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0章 再次求助

    我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也一齐落了下来,一大滴一大滴的打在我的手背上,再从手背上流落到地面上。

    其实在恐惧之外,我也是为安姚当初的惨死而感到痛心的。她毕竟是我的亲姐姐,就算她有要害我的心,也不过是因为她经历了那些事,我想要是她的心结了去了,是不是就能安心地离开呢?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问我吗:“妈,你说姐姐不肯见你是因为她生你的气,要不我们去找一个高人,问问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这样,你说好不好?”

    妈妈双眼放光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对,我们去问问。你说你姐姐一个人在这人世间游荡,该多可怜,尽早了却她的心愿送走了她才好。”

    我和妈妈在擦干了眼泪,躲在厨房里商量去找高人的事情,我们讨论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找之前的那个添香娘子,毕竟她的本事我是亲眼见过的,我觉得她是有这个能力来解决这件事的。

    我妈听我说了添香娘子的事情之后立即就同意了,但是问起该去哪里找这个添香娘子的时候,我被问住了。

    “上次我是按着房东阿姨给我的地址去找的,也不知道娘子她现在还在不在那个地方。”我有些不确信的对我妈说。

    “那要不你再去问问你房东阿姨,她不是和那个娘子是闺蜜吗,她肯定是知道添香娘子在哪里的。”

    我觉得我妈这番话说得有道理,两人一番商量后我妈决定让我去房东阿姨家问问看,但是一定不能让姥爷发现我出门,不然他一定又会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追问我究竟去了哪里。

    好在我和妈妈的反常并没有引起姥爷的怀疑,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们两个人在厨房里待了太长的时间。我猫着步子走到客厅,正好看见姥爷听着新闻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立刻就趁着这个好时机出了家门。

    其实这一次,我不仅是为了让我妈安心,我也是为了我自己。

    妈妈心里总是放不下安姚,我心里却是对她抱有深深的恐惧。我一想到昨夜她就坐在我的位置上翻着我的课本,听着我的英语资料,就像是我一样做着那些我每天都会做的事情,我的心里就会生出一股发毛的感觉。

    我不敢去细想那个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安姚是不是想要用我的身体活下来,如果是的话那我又该怎么办?

    越想越不安的我一路小跑着就来到了房东阿姨家门口,隔着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哇哇哇”的哭喊声。

    听着这嘹亮的哭声,也能感受到发出这个声音的孩子特别的健康,看来爸爸这一世应该是很健康了,这样我也就心有安慰了。

    我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房东阿姨抱着孩子打开了房门,一见是我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开心的表情,把我给迎进了房间里:“安眉呀,来来来,快坐下。这么早,就来阿姨家是有什么事吗?”

    我听房东阿姨这么说也就不绕弯子,直接向她开口说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房东阿姨,昨天晚上,我姐回来了。”

    房东阿姨听我这么说大惊失色,连忙把我拉进屋子里,让我先坐下。

    房东阿姨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神情凝重:“安眉,你是说你姐姐安姚昨晚回家里去了?你们确定吗,是你看见了还是你妈看见了,不会是你妈妈太过思念你姐姐了所以才产生了幻觉吧?”

    房东阿姨一边用手轻轻拍着孩子的身子哄他入睡,一边还是有些不相信地问着我。

    我一听她这个语气立马就急了,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话语里的真实性。

    “房东阿姨,不是我和妈妈看见的,是我姥爷看见的。我姥爷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出城来看病,安姚生前姥爷是最疼爱她的人。之前姥爷就一直在念叨着安姚,可是我们不敢让姥爷他知道安姚已经出事了,一直骗他安姚是在同学家做研究所以不回家住。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姥爷就说要做梅菜扣肉。我和妈妈都奇了怪了,这大早上的做什么梅菜扣肉,结果姥爷说昨晚安姚回来看他来了,还给了他钱让他多买点好吃的,我和妈妈看了,那钱是冥币。”

    房东阿姨听了我的这些话脸色都变了,明显就是受到了惊吓,她用手一遍遍地按扶着自己的心脏,小心翼翼的问我们:“那安姚回来,有没有和你还有你妈妈说什么?”

