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7章 午夜做法

    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身边的姥爷。

    “眉眉,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姥爷我?我可是心里看得很清的哦!”姥爷见我不说话了立刻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脸严肃地望着我。

    不知为何我看着姥爷这幅神情,竟然鬼使神差的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安姚已经不在的事实,好在下一秒理智就告诉我不能这么做,要是姥爷真的承受不住这个消息,那怎么办。

    姥爷依然还在望着我,本来还是有点开玩笑的感觉,可是见我一直不说话,姥爷的脸色也渐渐的都变了,转换成了完全真切的严肃。

    “当然没有,我能有什么瞒着你啊,姥爷,你真会开玩笑,哈哈哈。”我尴尬地笑了一下,姥爷将信将疑的面朝着我的方向,没有说话。

    我和姥爷又接着往前走了一点,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开口,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更加尴尬起来。我们大概又走了没一会儿,我估摸着姥爷可能也觉得累了就对姥爷说:“姥爷,我看天色也晚了,我们俩也走了那么久了,还是回去吧。”

    姥爷可能是真的累了,听我这样提议几乎是立刻就应了下来,我们俩不再继续向前走,转过身往家里走。

    回到家之后,姥爷竟然没有回房间睡觉,而是坐在客厅里说是要看电视,我没办法只能和他一起看。我一边看一边瞄着墙上的挂钟,分针没走一格我的心都更紧一点,越发的着急起来。

    看到十点多的时候,我心里渐渐开始急躁了起来,我偷偷拿眼神瞄着姥爷,心中隐隐觉得奇怪,这姥爷今晚都和我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了,怎么这么晚还没觉得困?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悄悄流逝,我左右看了一眼,心中做了决定。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让姥爷尽早回房休息。

    “姥爷,都这么晚了,你赶紧回房去睡吧。”我对着姥爷撒娇般说。

    姥爷笑着说:“平时啊,我都是到你们都睡了我才去休息的,今晚你怎么就这么早要我去睡觉啊。姥爷我还不困呢!”

    我听姥爷这样说心中虽然是焦心,但是表面却尽量保持着不动声色,不让姥爷听出我心中的想法。

    “姥爷,你赶紧去休息吧,好不好。”我就像小孩子要糖果一样磨着姥爷,双手抱着姥爷的胳膊一点点的打转。

    却不想姥爷竟像是发觉了什么一般,突然用一副严肃的口吻问我:“眉眉,你这么早让姥爷去睡,是不是有什么事故意瞒着我?”

    姥爷的警觉吓了我一大跳,急中生智的我连忙装出一副被姥爷识破的样子央求着姥爷:“姥爷,我其实是想看一个偶像剧,可是你又不喜欢,你喜欢看法制栏目。我……”

    我还没说完,妈妈就在一边打断我的话:“安眉,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姥爷喜欢看法制节目,你作为一个后辈,应该让着点。”

    我愣愣的看着我妈,不太明白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打断我,见我妈脸上的表情是真的觉得我错了,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

    妈妈显然是忘记了今晚的我们要做的那件事,我死命朝着妈妈做眼色,我妈初时看见我的表情还有些莫名其妙,直到我拼命的使眼色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帮了倒忙。

    我妈正在懊悔呢,好在姥爷似乎是没有察觉到我和我妈的微妙,轻笑了一下柔柔的打断了我们。

    “唉,眉眉喜欢就让她看嘛,这也不是大事,你就别怪孩子了。反正今天我和她走了这么久,也有点累了,我就先回去休息吧。”说着,姥爷就站起了身。

    “姥爷,要不要我扶你。”我看见姥爷站起来的一瞬间有些摇晃,担心的问他。

    姥爷直接背对着我摆了摆手,“不用,你接着看吧。”说完,姥爷就慢慢地走回了房间,只留了我和我妈两个人留在客厅里。

    我妈走到我的旁边坐下来,她将我的手放到了她的掌心里,轻轻揉抚着。

    我看着我妈还有一丝淡淡忧伤的双眸,问她:“妈妈,你是不是忘记了今晚姐姐的事。”

    我妈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情绪,她双眼透过了我直接看向了我的背后,不知道她究竟是在看哪里。

    “没有,我没忘,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突然没反应过来。可能是最近事发生的太多了,脑子的混乱了。”妈妈叹了口气,“你说,你姐姐等一下真的会回来吗?”

