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3章 老鬼

    我听添香娘子这么说着,之前还悬到了嗓子眼的心顿时就放下了,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阵一阵的大喘着气。

    “那这么说添香娘子你没死啊,可把我给吓坏了!”吓得不轻的我连忙坐在凳子上,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我当然没死。不过,这画中人我猜想是阎王爷吧。”添香娘子笑着看了我一眼,她的语风一转,似是确定了我认识这画中之人一样。

    我见她这样也就不想再遮掩什么了,于是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添香娘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挑了挑眉,她眼神晦暗不明的看了我一眼才继续开口。

    “你赶紧走吧,别到时候完了买不到新鲜的牛血。这一处的煞气虽重,也不过是一些不远离去或是尸身没被发现的所以无处可去的冤魂在此处聚集。我想以前怕是有人在这做什么逆天的祭奠,待我七七四十九天超度结束,他们也就能安心地往生了。”

    添香娘子说完就将我送出了门外,并叮嘱我招魂之时千万不能让任何人踩到牛血上面,否则那个亡灵会进到那人的躯体上去。若是身体健康的青壮年也就罢了,顶多会觉得有点疲惫,若是年迈的老者,轻则元气大伤,重则神志不清,魂魄离散。

    我将添香娘子说的话全都记在脑海里之后,就快步离开了那间小房子。

    说来也奇怪,刚刚一路来的时候我不觉得今天天气有这么寒冷,现在按理说是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候,为什么我的手脚都那么的冰凉。这嗖嗖的冷风顺着我的袖口钻进我的身子里,今天出门又有点急,里面就穿着薄薄的小短袖,这冷风一吹进去,我立刻感觉到了皮肤上的鸡皮都立了起来。

    刚刚还是烈日当空的模样,此刻抬头哪里还有太阳的影子,早就被厚重的乌云遮挡住了。怪不得我觉得这么冷,这天怕是要下雨,还是赶紧走到大马路上去打车先回家去吧。我又没有伞,衣服穿的也单薄了些,最主要的是出门的时候没带多少钱,要想置办招魂的东西,怕是要多拿点钱才够。

    这样想着,我步子加快了起来,忽然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电话亭。这种电话亭在这个年代并不常见,也就是城中村偶尔还会有一两个,可是这一个我刚刚不是见过了吗?为什么我走了这么久,它又出现在这里!

    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了三个字:鬼打墙!可是我转念臆想,又立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不会的,刚刚添香娘子不是说了嘛,这里煞气虽然重,但是他们不会害人,更何况添香娘子还在超度他们,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盯上我这样一个小丫头,不会的,不会的。

    我一边暗暗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边抱紧了身子,快步地向前走去。我仔细的回忆着刚才走过的路线,我记得一开始我是在一个路口下得车,我向右拐了两次,才找到的添香娘子的住处。

    可是刚刚我记得是向左拐了两次,按理说应该是已经能看到路口所在了才对,可是为什么还是会在这里?

    我看着周围荒凉的场景,心中隐隐的着急起来,额头不自觉的冒出了些许汗意。

    不行,我一定不能慌乱,姥爷说的对,遇事冷静才能找到出路,我一定要先冷静下来。

    为了让自己确定等一下没有路过这里,我打算先在这里做一个标记,若是之后还走到这里看见了这个标记,那就说明我可能是真的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

    我想着就打算拿支笔出来画个记号,可是没想到我在全身上下摸了个遍,除了手机、钥匙、钱,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做标记的东西。

    正觉得发愁呢,忽然我瞧见了路边堆成一座小山似的红砖,脑袋里顿时灵光一闪,捡起路边的红砖头就在电话亭下面画了一个小圈圈。

    我看着做好的标记心里很是满意,拍了拍手掌心就准备倒回去走,说不定刚刚我是真的走错了,现在只要先找到添香娘子的那个小房子,再重新找出去的路口就可以了。

    我按照记忆里刚刚走过的路回头找添香娘子的住处,走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就不敢再向前再走一步了。

    眼前的这一切我几乎不敢相信,我揉了揉眼睛,可是再看的时候眼前的这一切却没有丝毫的改变。我明明是倒着走的,可是眼前那个不是我刚刚路过的电话亭又是什么?