    我摇了摇头,闷闷的回答她说:“安姚根本没去见妈妈,而且她还拿出了我和她唯一的合照。”我顿了一下,才犹豫地说出口:“房东阿姨,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亡者借有血缘关系的活人重生的传说。”

    房东阿姨听了我这么说,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不敢置信的问我:“安眉,你的意思是安姚想要借你的身体还魂?不会吧?”

    我面色难看地看着房东阿姨,磕磕巴巴地说:“昨晚我也见到安姚了。不不不,其实算不上是见到,我根本没看到她的样子,只是看到我的书在翻动,收音机也响着,她好像就是在做着平时我在做的那些事一样。”

    “你说,安姚在模仿你?还是她在尝试你的生活模式?这样下去不行,会出大事的。”房东阿姨听我这样说脸上的神情更加担心了,她的眉头全都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担忧的看着我。

    我的手指紧紧的搅在一起,为难了好久才对她开口说道:“房东阿姨,之前我去麻烦你的闺蜜的时候,似乎惹怒了她,这一次我想再求她,可是害怕她不会再答应帮我了。”

    房东阿姨拍了拍我的身子,似乎是想要安慰我:“我听说了上一次的事情,上一次你是给你闺蜜算的吧?听添香说,附在你闺蜜身上的是一个曾经在阎王手下的千年女鬼,怨气极重,她不敢去招惹。不过这一次你是要问你姐姐的事情,我想应该是没有事的。毕竟你姐姐才刚去没多久,就算是有怨气,也是比不得那个千年女鬼的,我想添香她一定有办法。”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我现在就去找添香娘子问问。”我听房东阿姨这么说觉得有戏,急急忙忙的起身就准备要走,可是刚站起来就被阿姨给叫住了。

    “安眉,你先别着急,之前添香住的地方最后几个老人都寿终正寝了,所以她已经不住那个村子里了。我把她新的地址给你,来。”阿姨一边说一边拿着笔在纸上写地址,写完她就把那一小片纸撕了下来递给我。

    我拿着房东阿姨给我的小纸条,急匆匆地道了谢就离开了。我直接在楼下打了一辆车,上车以后把那张写有地址的纸条递给了司机。

    “师傅,去这个地方。”

    一辆辆车从车窗经过,多少人来人往在城市中游荡,其中又有多少人正在经历着生死的悲欢离合。很多时候我在乎自己的生命是因为我还是舍不得这花花世界里打得灯红酒绿肆意逍遥。若是真的就结束这一生,我就要认命去阴间做他白千赤的小老婆了。

    我看着窗外的水泥森林,心中的思绪变得纷乱起来。仔细想想,我和白千赤成亲之后第二天我就回到人间了,仔细算算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可是他竟然从未现身,或不是又寻觅上哪家的小女孩忘记了我。

    每每想起他,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我捂着胸口的位置,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算了,还是不要再想了。

    电台里传出悠扬的钢琴曲,是安姚以前最爱的贝多芬的《月光》,婉转的旋律绵绵柔柔就像是月光一般洒在我的心间。那时候安姚是怎么说的,听着这首月光就像是回到小时候我们在白旗镇生活的日子,每到无云的夜晚,就搬着木床到小院子里,在月光的沐浴下安静地睡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这几天对于自己之前和安姚的回忆似乎想起来的越来越多了,甚至连当时发生的一些小细节我都记得特别清楚。

    如果这一次,安姚真的想要借我的身子活下去,我该怎么办?是替她去死还是求她赶紧投胎,我看着窗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我正在为这个事情纠结着呢,忽然,我的小腹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我疑惑的摸上肚子,莫不是我心里对生死的犹豫引起了小不点的戒心?也是,如果我死了,这小不点也活不成了。

    我用手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自言自语一般小声的问他:“小不点,你是想让我活着吗?”

    他在我肚子里踢了一脚,随后就停了下来,什么动作也没有。

    这是让我活着的意思吗?我顿时觉得这个孩子可爱起来,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似乎也变得立体了一些,毕竟我和他是真正的血肉相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