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8章 姥爷被附身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只干枯的手,连一秒都不敢眨眼。那只手上的皮肤皱巴巴的一片,上面的纹路和沟壑都特别的清晰,好像随时都能夹死一只乱飞进去的小虫。

    从门缝中泄露进来的光区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房门被完全打开,一个黑长的影子在光线的中间,只是看上去都显得骇人万分。

    我和我妈一齐紧闭着呼吸,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一点点的看见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直到逆光的人影完全在我和我妈面前站定,我们俩才长舒了一口气,脑子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立刻就断了。

    走进来的人竟然是我的姥爷。

    “眉眉,你睡了吗?”姥爷一只手扶着门框,另一只手杵着拐杖,站在门口轻声的问着。

    看到姥爷的我和妈妈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脸上看见了费解的神色。姥爷刚刚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这要是安姚突然回来被姥爷撞见了可怎么办才好,我这样一想顿时就慌了。

    “姥爷,你怎么又起来了?”我急急忙忙的迎上前去,想要扶住姥爷的胳膊,却不想被姥爷给轻轻的推开了。

    姥爷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他显然是还没有察觉到我房中的异常,声音和往常一样:“不用扶,我自己能站稳。这么晚了,是不是吵醒你了?”

    我看到地上的那一圈牛血和刚刚烧完的纸钱盆,一边担心房间里是不是还残留了味道一边示意妈妈赶紧把那个纸钱盆移开,然后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对姥爷说:“没呢,我还没睡呢?姥爷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妈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也看见了纸钱盆,轻悄悄的走了过去蹑手蹑脚的把它给移开了,我一直担心我妈会不小心碰到什么发出声响让姥爷有所察觉,好在我妈的动作很轻,就连我都几乎什么声音都没听着。

    姥爷显然也没有注意到我妈也在房间里,自顾自的向我解释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晚上的时候可能是和你走路走太久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人啊,就是不能不服老,想当年我可是生产队的一把手,现在就走那么一小段路就受不了,真是不中用了。我啊,刚刚躺在那竹床上翻了好几次身,还是觉得硌着慌,这不是想着安姚不在家,她的床软嘛,就摸着过来了。”姥爷一说完,就往安姚的床边走去。

    姥爷的步伐根本就不像是眼睛看不到的老人,他几乎是沿着一条笔直的直线就朝着安姚的床走过去。走过我的身侧的时候他还稍微偏了一下身子,就像是看到了他会撞到我一般。

    我直到看着姥爷的背影这才反应过来安姚的床边还有牛血画着的圈子,之前添香娘子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能让人踩到那个牛血。虽然不知道踩进去的后果究竟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姥爷已经这么老了,要是元气大伤这可怎么办?我焦急的看着姥爷离那个圈子越来越近,连忙大喊出声。

    “姥爷,你先别走过去!”我的话语才刚落,姥爷的脚就刚好不偏不倚地踩在那圈牛血上。

    我和妈妈惊恐地看着姥爷,焦急地想要把姥爷拉回来却已经为时已晚。

    忽然整个屋子的灯都灭了,一阵阵阴风席卷整间房间,我惊慌地在黑暗中寻找着妈妈和姥爷的身子,每次却都摸了个空。

    黑暗中,只听见姥爷发出一声声闷哼声,每一声听上去都像是痛苦难耐,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心尖上。我不忍心看姥爷这样难受,正准备循着声音走到姥爷的身边,房间里的灯忽然亮了。

    灯光瞬间充斥在整个房间里,我的眼睛骤然从黑暗中转换到一片光明,一时间还有些不能适应,眨巴了两下眼睛才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

    苍白的灯光直直地打在姥爷惨白的脸上,姥爷的脸上面无表情,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我刚想走上前去就被我妈给一把拉住了,我不解的看向我妈,却见她的脸上全然一副紧张之色。

    这时,突然一阵阴风再次刮过,家里的电器都像着了魔一样开始启动,发出杂乱的声响,屋子里的灯忽明忽灭,我和我妈站在姥爷的对面,对家里这种异常毫无办法,只能互相依偎着勉强站在原地。

    我和我妈一直紧握着对方的手,我能够感受到我妈的掌心里已经隐隐的冒出了不少冷汗。

    阴风渐渐停下来了,之前还在胡乱作响的电器一时间也全都恢复了正常,除了姥爷一切都重归平静,就好像之前那些从来都未发生过一般。

    我刚想开口询问我妈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瞥见姥爷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涣散的瞳孔紧紧地盯着我和妈妈的方向,那种眼神总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的手紧紧地抓住妈妈,颤颤巍巍地对姥爷说:“姥爷?你是姥爷吗?”

