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4章 寻找牛血

    我的话还没说完,那个老者就伸出他长长的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语气激动地说:“你懂什么,你懂什么!就是你们这些不懂得尊师重道的学生,才把我从三尺讲台拉到了批斗场,若不是你们,我现在会变成这副鬼样子吗?”

    我只觉得呼吸道越来越狭窄,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所有的血液都一股劲地往脑袋里涌,死亡好像距离我就只有一步之遥。

    就在我以为自己可能就要命丧于此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红光,这片红光整个罩住了我和老者,接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染上了我的身子,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老者沾上了血,片刻之后又浑身冒出了紫黑色的轻烟。

    “又是你这个女人在搞鬼!”老者放开了我,恶狠狠地对着我说。

    我还在疑惑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添香娘子的声音:“你若是不再害人,我定然不会为难你!你为人师表这么多年,难道看不清如今时局已经改变了吗?当年的悲剧已经不会在重演了,你再这样伤害来往的学生,也是没有任何益处的。当年害死你的那些学生,多怕早已经步入古稀之年,有的甚至已经故去。你为何执着于伤害一个个经过这里的学生呢?这条街上的孩子,有一半都是死在你的手中,你告诉我,那些年你读的所谓圣贤书,就是这样教你的?你也是这样教学生要睚眦必报的?”

    添香娘子的话似是惹怒了老者,他本就骇人的面庞此刻因为怒气看上去更加可怕,好像随时都会拿人性命一般。

    “若不是这帮学生,当年的书香校园会染上那翻腥风血雨吗?”那老者的双眼流出了两股血泪,颤抖的语气抗诉着当年发生在他身上的悲剧:“当年我心爱的学生将我绑起来,用钩子勾我的身躯,还剃了我这个阴阳头。我的一家又有何错,读书又有何错?”

    老者的话语里蕴藏的心痛和悲痛是那样的让人感同身受,就连一旁的我听了都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就像是被揪在了一起一般。

    我不知道那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在书上看过关于当年的故事,或许只是一场扭曲的错误,伤害了很多无辜的百姓,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过去,我想这位老者是对当年的事太过耿耿于怀,所以才怨气聚集导致这么久了还停留在人间,没能够投胎转世。

    我稍微想了想,走出来面对着老者,缓缓的开了口:“老先生,如果你实在是深恶痛绝和我一般的学生,那你就将我作为你的续魂补品吧!”

    听我这样说,老者的脸上似乎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他大概是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了想法。

    我装作没有看出他的疑惑,继续说了下去:“只是你这样做,你就和你口中那些伤害你的学生毫无区别了。当年他们或多或少都是为了一己私欲将你害成现在的模样,你好好想想,你害过那么多无辜的学生,和当年那些恶魔有什么两样?你坚守到如今的正义到底又是什么?到底是报仇,还是杀光所有学生,哪怕他们都是无辜的。”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语气,冲着凶相毕露的老人家就说出了这么一大段话。

    说完周围是一片沉寂,就在我以为老者因为我这段话而生气了的时候,四周的浓雾竟然逐渐消散了,那位老者从空中缓缓下落,颓然地跪在地上,花白的头发披散在他的肩头。

    我刚想走上前再说些什么,却看见他可怖的模样慢慢变化,变成了一位慈祥的老人模样,他的眼眶中渗出晶莹的泪珠,哽咽地说:“我和恶魔实在是没有两样,这里因为我,变成了一座死城。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啊,都是我。”

    话音刚落,老者的身躯逐渐涣散,成了一缕烟灰消散在微风中。

    随着老者的离去,笼罩在天空中的乌云逐渐退去,露出了猛烈的日光,气温也逐渐地开始上升。

    一切终于恢复了正常,天气晴好,就好像之前那一切从来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添香娘子,谢谢你。”我看向添香娘子,真诚的向她道了谢,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恐怕真的就要命丧于此了。

    老者离开之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复,或许是因为老者的故事,又或许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

    “看你说的话,还要谢我,赶紧和我回去换上一件衣服。这满身的狗血,要怎么见人。”添香娘子用手掩着笑,转身走去。

    添香娘子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刚刚她为了退散那位老者,洒了我一身的狗血,如今我一身的血腥味,难闻至极,我嫌弃的皱了皱鼻子,屏住了气息不想再去闻这些气味。

