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2章 阎王画像

    我害怕的看着添香娘子衣袂飘飘的白色长袖,一颗心忍不住的“扑通扑通”的跳,手心里隐隐冒出了冷汗,一片黏腻。

    “添香娘子你……”我一边看着她的动作,一边向后退去,所有的话全都吞回了肚子里,喉咙也像被黏住了一样,奇异的干涩发痒。

    添香娘子应该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恐慌,她的脸上露出了看不出深意的笑容,配上她今天的这一身白衣看上去更加显得苍白了起来。

    添香娘子轻轻的走向我,在我的面前站定。她似是停顿了一下才又抬起手来,她用手指缓缓抚摩着我的脸颊,指尖散着无尽的冰凉,每过之处似乎都激起了一阵冰凉。

    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因为害怕还是忍住了。添香娘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她歪过脑袋,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怎么了,我觉得她的语气里似乎带上了一丝雀跃:“安眉,你想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吗?”

    我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只能瞪大了眼睛望着她。

    我不想知道这个画像里到底是谁,那上面分明就是阎王爷俊俏的脸庞,不过就是比之前我在阴间看到的要稚嫩一些,但是我绝对不会认错,他就是阎王爷没错。

    因为心中确信这一点,所以我就更加害怕了。阎王和白千赤不和我之前是亲眼见过的,若是现在这添香娘子真的和那阎王有什么牵扯的话,于我而言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添香娘子,我来这里也打扰你这么久了,我还是先走了吧。”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沉稳一点,刚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我就要转身往楼下走去。

    我才刚走了一步,脚下就碰到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发出了“嘭”的一声沉闷的响声。房间里的光线实在是太暗了,从我的角度根本就看不清究竟是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了蹲下来,想要仔细地看一下我到底是碰到了什么。

    不看还好,这一看简直让我吓了一大跳。我刚一蹲下来就看见了地上堆满了人类的骸骨,那些骸骨每一个都已经发绿发黑,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腥臭气味。

    我的目光顺势向前看了一点,结果正好看见在角落中躺着的一副骸骨,身上穿着的就是添香娘子平时常穿的那一件大红色的长袍。

    我的心情此时已经不能用简单的“震惊”二字来形容了,我傻傻的看着那副骸骨,一时之间忘记了要移开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那具骸骨的头骨晃动了一下,空洞的眼眶正好直直地望着我的方向,她的下颚动在下一秒突然动了一下,我吓得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我的心里升起一个不好的念头,难道这副骸骨才是真正的添香娘子,其实真正的添香娘子早就已经死了?那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穿着素色衣服的女子又是谁?她是添香娘子的鬼魂还是另有其人在装神弄鬼?

    我的大脑里一片乱麻,什么都想不清楚,但是害怕的情绪还是清楚的。我将目光收回来转到身后的添香娘子身上,嘴唇蠕动了一下艰难的开口。

    “你,你究竟,究竟是不是,”我颤颤巍巍地看着脸色惨白的添香娘子,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你究竟是不是活人?”

    添香娘子没有回答我,她的头微微向前倾,黑色的直发遮住了她一半的脸蛋,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味地幽幽地向我走过来。

    房间里安静的可怖,我眼睁睁的看着添香娘子一点点的向我靠近,双腿却像是被钉住了一般,怎么也动不了。

    我正心里着急呢,忽然,那颗夜明珠从桌子上滚了起来,直接落下来滚到了角落里去,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

    这突如其来的黑暗令我的神经更加的紧绷起来,我两只手全都紧紧握成了拳状,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掌心,可是疼痛却一点用都没有,我只听见不知从何处吹出来呼呼的冷风声和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我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黑暗似乎掩盖住了添香娘子的脚步声,我不仅看不见她,而且也听不到她发出任何声音,心里的恐惧简直扩大到了极点。

    我拼了命一般的睁大了双眼想要看清楚前方,可是任凭我怎么努力眼前依旧还是一片黑暗。这时,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正好打在添香娘子惨白的脸上,吓得我一声尖叫,冷汗浸湿了我整个后背。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形容添香娘子的脸,被黑色的长发挡住了大半的惨白脸庞,眼神里藏着骇人的杀机,黑色的瞳孔幽幽的盯在我的身上,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顿时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一般,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我正觉得害怕,突然添香娘子的表情变了,她脸上的表情变得莫名,我有些看不懂。

    “哈哈哈。”一阵凄厉的笑声突然响起,这个笑声来得太过突兀,我甚至都没能明白添香娘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添香娘子看着我笑了?难道她是觉得我现在这幅胆战心惊的模样特别好笑吗?还是说,她这一笑,其实是准备把我变成这堆骸骨中的其中一具的预兆?