    我再次揉了揉眼睛,睁大着看着眼前这一切,地面上分明还留着我刚刚画的那个圈子。

    不不不,我不相信,我要再走一次。我无声的在心里呐喊着,转身就跑了起来。

    我害怕地向后小跑了起来,可是在我转第二个弯的时候,我愣住了,那个电话亭,竟然又再度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电话亭,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按着原路返回的,可是为什么它还在这里。

    我不死心的走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无论我走了多少遍,在我拐第二个弯的时候,我都能看到那个电话亭就这么出现在我的眼前,连带着地上那一个我亲手画出来的圈子,刺痛我的双眼。

    这一次我放弃了,我选择不再自欺欺人,眼前的这一切已经不能够用迷路又或是其他正常的理由来解释了,唯一的理由就只能是有人故意为之了。

    “到底是谁?你给我出来!”我又累又害怕,周围的气温已经下降到我不能接受的冰点了,明明是大中午,这里却被浓雾笼罩着,只能看见五十米左右的景物。

    忽然一道亮光一闪而过,我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白胡子的老人家。那个老人家对我冷冷地笑了一下,说:“你这女娃娃,倒是有趣。我老人家也不绕圈子,我原本是想把你吓晕过去,然后用你的精血和腹中的阴胎续魂的。没成想你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那个老人家眼眶中流出紫黑色的血,还有身上穿的衣服,是那种中山装的样子,一看就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怕是已经死了很久的老鬼了。

    见他这么快就现身其实我暗中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能够看见对自己有威胁的鬼总比被鬼在暗中瞄着要好得多得多。

    我努力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害怕,尽量做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对老者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拿我腹中的孩儿做续魂的补品!”

    这些日子我遇见过要我腹中孩儿做续魂的小鬼多了去了,无一不是败退在我孩儿的金光亦或是黑白无常他们几个之手,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相信自己是有这个自信说出这番话的。

    不仅是为我自己,也是为了我腹中的孩子,我都要保持冷静,保护好他和我自己。

    “我不用知道你是谁,我想着你这女娃娃来头怕是不小,腹中的阴胎竟然能滋养你原本应该腐败的躯体。”老者淡漠地看着我,他那双深凹的眼睛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

    他竟然能看出我应该是一个死去的人,看来不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些普通小鬼。我的心随着他这一句话又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了起来。

    如今黑白无常他们三个应该是在忙着带走刚刚连环车祸死去的鬼魂们,白千赤如今又不知道在哪里,若是这老者真的对我下手我应该也是活不下去的。

    我暗中打量着周围,心里清楚这个时刻我还是不要白千赤他们会来救我的好,最好的办法还是靠自己自救。打定主意后,我一直在寻找着可以逃走的时机。

    正好抓住他不看我的时机,我突然转身就跑。还没能跑出去两步,突然从地面席卷而起一阵狂风,狂风卷起的黄沙迷入我的眼里,我弄了半天才避免了黄沙的折磨。

    待我睁开双眼再看时,那个老者早已悬在半空之中,恶狠狠地看着我。

    这时我才看清了那老者的模样,他的肚子里有一个大大的窟窿,肠子和内脏全都半裸在外面,有一大半都悬挂在了外面,看上去恶心急了。他的一边眼睛的瞳孔是涣散了的,最诡异的是他的头发,左边是没有的,刚他侧着身子我没看清,现在看到了我只觉得熟悉。

    我努力想了好一会儿,忽然脑海中闪过我曾经在姥爷家不小心看过的一本书上,那本书里好像写过这种。我拼命的回想,是了,这不就是我在书上看到的阴阳头吗?莫不是这个老者是文革时期死去的?

    一想到这,我竟生出几分怜悯的情绪出来,可是眼下却不是让我同情心泛滥的好时机。

    “老先生,你放过我不行吗?”我哭着央求他,“我看你也是读过书的样子,为什么死了还不去投胎,要在这人世间游荡不肯离去?就算你今天拿我续魂,以后呢?还要用更多的活人为你续魂,你又不能再回到这个世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