    我急急忙忙跟上添香娘子,听她一路说那位老者就是这里怨气的来源。听了添香娘子的话我才知道原来之前她住的地方就是老者的家,那老者曾经去了地府,不知为何逃了出来,又因为怨气太重,一般的鬼差拿他没办法,拖延至今。

    原本添香娘子是想用法术将他驱逐出这里,当然不单纯是为了所谓的苍生正道,是因为这里准备要开发,所以请了她来这里驱鬼。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添香娘子说她之所以会出来是因为她察觉到怨气的变化,害怕我出事了,所以就不管不顾地中断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法术。用她的话来说,还好出来了,那老者被我误打误撞感化了,她也可以收钱走人了。

    我听她这样开玩笑的说着,心里也隐隐觉得开心,感觉自己是真的做了一件好事。

    我随着添香娘子回到了她的住处,但是她只是把我带到了旁边的那栋房子,给我换洗的衣服让我洗漱完就自己离开了,什么话都没有留给我。

    等我洗漱完毕的时候,添香娘子早就不知所踪,只留下了一张字条,说她刚刚贸然冲破法阵离开,伤了元气,无法和我一同招魂,还让我招魂之时务必小心。

    我虽然有些担心她但是看着时间也快到下午四点了,不知道这时还买不买的到牛血,只好急急地跑出大马路打车赶到菜市场。

    菜市场里是一贯的复杂的气味,我刚一走进去就忍不住耸了耸鼻子,掩了一下鼻子,还好没一会儿就适应了这种特别的气味。

    以前我听说一般牲口都是白天杀的,现如今是要去哪里买牛血呢?我在菜市场晃荡了很久,才发现有一处卖牛羊肉的摊子。

    “老板,请问你这里有新鲜的牛血吗?”我心里虽然觉得突然就问摊主有没有牛血很奇怪,但是现在也顾不得别的什么,还是先找到牛血再说。

    “小姑娘,现在都下午四点了,哪里还会有新鲜的牛血?再说了,牛血我们都是不留着的,已经没有了。”肉摊老板娘笑着对我说。

    要是今天买不到牛血那可怎么办,是要拖到明天吗?可是刚刚老板娘也说了,牛血是不留着的,那要怎么才能找到。

    我耷拉着脸对老板娘道了一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开。这时老板娘突然叫住了我:“小姑娘,你急着要吗?”

    我一看老板娘这样子或许能告诉我哪里有牛血,便点了点头:“我有一个亲人离世了,去找了高人帮忙想要招魂,高人说要找到新鲜的牛血才能将亡者的魂魄引出。”

    那老板娘听了我的话很是同情我的样子,对我说:“你出门右拐看到一家牛肉馆,他们家在这个时候就会杀牛。只是我看你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地,就去看那杀牛的场面,未免太过血腥了一些。”

    我听了老板娘的话喜出望外,忙忙道了谢就跑到那个牛肉馆去。才刚一进门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和浓烈的牛骚味,牛肉馆中间的小院子有一块空地,一个厨师模样的人正拿着大刀在切着牛的头。虽然说为我看过了很多血腥的场面,但是再看到切牛头这样的场面,还是会忍不住胃里的翻滚之意,弯着腰就吐了出来。

    “姑娘,我们现在还没开始营业哦。”那个正在切牛的厨师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我。

    我忍住自己胃里巨大的不适感走向前,礼貌地说:“你好,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听说你们家每到这个时候就开始杀牛,请问你有没有牛血可以卖一点给我。”

    厨师举着他那把大刀对着我走过来,我下意识地就向后退了两步,只见他不好意思地把刀放下来,笑着对我说:“姑娘,你看我这粗人,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我连忙摇头笑着说:“没有没有,师傅。只是这把刀我看着有点小害怕。那个......牛血。”

    “对对对,牛血。”厨师把大刀放在一个装肉的大盘里,然后捧出来一个平时我们装汤那般大小的盆子,里面装着满满一盆的牛血,笑着说:“姑娘,你是全部都要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