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6章 姥爷道歉

    姥爷来家里这么多天,这是第一次和我主动说话,我不知道姥爷究竟是想对我说什么,在此之外也对他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感觉有些无措。

    我心里虽有忐忑,但还是坐到了姥爷的身边,乖巧的等待姥爷未说出口的话。

    “眉眉啊......”

    姥爷刚叫完了我的名字就顿住了,我看着他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的心越发的慌张起来心里止不住的胡乱猜测。

    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安姚去世的事情?我和妈妈今天反常的举动,姥爷不会是察觉到什么了吧?不应该啊,姥爷这么疼爱安姚的一个人,要是发现了安姚不在的事情,不应该会有这么平静的反应,应该很激动的质问我和妈妈才对。

    我的脑袋里乱糟糟的,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就放弃了这样无谓的猜测,直接对姥爷开了口。

    “姥爷,你要说什么你就开口吧。”

    “你姐姐安姚她......”姥爷顿了一下。

    就在姥爷停顿的这一秒里,我脑海里闪现了无数次姥爷要询问我关于安姚的各种问题,我也一一在脑海里做好了要如何把这个弥天大谎圆下去的准备。

    姥爷缓缓地继续说了下去:“那个,她不是在同学家住嘛。”

    他这句话一出口,我憋在胸口的那一口气长长地吐了出来,额头上的两滴汗珠“刺溜”一下就滑了下来,脑袋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登时就断开了。

    “对,姐姐她是在同学家住着呢?怎么了吗?姥爷。”我急急地接下了姥爷的话,像是生怕他会说出什么我难以接受的话。

    “没怎么,就是啊,姥爷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拎不清,有点对不起你啊,眉眉。”姥爷语气不再是之前那种对我的责怪,而是一种充满了愧疚的感觉。

    我没想到姥爷竟然是想和我说这个,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姥爷,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呢?”姥爷这么大年纪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在惊讶之余也觉得有些感概。

    毕竟之前姥爷虽然总是在责怪我,拿我和姐姐做比较,可是这么些日子我也看开了很多,姐姐就是很多方面都比我好,也怪不得姥爷拿她和我比较。我之前那样小心眼的想法,其实现在想想真是幼稚,我应该更加努力地做好自己才不会让姥爷和妈妈失望才对,怎么能一昧地去嫉妒自己的姐姐呢?

    这样近的距离我能够清楚的看见姥爷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那些皱纹似乎是在无声的告诉我,姥爷已经不再年轻了。

    “姥爷我啊,之前是因为太想念安姚了,她一直不回来看我,所以心情郁闷才会对你说了许多不中听的话。姥爷其实也是知道的,你有阴阳眼,那天可能是真的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会不小心伤了我。”

    姥爷说到这儿似乎是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一时间颇有些动容:“姥爷我当时就是有一口气发不出来,拿着当年当一家之主的调调,硬是对你说什么不相信鬼神之说。其实姥爷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不信鬼神,只是自己从未见过罢了。对于未知的东西,我还是抱有一分敬畏之心的。今天你特地还买了牛血豆腐给我补身子,你这女娃子都能这么大度,我一个活了八十多年的老骨头,还能那么小肚鸡肠吗?眉眉,你就不要怪姥爷之前对你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好吗?”

    姥爷这话说完,我的眼泪也都流了下来,迷糊了眼前的一切。我甚至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已经泪流满面。

    这么多天,我因为之前伤害到姥爷的事情伤心难过了多久,心里全部的委屈无处发泄只能憋在胸口。如今姥爷这么说,我更是忍不住了,眼泪一出来就哭得稀里糊涂的。

    “姥爷,我怎么会怪你呢。”我一边哽咽一边对姥爷说:“我我我......我只是怕你觉得我是故意伤害你的,你就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疼爱我了。”

    我的声音因为哭泣的缘故哽咽不止,一句完整的话也说的断断续续的。

    “不会的,眉眉。不哭了,乖。”姥爷用他的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头,慈爱地说:“我怎么会不疼爱你呢?你是我最小的外孙女,难不成我还不认你了。”

