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1章 姥爷生疑

    我听着妈妈嘴里念念有词的叨念,心中的烦闷愈加浓重。转眼去看床上躺着的姥爷,却见姥爷依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我在我妈身边蹲下来,也拿了一张纸钱点燃,盯着那星红的火苗和因为燃烧而弥散开来的阵阵黑色轻烟,燃烧发出的气味在鼻腔间扩散,思绪一点点的飘散了开来。

    这一次安姚回来虽然是在我们的计划之中,但是不小心让她上了姥爷的身子却完全是意料之外。火苗缓慢的将纸钱完全吞噬,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完全没有注意到手指距离火苗不过毫米之距。

    “安姚,快松手啊!”我妈着急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这才恍然回过神来,急忙扔掉了纸钱的最后一个小角片,手指却还是堪堪感受到了灼热的温度。

    我妈看着我魂不守舍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探过身子用干净的那只手在我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

    “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呢?”

    “妈……”我听见妈妈的声音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眼眶微微有些发热。

    还没等我继续说出下文,只见那火盆里突然刮起一阵小旋风,将橙红的火焰高高卷起,肆虐的在盆里乱飞,火星差一点就飞溅到我妈的脸上,我连忙起身把我妈往后拉了一些。

    我们俩离那个火盆站得有些距离,才不过短短三四秒的时间,就看见火盆里的火苗瞬间全都熄灭,不剩一丝火光。

    房间里又重新恢复了平静。我和我妈互相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见了不解的迷茫。

    “眉眉,这是……”我妈嘴唇嗫嚅了几下,发出了个别的音节,话音未落就被一阵咳嗽的声音给打断了。

    “咳咳”。

    我们顺着声音看过去,竟是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姥爷发出了几声轻咳,姥爷的食指微微动了一下,我妈激动的握紧了我的手,下一秒我们惊喜的看到姥爷缓缓睁开了眼睛。

    姥爷动作僵硬的转动了一下脖子,他的神色看上去有些迷茫,直到目光落到我和我妈的身上的时候才艰难的开口:“眉眉?你们在房间里烧什么?一股焦味?”

    我和我妈听见姥爷这样问都是心里一惊,我们俩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姥爷醒过来了的这件事上,完全忘了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烧东西的气味。

    妈妈一秒也不敢停歇,连忙偷偷地将火盆搬出屋外,我走上前动作轻柔的把姥爷扶起来靠在床头,一方面是想要将话题给转移开,另一方面也是发自内心的关心,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姥爷,关切地问他:“姥爷?你没事吧?”

    姥爷眉头皱了一下,似是觉得颇有些疑惑,不解地问我:“我?我能有什么事?我当然没事。”他说着又咳了两下,声音听着还是有些沙哑“倒是你们,这屋子里怎么一阵烧过香纸的味道?你们在干什么呢?”

    放好火盆的妈妈走了进来正好听见了姥爷的话,她一边打开窗子一边对姥爷解释说:“可能外面传进来的味道吧,大晚上的有谁会点香火,爸你这鼻子可太灵了,我和安眉什么味道都没闻到呢,是吧眉眉?”

    我急急忙忙的就应了下来,一丝的犹豫都没有,为了让姥爷相信我们的话,我回答得特别的掷地有声。

    “是吗?”没想到姥爷即使听我和我妈这样解释看起来却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鼻子又耸动了两下,像是想要仔细再闻一闻。

    我看见姥爷这个动作连忙就开口想要吸引姥爷的注意力,把话题岔开,“姥爷,你刚刚进来之后突然就晕倒了,你现在觉得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

    虽然是为了想让姥爷不再纠结气味的问题,但我也确实是很担心添香娘子说的元气大伤的后果,若是姥爷真的因为安姚上了他的身伤了身子,寿命减少,那我岂不是又犯了大错了?

