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49章 茫然失措

    妈妈听见我的哭喊声连忙冲进厨房掩住我的嘴:“安眉,你疯了吗?你姥爷还在客厅,你这么大喊大叫,万一姥爷听到了怎么办?”

    可是我此时哪里还能够顾及上姥爷会不会听见我说的话,我只想把自己心中的恐惧全部都表达出来,那些情绪闷在我的心里简直快要将我逼疯。

    我挣脱妈妈掩住嘴的手,情绪激动的大声哭喊:“妈妈,你看这个合照,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我和你都把她的东西上锁了,可昨晚半夜我醒来,它就放在这个书桌上。她有那么多照片不拿出来,偏偏拿出我和她唯一的合照。妈妈,你说安姚她是不是想要我的命?她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了,要我去阴间陪她。妈妈,我不想死啊,你一定要帮我。”

    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妈妈的脚边,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眼泪和汗水全部都糊成了一团,黏住了我散落在两侧的散发。

    妈妈见我这样也不再纠结我刚才的情绪失控了,她跪下来轻柔的抱住了我,眼泪也从眼眶中流了出来:“不要怕,眉眉。你姐姐肯定只是太想家了才回来的,她不会带你走的。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姐姐呢?不会的不会的。”

    安姚的照片就在玻璃碎片之下,完好地躺着。照片里她的眼睛似乎还在盯着我,幽黑的瞳孔就像是一座深不见底的深渊。

    我身体微微颤抖的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我能够感觉得到,妈妈虽然在安慰着我,但其实她的心里也是充满了不确定的,她也不知道安姚这一次回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紧紧抓着我妈的衣袖,心中苍凉的想:难道我没有死在女鬼的手上,还会死在自己亲姐姐的手上吗?上天一定要这样对我,他才会高兴吗?

    我妈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的背上轻抚着,妈妈的掌心似乎带着安抚的魔力,让我慌乱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你们俩跑回房间做什么?”姥爷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我和我妈都是吓了一跳,一齐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只见姥爷正拄着拐杖,站在门口没什么表情的“看”着我们的方向,我不知道我和我妈的对话有没有被他听进去。但是看姥爷没有太大的反应,应该是没有听到。

    妈妈抬起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吸了一口气,“没事,安眉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打碎了一个玻璃相框。你别进来,这满地的碎玻璃渣子,要是伤着你怎么办?”

    说着,妈妈就起身去拿了一把扫把,一点点地扫着碎玻璃渣子,姥爷一听我妈这么说,那念叨的性子就又上来了。

    “安眉,我说了你多少次了,不要总是毛毛躁躁,你总是不听我的话。俗话说的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看,又惹事了吧。还不快点帮你妈妈一起打扫。”

    “好。”我咬住下嘴唇闷闷的应了一声,姥爷大概是听出了我声音里还带着一些鼻音,也就没再多为难我,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就转过身走了。

    我用手帮着妈妈捡大块一点的碎玻璃,结果一个不小心,玻璃片在手指上划出了一道不小的口子,尖锐的疼痛在指尖弥漫开,我一个没抓稳,那片玻璃片再度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妈妈听见声音连忙走过来,抓起我的手直接放进了她的嘴里为我止血。我的鼻尖哭的红红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我妈看见我这副样子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在药箱里拿出一片创口贴仔细的为我包扎好,抬手在我的脑袋上揉了揉肉。

    “安眉,这相框不干净,你就不要碰了,这儿的碎玻璃我来扫干净就行了,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出门去买点早饭回来吧。”

    我收回受伤的手指,木讷的对着我妈点了点头,拿上钱包就出了门。

    一路上我都在思索妈妈说的相框不干净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妈的这句话里似乎别有深意。这相框既然是安姚拿出来的必定是沾染了安姚的气息,刚刚我的血又留在了那上面……

    突然,我想起来自己以前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到的一件事:有传说,一个人若是死得心不甘情不愿,就会留在世上等待,找到一个在死者留下的器物上沾上血液的人,一点点地吸养那人的精血,七七四十九天可以顶替那个人继续在世上活下去,而那个人就要代替死者去阴间。

