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59章 死去姐姐归来

    我和我妈一直看着“安姚”,却不想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下一秒,镜子里突然照映出了安姚的脸,惨白的脸蛋和渗着血的双眼和嘴角,把我和我妈都吓了一大跳。

    “安姚”却像是浑然未决,她依然兴致昂昂的看着镜子,她看上去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看着她自己,她从镜子里看见了我和我妈脸上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表情,回过头来不开心的对我和妈妈说:“是不是因为我死了、变丑了,所以你们两个都不和我说话了?既然不说话,为何又要布下这召唤的阵法让我回来?还是姥爷对我好,心心念念的都是我。那日我回来的时候,安眉都已经害怕成那个样子,让我好是伤心。”

    “安姚”说着说着脸上流露出伤心的神色,我见她这样还是觉得心里有所不忍,连忙就想开口解释。

    “姐姐,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之前家里有一个千年女鬼所以我才……”我急切的想要向她解释那晚我之所以害怕的原因,结果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

    “我知道,我都看到那个千年女鬼了,还有那些来帮你的鬼差们。”安姚歪着头,用一种我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看着我,看上去又像是嫉妒又像是埋怨。

    她幽幽看着我,眼睛里突然泛出一丝狠厉的光芒,愤愤的对我说:“安眉,我的好妹妹,你的命可真是好。害死了身边那么多人,自己却安然无恙地活着,像普通女孩一样穿着好看的衣服上学、高考,生活真是多姿多彩。”

    “姐姐,不是这样的,我也不想的。”听了安姚说的这些话,我真的觉得百口莫辩,难不成是我想要害死身边那么多人的吗?难道我死了,那些人就能够活过来吗?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我能够决定我自己的命运吗?

    委屈的情绪瞬间就充斥了我的整个胸腔,好像从开始到现在,每个人都在责怪我给大家带来了危难,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真的为我考虑过。

    为什么大家从来不考虑一下我?我突然被告知自己身上带着阴婚,我这一生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世人面前结婚,接受祝福,就算怀孕了还要担心生出来的是不是怪物,能否被六界认同。难道这么多年我就真的活得很轻松?所有人都说我是幸运的?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生不由己,到底哪里幸运?

    我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委屈的情绪完全盖住了想要辩解的心情,但是垂在一侧止不住颤抖的手却是泄露了我心底的委屈。

    我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情绪,开口替我向“安姚”解释道:“安姚,你妹妹她也不想的,你就别怪她了,再说了,都已经这样了,你再怪她又有什么用呢。”

    妈妈一脸无奈地对着“安姚”说,我感激的朝着我妈看了一眼,我妈转过头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笑容。

    却不想“安姚”听我妈这样说更生气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只手指着我忿忿不平的质问我妈:“妈妈,你为什么总是护着她。你不是也曾经私下说过要是安眉死了就好了,要是从来没有把她生出来就好了,这一切不幸就都不会发生了。怎么你现在又这样护着她?”

    说着安姚突然站了起来,就像是疯了似地对妈妈说。

    她的话才刚说完,我的手就下意识地松开了紧紧抓着的妈妈的手,我没想过我妈以前竟然还说过这样的话,而我还一直傻傻的认为妈妈是我这世上最亲的人。

    “妈妈,你……”我一边摇头,一边后退。

    我真的不敢相信妈妈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现在还记得那一日我在阴间的望乡台,看着妈妈为了保住我的肉身,一个人和那么多个白旗镇的居民抵抗的情景,妈妈的手都被麻绳给磨出了血。这样为了我不顾一切的妈妈,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定是安姚故意说来刺激我的,一定是!我不断的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看着我妈脸上着急的神色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妈妈,你告诉我,你从来没有说过想我死的话,对不对?”我的眼泪不由控制地冲破眼眶的防锁哗啦啦地留下来,不管不顾的对着妈妈哭喊。

    难道我以为最亲近的妈妈,也会因为我身上带着阴婚的宿命想要我去死?