    姥爷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莫名的表情,下一秒就像一阵风似的就移动到我们的面前,他的眼神在我和我妈的身上上下打量了许久才缓缓地开了口:“妈妈,妹妹,你们认不出我了吗?”

    这柔媚的声音和娇嗲的姿态,怎么会是姥爷,分明就是安姚!

    我心下想,安姚上了姥爷的身子,完了!我曾经想过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我和妈妈其中一个被安姚上了身,至少我们两个还算是壮年,顶多就是如添香娘子所说的那样睡几天也就罢了,如今她上了姥爷的身子可如何是好?

    妈妈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安姚”,站在我们面前的分明就是姥爷的躯体,发出的声音却是属于安姚的,这让我和妈妈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安姚?真的是我的女儿安姚吗?”妈妈的泪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哽咽地对着“安姚”说着。

    我听到我妈带着哽咽的声音心里也不好受,紧了紧我妈的手想要借此给她一些力量,我妈却对我的动作恍若未觉,视线一直紧紧的盯在“安姚”的身上。

    “安姚”没有回答我妈,她慢悠悠的站在房间的中央环视了一圈,片刻之后才悠悠地飘到了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镜子左照照又照照,一边抚上脸一边在嘴里嘀咕着:“姥爷的脸蛋也太粗糙了吧?真是的,要是上的是安眉的身子就好了。”

    我没想到安姚竟然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似乎一点都不避讳我此刻就在她的面前,再加上她的话语里一直透着她原本就是计划要上我的身的意思,更让我心里止不住的颤抖。

    妈妈显然是察觉到了我内心的害怕,把我拉到身后挡在我的身前,严肃的对她说:“安眉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只是开个玩笑,妈妈你怎么和爸爸一样这么护着她!”“安姚”听到我妈这样说似乎觉得很生气,话语里的委屈和酸意充斥的整个房间都是。说完她还不忘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我身子一顿,又向我妈的身后多藏了一些。

    “安姚”见我这样似乎是发出了一声轻笑,她鄙夷的收回目光,又向着镜子里看了几眼,之后就熟门熟路的从抽屉里拿出被我藏起来了的,她之前的那些化妆品。

    只见“安姚”用姥爷干枯的手拿起一瓶保湿水在姥爷干枯的脸上拍打着,原本就干瘪的姥爷的那张老脸添了几分油腻的湿润,看上去十分的不和谐。

    只是她看上去却像是毫不在乎,抹完保湿水又拿起了一瓶粉底液,挤出一点在掌心里,用指尖沾上一点缓缓的在脸上涂抹着。

    “安姚”每个动作都很仔细,那些化妆品完全覆盖了姥爷的整张脸。她那细致的动作,若是不仔细看坐在梳妆台上的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家,多半会以为是哪家的小姑娘在精心打扮准备去会情郎。

    我和妈妈就站在一边看着“安姚”在梳妆台前鼓捣着姥爷那一张早就全是褶子的脸。在她拿起口红在唇上画下最后一笔后,她又朝着镜子里看了好几眼,大概是终于觉得满意了。

    她回头看着我们,脸上带着张扬的笑容,讨好的对我们说:“妈妈,安眉,你看我这样美吗?”安姚的话语里充满了渴望被肯定的语气,可是我看着姥爷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却没办法自如的开口。

    姥爷饱经岁月沧桑的脸颊抹满了白色的粉底,早就眯成缝的双眼硬是被贴上了双眼皮,长长的假睫毛配上鲜红的唇色让姥爷的脸显得更加可怖。我和妈妈早就吓得早就不敢多说一句话,只得木木地点着头。

    “安姚”或许是从我们的脸上看出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一只手附上了脸庞,咕哝了一句:“看来是不太好看呢?”

    接着她又回过头照着镜子又看了好几次,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哀怨地说:“要是我还活着的话,这张脸应该是很好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