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5章 牛血豆腐

    那盆牛血浓稠而又黏腻,暗红色的一大片,就这样静静的在盆子里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几欲让人作呕。我不着痕迹的用手掩了掩鼻子,申请略带尴尬,不好意思的对那个师傅说:“师傅,我要不了这么多的,你就给我一小矿泉水瓶那么多就够了。”

    师傅看上去十分豪爽,他听我说完这番话又将手中的盆向我这边送了送,顿时味道变的更加浓郁,全部都萦绕在鼻间消散不去。

    那厨师脸上扬着一个大咧咧的笑容,露出了一排大白牙:“姑娘,这一大盆牛血没人要的哩!你多拿点回去做牛血豆腐吃嘛!我是很喜欢吃牛血豆腐,可也不能天天吃,这牛血豆腐在这里卖不动,我都是把牛血倒掉的。倒了可惜啦,没办法啊。”说着那师傅就拿出一个干净的大可乐瓶子,把牛血往里面倒。

    “师傅,这牛血还能做豆腐吃啊?”我第一次听说牛血豆腐这东西,听上去觉得神奇不已,不自觉的凑近了一点想要问清楚。

    可是我刚往前走了一点,那牛血的气味立马就冲进了我的鼻腔,刺激的很,我慌里慌张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忍住了胃中的汹涌没有吐出来。

    我和师傅离了一定的距离,站在不远处瞧着师傅手中的动作,虽然还是对牛血豆腐觉得好奇,但我一闻到牛血的那股味道就忍不住反胃想吐,实在是没办法想象用它做成的豆腐吃下肚是什么滋味。

    师傅因为一直低着头的缘故没有看见我这些动作,再抬头时见我站的离他有点远也没什么反应,仍然一脸兴致盎然的看着我。

    “牛血豆腐可好吃了,吃牛血血气旺。以前在我们老家,家家户户都爱吃牛血,只是不知道怎么了,你们这边人不爱吃牛血。一部分人说受不了牛血那股味道,还有一部分......”

    师傅说到这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他警惕的看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在看我们这边才靠近了我一些,在我耳边神神秘秘地说:“姑娘,我说了你别害怕啊,之前我还卖牛血豆腐的时候,有一个老人家对我说啊,吃了牛血晚上能看见鬼。”

    厨师说完这句话后,不知从哪猛的吹进了一股阴风,把门窗吹得“嘎嘎”作响,把我和那师傅都是吓了一大跳。

    或许这师傅真的是被吓着了,他连忙打了个哈哈把话题给岔了开来,装作毫不在意的对我说:“这些都是封建迷信,世界上哪里来的鬼,哈哈。不过,姑娘你拿这牛血是要做什么呢?”

    虽然他嘴中这样说,但是我还是看出了他心底其实是害怕的,他的眼神一直在左右移动,始终不敢放在某一个确切的点。

    不过这大叔这样一说我倒犯难了,刚刚他才说完世界上没有鬼神这一说,不过都是封建迷信,若是我说出这牛血是要用来招魂的,那他岂不会觉得我精神不正常?

    我急忙摇了摇头,不行,我还是别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了,毕竟这个师傅和我家的事情毫无关联,我又何必把这些无关的人给牵扯进来呢?

    思及至此我干脆打消了要和师傅说出实情的想法,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向他解释说:“家里老人病了,说是要吃牛血补补气血。”

    没想到我刚这么说完那个师傅更加激动了,他抬起头用一种闪着光的眼神看着我,神情里的兴奋让我有些难以承受。

    “是吗?哎呀,姑娘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老爹以前就特喜欢吃我做的牛血豆腐,补血!我看你们家应该没人会做吧?等着,我昨天做了些还剩着,我放在冰箱里了,我送给你,你拿回去让家里老人多吃点。”

    这师傅刚一说完话也没等我回答,立马就转过了身,一路小跑就跑进了里屋,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大袋的暗红色的豆腐,直接递给了我。

    我没想到一句随便找的理由竟然让师傅又转手送了我这么多牛血豆腐,心中觉得有愧,连忙推辞着他说:“这怎么好意思,你这也是开门做生意,今天还没开张,怎么能就送我东西呢?”