    “安眉,不是这样的,当时妈妈,只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我一个人,带着你们两个去躲避我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鬼神,可是身边发生的事情又让我不得不去相信。我当时真的已经快要崩溃了。”

    妈妈的眼泪一点点地滴落在地面,难过地看着我不知所措,却不知道她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深深的插入了我的心,插出了一个深深的血洞,再也没有办法完全愈合。

    太累了,难道我就活得很轻松?我的心忍不住的抽痛,从小就活在鬼的阴影笼罩之下,我自己独自去面对过多少个难以启齿的恐怖夜晚?这些我从来都闭口不提,不仅仅是因为羞愧,还有更多的是不想让妈妈伤心。可是妈妈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我失望的看着我妈,止不住的连连摇头,声音里的哽咽我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眼前的景象全都变得模糊起来。

    “妈妈。”我摇着头,失望地看着妈妈说:“要是你早就希望我死了算了,当初我去阴间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的肉身毁掉算了。那这一切就结束了,你就可以过上不被恐惧笼罩的日子了。”

    这种时候了,我也不想再多追究我妈之前说过什么话了,但是我就是不明白既然她曾经那样觉得的话,为什么还要在我去阴间的时候拼死保护我的肉体,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很在乎我的感觉?

    我的话才刚说完,妈妈就在我面前跪了下来,她失声痛哭着对我说:“安眉,你也是妈妈亲生的,我十月怀胎才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哪里是说放下就放下的。哪个孩子不是妈妈的心头肉,要是没了安姚再没了你,你要我在这个世界上怎么苟活?”

    妈妈说的话字字句句都刺痛着我的心,我相信她是真的爱,可是我也是真的累了。既然面对这样的宿命我们一家都逃脱不了,除了死亡,只能咬着牙面对。

    我看着我妈哭得那样难过,缓缓的滑落下来在她面前跪下,抱着妈妈痛哭,“妈妈,都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这一切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安姚”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脸上一直都是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我一想到她此时只能依靠附在别人的身上才能回来,心里就特别的不好受。

    我想着就朝着姐姐的方向挪了过去,抱着“安姚”的脚哭了起来,我的脸噌在姥爷的睡裤上,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眼泪或是鼻涕会不会沾在上面。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怨我恨我的。你怨吧,恨吧。你心里的那些委屈我都能体会,你是我从小到大最亲近的姐姐,你变成如今这样我也很难过。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你。”我哭得气都接不上来,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的。

    “安姚”的身子震动了一下,我抬起头看她,这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满脸泪痕了,她看见我看向她,带着哭腔对我们说:“妈妈,安眉,我也不是怪你们,我只是……”

    “安姚”脸上的妆因为眼泪的缘故已经花了一半,她哽咽了两下才接着说下去:“我是接受不了自己突然就死了,回到家看到你们还好好地生活着,心里不甘,我也不是有意这样说的。”说完“安姚”就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止不住的呜咽起来。

    妈妈走了过来,把“安姚”抱在怀里哭,两个人一起抱头痛哭说:“我的女儿,真是苦了你。可是你怎么能这么看妈妈和你妹妹呢?我们两个是多伤心多难过的时候,你都没有看见。你走了以后,我每次一看到你留下来的东西都会想起你的脸,想起你还活着的模样。你要妈妈怎么接受你突然离开的事实?你说啊,你告诉妈妈啊?”

    妈妈哭得撕心裂肺,好几次都已经站不稳了,可是她还是继续对着“安姚”哽咽地诉说:“你走了之后,一次都不肯到妈妈的梦里,你知道妈妈有多想念你吗?要不是你妹妹把你的东西都收了起来,我根本没办法好好生活,看到你的东西一想起你就哭得不成人样。你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地说妈妈忘了你开始好好生活了呢?”

    “妈妈……我……”她抱着妈妈不知道一个劲地哭着,我们三个就像是失散了好久的亲人相遇一般,久别重逢的欣喜却又抱着即将分开的悲哀。

    三个人一直就这样哭了很久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我看着妈妈和“安姚”都红了的眼眶,心中酸酸甜甜的情绪充斥了整个胸腔,难以抑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