    我的心里顿时闪过各种想法,但是每一种可能之后我都会有无尽的危险。我几乎是孤注一掷的,抱着最后的希望向她乞求。

    “我还不想死,添香娘子求你行行好,就放过我吧。”我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添香娘子一眼。

    我只觉得有一个冰冷的手掌抓住了我,把我提了起来,我的心也跟着一起提到了嗓子眼,但是我还是依然紧闭着双眼。

    完了,没想到躲过了千年女尸,躲过了安眉,躲不过添香娘子,横竖是一个死,不如就这样算了。我干脆放弃了挣扎,只求能够死个痛快。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我也没感觉到添香娘子要对我动手,就悄悄地张开了双眼,睁开眼睛后眼前的景象又完全变了一番模样。

    眼前的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光亮,而添香娘子正坐在桌子前悠闲地喝着茶,我偷偷的看了她好几眼,只见她一脸淡然,根本就看不出来刚才想要取我性命的神色。

    “你在哪里做什么?”我小心翼翼地问添香娘子,心里对她还是有无尽的害怕,可是除此之外还觉得奇怪,明明刚才她正把我给提了起来,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又回到桌子旁边去喝茶了?

    添香娘子用看白痴的眼神白了我一眼,大概是觉得我的这个问题太过白痴,语气不善的回答我说:“你不是看见了吗?我在喝茶啊。”添香娘子说完,就又小酌了一口茶。

    她的言语之中分明一点都没了刚才想要取我性命的感觉,看她这幅姿态倒像是刚才的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看上去实在是诡异极了。

    “你你你,你不是要,要取了我的……”我还没说完话就被添香娘子打断了,她又朝着我投了一个大白眼,才缓缓的开了口。

    “我是不是要杀了你?你怎么会这么问呢,我一个修道之人,为何要杀了你?”添香娘子挑着眉,好笑地看着我。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道理,可是刚才那些事情明明就是真的发生过的啊,我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绝对不是我的幻想。

    “那你、那这里这些骸骨,还有那个画像,都是怎么回事?”我磕磕巴巴地问,一边说着一边还偷偷挺直了脊背,想要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理直气壮一点。

    “这骸骨本来就在这,我现在也还不能出去,所以就放着了。那具女骸骨原本是有一件衣裳的,可惜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氧化了,我猜想是我进来了的缘故,也不好让她光着,毕竟是亡者,所以就把那件红裙子给她穿着了。至于这画像,我想你一定是知道他是谁才会如此讶异吧。”

    说着,添香娘子就把那幅画像拿了下来,撕开一个口子。原来那画中缝隙还藏着一幅画,就是阎王爷坐在地府的阎王殿上与四大判官一起审问着谁的景象。

    添香娘子把画缓缓收起,说:“这幅画,是我当年云游至云南的一个远古部落时,部落里最后一位老人赠与我的。那时我还没有通天眼的本事,只觉得这画中男子虽长得眉清目秀,眉眼之中却带着煞气,很是奇异,也就收下了。直到我回到家中,一夜梦里见到了那位长者。据他说来,他们村里是受了阴间诅咒,世世代代都要为阴间效命,只要见到画中的这位男子就要毫不犹豫将灵魂也奉献出去。至于为什么他们族里最后所有人都死绝了他并没有说。只是告诉我,这幅画不能流出世间,老者还将他家族世代相传的能力渡给了我。也是近几日我梦见这一处地方煞气异常,要过来探探虚实,无聊研究这画时,才发现其中奥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