    那师傅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就不开心了,他挑了挑眉,嘴一咧。

    “姑娘瞧你说的,这东西就我家几个人吃,请的小工都是碰都不碰的。不吃浪费啦,你拿回去给老人家吃,补血益气。我和你说,以前我老爹就是靠吃牛血豆腐,九十多岁都是红光满面的,你还别不信。”说着,那厨师就把一大袋的牛血豆腐往我手上放。

    我实在推辞不了他的热情,只能提着一大袋牛血豆腐捧着一大瓶牛血,笑着说:“那谢谢您了,那什么这牛血我总得给你钱吧?”

    说着我就准备从口袋里拿钱出来,结果钱还没拿出来就被厨师师傅给按住了,他一脸急切的看着我,连连摆手。

    “不用不用,这不值钱的东西,你不来要,我也会丢掉。大家就算是交个朋友,以后什么时候想吃牛肉就来我们家,我们家牛都是现宰的,绝对不是外面那些病牛冰牛,可好吃了。”

    说完还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那头牛,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心中顿时一阵恶寒。

    躺在地上的那只牛肚子已经被剖开,头也被割了一半,黑色的牛眼定定地望着我,似乎是在控诉我手上拿着的是它的血液。我就这么定定的看了两眼,只觉得心里发毛,不敢再看下去,连忙移开了视线。

    我不敢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拿着手里的牛血和牛血豆腐就准备离开。

    “那什么,既然这样就谢谢你了,师傅。我先回家去了,改天来尝你家牛肉。”我说完这句话就急匆匆地跑出了牛肉馆,可是一路上我都忍不住回忆着刚刚那只牛的神情,心里还是那么的不安。

    吃了这么多年的肉,我也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感觉,可刚刚看到杀牛的那个情景,还是有点于心不忍。那双黝黑的牛眼一直在我心里不断的回放,就好像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一般。

    我用力的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些画面从我的脑海里甩出去。算了,先不要想这些无用的道德问题,还是赶紧回家去准备招魂的事情要紧。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提着一大袋子牛血豆腐,怀里还抱着一大瓶牛血,路上又去香火店买了些纸钱蜡烛香什么的,准备好了这一切就快步往家里赶去了。

    我站在大门外,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了门,生怕会把姥爷给吵到,动作小心翼翼的。刚一打开门我就猫着身子闪进了家,正准备轻轻的带上门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姥爷的声音。

    “安眉,你去哪了?怎么一大股牛骚味,还有牛血的味道?”

    我手足无措的转过身看向姥爷,只见姥爷正拄着拐杖站在我的面前,脸上还是一贯的不耐烦的神情。

    我抱着一大堆东西就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心想这姥爷鼻子也太灵了吧?我本来还想着姥爷看不见,所以大大方方地拿进门就好了,没想到姥爷除了眼睛看不见,身上其他的感官功能都异于常人。

    我正觉得尴尬无所适从的时候,妈妈刚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适时的化解了我的尴尬。

    “安眉,回来啦?我正准备做饭呢!今天我买了一只老母鸡,正准备给你姥爷补补身子。”妈妈开始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我手里的东西,兴致勃勃地对我说了一大堆,直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她才看见我抱着一大瓶牛血,顿时就愣住了。

    我没有注意到我妈的不正常,满心都放在了她刚才对我说的话上。对啊,补身子,对了,牛血豆腐不就是补身体的吗!

    “妈妈,你快来帮我拿一下东西,我今天去看房东阿姨了。她说牛血豆腐特别的补身子,所以我就去买回来了。”我这番话听上去是在对我妈说的,其实更是在对姥爷进行解释。

    我一边说一边朝我妈使了个眼色,,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走过来将我手上的那一袋牛血豆腐拿回了厨房。我见姥爷没有看我这边,就想着趁姥爷不注意悄悄地将牛血和纸钱之类的藏进了我和安眉的房间里。

    我刚把东西放在书桌下的空位里,如释重负的站起来转过身,一抬头就看见姥爷的脸。

    姥爷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跟在我的身后也一起进了房间。

    “眉眉,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姥爷的脸精确无比的朝着我的方向,他既然看不见的话我猜他应该是凭着声音知道我蹲在这里的,这样想着我心里顿时也就有了些底气,不再像之前那样慌乱。

    我站了起来,笑着对姥爷说:“有一些不要的资料书,放在桌子上太占位置了,就先放下来,明天再把它们处理掉。”

    “哦,是这样啊。”姥爷杵着拐杖向床边走去,摸到床之后,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面露微笑地对我说:“眉眉,你坐到姥爷身边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