    我因为哭的太激动,气一直顺不过来,只能一边喘着气,一边点头,点了一半才想起来姥爷是看不见我的,自然也看不见我的动作,只好又连忙出口应声。

    “你们爷孙两个在说什么呢?饭菜好了,赶紧出来吃饭。安眉,你把碗筷拿一下。”妈妈在厨房对着我们喊着。

    “安眉,不哭了,我们去吃饭。”姥爷说着就站了起来,拄着拐杖走了出去。

    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温馨氛围,餐桌上一片欢声笑语,姥爷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脸,一直都是慈爱的人看着我和我妈,一顿饭很快就说说笑笑地吃完了。

    晚饭结束,我趁着帮妈妈洗完的机会悄悄地对她说:“妈妈,今晚姐姐或许会回来。”

    妈妈听了我说的这句话,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手上的陶瓷碗顺着她的手就滑落在地面发出了“啪嗒”一声清脆的响声。

    我没想到妈妈竟会是这样的反应,也愣住了。

    “你说什么,安眉。你再说一次,今晚谁会回来?”妈妈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眼神里是焦急、思念和无穷无尽的悲伤,我看着我妈脸上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我妈。

    “妈妈,我说今晚姐姐可能会回来。但是......”我顿了一下,犹犹豫豫地开了口:“不过,我也不能确定姐姐今晚就一定会回来。”

    “你怎么刚刚说安姚会回来,现在又不确定了呢?”妈妈听我这样说立刻急切地抓着我的手问。

    我妈手上的力气很大,她紧紧的抓着我的双手,没一会儿我的手背上就出现了红色的抓痕,我疼得倒吸了一口气。

    我妈见我这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可能是将我抓的太紧了,慌慌张张的就松了手,只是却没有对我说半分关切地话语,一颗心还是全都扑在了安姚的事情上。

    我只能将今天去见添香娘子的事情告诉了妈妈,添香娘子叮嘱我的那些话,还有告诉妈妈我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能有招魂的本事。

    我妈听我说完,脸上的悲伤愈加的浓重,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哑着声音对我说:“无论成功与否,总是要试一试。万一你姐姐真的就回来了呢。要是真的能看你姐姐一眼,我也算是心满意足了。你姐姐走得太突然,我做妈妈的也没能好好地保护她的尸首,也怪不得她怨我,要是她真的回来了,那就好了。”

    妈妈朝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姥爷,将我拉到了厨房的角落里,轻声地对我说:“这件事一定要背着你姥爷,听到了吗?等一下,十点多的时候,你就哄你姥爷回房睡觉去。千万不能再让他像平时一样在客厅里听电视的声音到半夜才摸回房间里去。要是你姥爷感觉出什么不对劲的,知道了安姚去世的事情,那就糟了。”

    我对着妈妈点了点头,想了一下:“我等一下就拉姥爷出门散步去,我想着走几圈,姥爷累了,夜里就一定能睡的很沉。”

    妈妈听了我这个办法也觉得有用,点了点头就答应了:“对,就这么办。”

    和妈妈商量好之后,我就按着计划走出了厨房站到姥爷身边:“姥爷,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姥爷一听我这话立马就不愿意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大晚上的空气也不好,坏人也多,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我见他这样执拗就找了个借口说吃太饱了想要消消食,自己一个人散步太害怕,最近新闻里说了很多次单身女子夜跑出事的新闻。姥爷听了之后立马拿起拐杖和我一起出了门。

    我和姥爷慢慢悠悠的走在小区的小路上,偶尔也能看见一些散步的人,不时的还有阵阵微风吹过,倒是切切实实的舒服。

    “姥爷,这么多年,你都看不见,要是有人骗你怎么办?”散步途中,我鬼使神差地就对姥爷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姥爷思考了一下,对我说:“我啊,看不见世界也活着这么年了,看事物从来都不是用这一双眼睛,而是用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心,“我的心看的很清楚,谁是真心谁是假意,骗我的人从来都逃不过我心里的眼睛。”

    听姥爷这么说,我突然愣住了,心里不安的藤蔓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整个心墙。确实,姥爷已经年纪这么大了,什么样的风雨没有经历过,如果真的有人欺骗他他也一定能凭借自己的多年生活经验辨别出来。

    那么我和妈妈一起欺骗姥爷安姚已经去世的这件事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呢?要是到时候姥爷突然发现了,那后果会不会比原本我们直接告诉他还要更加猛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