了过去。

    “姥爷,一大早的你在干什么呢?你是不是饿了啊,要是饿了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做,实在不行,我出去给你买。你昨天才被伤到,今天就下厨房,而且你又不太方便,还是让我来吧。”说着我就要扶姥爷出厨房。

    姥爷一把就甩开了我的手,“你来这里干什么,碍手碍脚的,赶紧出去。我自己能做好,你就别在这里碍我的事。”

    我没想到姥爷竟然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生我的气,尴尬的愣在了原地。

    “大清早的,你们爷孙俩又在做什么呢?吵吵闹闹的。”妈妈探了一个头进厨房对着我们说。

    我着急地对妈妈说:“这不是姥爷大早上就在厨房里想要下厨,我想着他昨天被我不小心伤着了,而且他又不太方便的。我刚刚让姥爷他不要弄了,他想吃什么让我做给他吃就好了,他硬是不听,死活要我出厨房不要打扰他。”

    妈妈一听,急了。“爸,你说你都那么大年纪了,眼睛还看不见,到厨房做什么?你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不就成了,那么简单的事,你为何一定要亲自动手呢?”

    “哎呀,看你们两个大惊小怪的,我在老家都是自己烧饭菜的。你们两个急什么,我是想做我最拿手的梅菜扣肉。”

    梅菜扣肉?我突然想起了昨晚听见姥爷说带了梅菜干来这件事。可是就算是给妈妈吃,也没必要这么一大早亲自下厨,妈妈也会做这个菜。

    “爸,你就别劳累了。想吃梅菜扣肉,我做给你吃不就成了,何必你一个人在这里这么折腾。”妈妈说着就要把姥爷带出厨房。

    姥爷轻轻推开妈妈的手,“哎呀,谁说是我想吃的。是昨天晚上安姚回来看我,她说她想我了,还想吃我的梅菜扣肉。”姥爷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腌肉,“还是安姚这个丫头懂事,知道我生病了,还特地回来看我。都大半夜了,她才有空休息,真是不容易啊,安姚这孩子,家里这么多个小孩就属她最孝顺了,不愧是我最疼爱的大外孙女,哈哈哈……”

    姥爷说完这话,我和妈妈齐齐都愣住了。安姚怎么可能还回家里来?我和妈妈是亲眼看着安姚死了的。安姚去同学家住这件事是我们骗姥爷的,那昨天回来的难道是……

    不会的,不会的,可能只是姥爷做梦而已。

    “姥爷,你确定是我姐姐回来了吗?”我不敢相信地问姥爷。这句话一问出口突然想起半夜我听到姥爷和谁有说有笑的声音,还有房间发生的那些事奇怪的事情,安姚的那个照片,难道是姐姐她真的变成鬼魂回来了?

    为什么安姚回来了也不肯让我看一眼,是在记恨我吗?姐姐莫不是觉得因为我她才会惨死的。是啊,我要是她也一定是会记恨我自己的。

    “爸,你确定是安姚回来了吗?你没看错?还是你做梦了以为就是现实。”妈妈激动地问姥爷。

    “你们两个是以为我老糊涂了吗?”姥爷生气地对着我们两个说:“我是看不见,年纪也大了,但还不至于现实和梦都分不清楚。难道自己的外孙女到自己面前我还不知道吗?你们两个要是不相信,去客厅茶几下的小抽屉里看一看,里面还放着安姚给我的钱呢!安姚见我生病身体不好,特地给我点钱,临走时还一直嘱咐着我要多买点好吃的,不要担心花钱。”

    我和妈妈急匆匆地跑到客厅打开茶几抽屉,里面的赫然放着几张冥币。

    我冲到房间一看,昨天我明明放进抽屉里的那个我和安姚的合照,又明晃晃地摆在了书桌上,安姚的笑容此刻就像是梦魇一样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安姚死得时候是多么惨烈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那一次我差点就死的时候,她站在爸爸身边想要带我一起走,如今想来她一定很不满我还能够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而她却不得成为不能见天日的鬼。

    “啪嗒。”我狠狠地把和安姚的合照摔在地上,相框玻璃随着剧烈的撞击散落了一地。我冲着她的照片哭喊着:“安姚,你到底是想要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去投胎,又回来这里做什么?你是见不得我和妈妈开始新的生活是吗?还是不高兴我们把你的东西都收起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安姚,我们也很难过,可是我们能怎么办?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就算你阴魂不散在这个家里不走,你也不能再回到这个世界上了。你已经死了,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安姚的笑,定格在相片里,一点点刺痛着我的心。我是那么的害怕和不安,安姚是我的亲姐姐啊,可是我为什么开始害怕她会伤害我?为什么会这样?到底为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