    已经有太多的人因为我而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灾难,我不愿这些人里还要加上一个姥爷。

    “是啊,爸,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我们现在就去医院看看,你现在的年纪禁不起拖啊。”妈妈看上去也很着急,神色紧张的问姥爷。

    “刚刚我晕倒了吗?”姥爷听到我们的问题显然是很迷茫,没有焦点的眼神落在了我和我妈的方向。

    我在姥爷醒过来之前一直还在纠结,若是姥爷醒来还记得安姚上了他的身的事,我和妈妈该如何解释。不过这下好了,既然姥爷忘记了,那就干脆不用解释了,也省的我和我妈还要绞尽脑汁的找理由去骗姥爷。

    “爸,你真的忘记刚刚发生了什么?一点记忆也没有?你进门之后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吗?”妈妈惴惴不安地问着姥爷,小心翼翼的确认着,像是生怕姥爷突然说出什么刚刚关于发生的事情。

    姥爷听完我妈这番话脸上的神情更加的迷茫了。

    “刚刚?我在床上躺着实在是睡不着,这身子板啊,就是硌着那个竹木板。我就起来了,想来睡安姚的床,后来……”姥爷顿了一下,看上去应该是努力在回想,可是结果却好像不大理想,“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不记得了。”

    听姥爷这样说我和我妈顿时就都松了一口气,可是脸上轻松的表情还没来得及舒展开,就听到姥爷又开了口。

    只见姥爷把他的右手张开动了几下,有些奇怪的问我们:“我这手怎么觉得火辣辣的疼?”他又摸了摸他的脸,皱着眉头说:“我这脸怎么也油腻腻的,这嘴唇好像也腻腻的,这是怎么了?你们快帮我看看。”

    我和妈妈这才想起来姥爷的脸上还留着之前安姚画的妆容,我们看着姥爷这一张涂满化妆品的老脸,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还好姥爷的眼睛看不见东西,要不然真的是百口莫辩。

    没有办法,我只好吞吞吐吐地开了口:“姥爷,你刚刚突然昏迷,我给你涂了特效药,既然你醒了,我就帮你擦了吧。不然你也觉得不舒服。”

    好在姥爷看上去像是相信了我的说辞,没有再纠结脸上究竟有什么不同,他双腿移下床,脚踩在地板上,从床头上拿回了他的拐杖握在手中。

    “既然是涂了药,那我就自己去擦干净好了。折腾了这么久,你们也都累了赶紧去睡吧。刚刚躺着安姚的床啊,还是太软了,我的颈椎骨都要弯了,我还是回去在我的竹板床上铺一层被子睡下吧。”姥爷一边摆手一边对我说,说完就靠着拐杖的支撑站了起来,杵着拐杖缓缓走出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姥爷看上去和平日里没有大差别的步伐,这才稍微定下心一点。

    我妈还是不放心让姥爷一个人,急急忙忙的就跟了上去,走在姥爷的身后。

    “爸,我帮你铺床吧,你去洗干净脸上的药水。”说完,妈妈也离开了我的房间,只留着我自己一人在这件空荡荡的房间里。

    这突然就只剩了我一个人我还觉得有那么一些不适应,我在原地傻傻的站了一会儿,才像是突然恢复了意识一般,想着去那个抹布把房间里打扫干净。

    这样想着,我顺势就朝着原来那一滩牛血的位置望过去。

    说来也奇怪,这地上的牛血在安姚走后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刚刚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般。我一直都盯着地面,渐渐的也就懒得再去打扫。

    我抬起手看了一眼表盘,居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之前一直精神紧绷着还没有感觉,现在却觉得我的眼皮都已经耷拉着不肯再强撑了,只是睁着眼睛我都觉得眼睛发酸。

    我敲了敲肩膀,直接瘫倒躺在床上,裹上被子闭上了眼睛,这一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疲倦在松懈下来的这一刻全部涌上,没过一会儿我就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我睡得迷迷糊糊地,恍惚听见好像有人在叫我,挣扎了许久才勉强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一点点的由模糊变得清楚,我这才看清楚叫醒我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安姚。

    我揉了揉眼睛,确信了来者真的是安姚,顿时就更加觉得奇怪了。不过我忍住了心中的疑惑,静静地等她率先开口。

    安姚见我醒了却没有立刻开口,她看上去似乎有些娇羞,扭捏了许久才终于开了口。

    “安眉,你的那个……对你好吗?”安姚站在我面前小小声地问我,问完以后双颊仿佛飞过了一抹红晕。

    那个?哪个?白千赤?

    安姚生前最讨厌提起的就是我和白千赤两个的事,每次晚上白千赤找过我之后她都会用一种极其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是一个多么肮脏的人,怎么如今开始问我和他的事了?

    “你是说白千赤吗?他对我还是挺好的。”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心都虚了,或许我就是普天下第一个嫁出去第二天就再也没见过自己丈夫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