    莫非?手指的疼痛似乎变得剧烈了起来,我的大拇指轻轻在创口贴上按了按,那阵疼痛却没有因此就消失,反而越发严重了起来。

    “砰”,就在我乱糟糟的想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巨大的响声吸引了我的注意,还没等我看过去随后又是传来好几声连续不断的撞击声。

    我回头看去,原来是包子铺前面的马路上发生了连环车祸,好几辆车都撞成了废铁挤在一块冒出浓浓的黑烟。

    在那几辆车子的面前,站着几个我熟悉的身影,是黑白无常他们。

    他们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这车祸现场,黑无常一抓眼正好瞥到了我,立刻晃着长长的舌头对我招手。我虽然知道旁人是看不见他们的,但是在这大马路上还是不好直接就回应他,我可不想又被别人当做是疯子。

    我走过去站在黑无常的身边,小声的质问他们:“你们三个现在又出现了,昨天那个女鬼在我家的时候为什么不见你们的踪影?”

    说到这里我就来气,要是他们三个当时在我身边,我至于那么慌乱地对着那个女鬼打来打去吗?若不是那样,又怎么会伤到姥爷呢?也就更加不会发生之后那一连串的事情了。

    “千岁小娘娘,我们昨天不就是为了今天这一起特大车祸做前期准备所以回了一下阴间嘛。”黑无常一脸委屈地看着我,说实话他一个鬼差露出这种表情还真有点让人吃不消。

    “我们虽然说是千岁爷派来保护千岁小娘娘您,可是我们三个毕竟也是阎王爷手下的鬼差,总不能拿了俸禄不干事吧?您看看今天这车祸,是要带走多少鬼魂,小的看,这两三天估计都忙得够呛。”黑无常还没说完,我就看到一个个鬼魂从那团废铁里飘出来,白无常和阴索命紧急跑去指挥秩序。

    被撞的车子里,似乎有一辆是超载了的汽车,明明只能坐下三十个人的车子,我硬是看到从里面飘出来四十来个鬼魂的样子,他们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出的飘散出来,脸上的表情各异。

    “这他们都死了?这个月得有多少鬼带走啊。”我看着那汽车前黑压压飘了一群的鬼,断手的、断脚的、还有头破血流的。

    “得百来号吧,我先去忙了千岁小娘娘,这几天,您先自己小心着。”说完,黑无常就一溜烟飘到了白无常他们旁边,我见他们是真的忙,也就不去打扰他们了。

    看这情况,未来这几天我是要自己护着自己了。我匆匆的买了一大袋包子,抱在怀里快步地走回家。

    我一路上都在想着安姚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就是来了一个女鬼还不够,现在连安姚也一起回来,而且看上去还像是想要找我的麻烦,我被这两件事情弄得头大,烦躁不已。

    求人不如求己,我最后还是决定先回去和妈妈商量一下,再决定以后的事。

    回到家我将买回来的早饭装到碟子里端上了饭桌,好在这一餐早饭吃得很平和,姥爷没有再因为什么事情说我的不是,我也隐隐的松了口气。

    早饭过后,我见姥爷正一个人在客厅听着新闻节目,想着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去和妈妈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我走到厨房去找妈妈,结果还没到厨房门口就听到里面有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我妈的声音也一并传了出来,情绪的在我的耳中回响。

    “安姚,我的女儿啊。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肯给妈妈看一眼啊?难道是生妈妈的气,当时没有好好地保护好你的尸体。是啊,你这么爱美的一女孩,被那些阴人弄得面目全非,怎么会高兴呢?你不要怪妈妈好不好,妈妈这些日子以来都睡不好,只要一闭眼就是你抱着自己的肠子对我哭喊,说你好痛。”

    妈妈一个人靠在厨房的墙角小声地哭泣,她可能是顾及到客厅的姥爷,哭得很压抑,我见我妈这样也跟着一起难过了起来。

    我轻轻走到妈妈身边握着妈妈的手,安慰的对她说:“姐姐她不会怪你的,妈妈。”

    妈妈的眼睛已经哭得通红,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不相信的问我:“她不怪我为什么都到家来了,还是不愿意来见我,这不就是在怪我吗?我生养她这么多年,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那个样子我不心疼吗?我比谁都心疼。人家说十指连心,她就是我的十根手指,她出事了我是痛在心上为什么她就不理解呢?”妈妈哭红了双眼,哽咽地说出这一大段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