    我妈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有些不自觉的觉得难受,我覆上我妈的手背,轻拍了两下想要借此可以稍微安慰她一下。

    “会回来的,姐姐一定会回来的。”我知道妈妈问这句话是因为心里实在是太想念安姚了,只是她自己总觉得愧对安姚,所以安姚才不愿意回来。

    “但愿吧。”妈妈无奈地看着我。

    我妈长叹了一口气,电视里的节目还在继续放着,只是屏幕里的欢愉似乎和我们相差了太多,越发显得我们更加清冷。

    时间慢慢的流逝,我和我妈一齐瞪着墙上的挂钟,连一秒钟的流逝都不敢错过。

    夜里十一点半,我和妈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沉睡的姥爷,在确定他已经熟睡之后,两个人关上了他的房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我和安姚的房间。

    我把藏在书桌地下的牛血拿了出来,一拧开,房间里立刻弥漫着浓浓的牛骚味和挥之不去的血腥气息。

    我猛吸了一口气就开始闭气,我妈站在我旁边,稍微别过了身子,她掩着鼻子别过脸对我说:“安眉,你赶紧照着那位添香娘子说的方法,在安姚的床边画圈。我去那个火盆过来。”

    我只能强忍着胃里的不适,用手沾着殷虹而又粘稠的牛血沿着安姚生前睡过的床画了一个大圈。画完圈之后,沾染过牛血的手全是粘腻的感觉,我连忙跑到洗手间去,洗了好几次手。

    只是洗了好几次手我依旧觉得手上还是一股浓浓的气味,干脆一直站在那冲洗双手,始终不愿离开水池。

    直到我妈轻轻的喊我:“安眉,你在这里干什么?还有十分钟就要到午夜十二点了,你快过来。”

    见妈妈在房间里焦急地呼唤着我,我连忙索性甩了甩手上的水滴,赶紧走了出去。

    “我来了,妈妈。”我小跑着就跑到房间里去。

    “那位添香娘子是怎么说的?你快告诉妈妈。”妈妈急切地看着我。

    “添香娘子说,在安姚床边画一个圈,午夜之时给她烧点纸钱,她就能受到召唤。不过愿不愿意出现那就要看她自己了。”话语刚落十二点的钟声就缓缓响起,我和妈妈连忙点起香火给安姚一张张地烧着纸钱。

    妈妈每烧一张纸钱都在嘴里念叨着安姚,你快回来吧,出来给你妈妈看看你如今的模样。我对姐姐还是抱着一分恐惧之心的,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在心里默念着让姐姐千万不要害我。我和妈妈此刻都非常的希望安姚可以出现,虽然妈妈是因为思念而我更多的是为了要确定姐姐不是想要我的命,但不管怎么样,我和妈妈都在紧张地看着那个牛血圈里的所有变化,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安姚回来的时刻。

    最后一张纸钱都已经燃烧殆尽,那个牛血圈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妈妈失望地说:“看来,你姐姐还是在怨我,怨我当初没有好好地守护她的尸身,怨我没有陪她一起去那个冰冷的地方。”说着说着,妈妈就哭了起来。

    “咚咚咚......”一个清脆的撞击声由远及近地向我们靠近,在这午夜之时,显得异常得惹人生惧。

    “妈妈,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我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睁大着双眼望着房门。

    莫非,安姚是从房门走进来的?不应该是突然浮现吗?

    “咚咚咚.....”那声音越来越近,好像就是冲着我们的房间过来的。

    “是不是你姐姐回来了?”妈妈失落的双眼又冒出了希望的火光。

    就在我们紧张又激动还夹杂着几分期待地看着房门口的时候,那敲击声突然停了下来。我和妈妈的心就像是被高高悬起的石头一般摇摇晃晃地撞击着我们的胸口。

    “咔嚓......”房门缓缓地动了起来,我和妈妈都摒住了呼吸,睁大着双眼看着房门的方向。

    我心里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告诉我,来的人就是安姚,她一定是带着巨大的不满回来的,她绝对不会让我好过的。就像她活着的时候常常对我说那样,要是没有我,她和爸爸妈妈一定生活的很好,都是因为我她才过上了这样见不到爸爸,回不了自己真正的家的生活。如今还因为我死在了阴人的手上,她如何会放过我!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原本被我故意关上灯的房间突然透进一股光亮,然后伸进了一直干枯的手......

    是鬼?

    安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