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2章 配冥婚

    虽然当时是我一心想要回到人间来的,可是我总想着他白千赤一定会像以前一样赖着我,生活肯定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没想到他一消失就一个多月,我连他的音讯都没有,阴阳两隔的我们比异地恋还要痛苦。这样的我和他能算是新婚夫妻吗?我竟然还敢说他对我挺好的,真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下。

    安姚听我这么说,更加娇羞的笑了笑,轻柔的又开了口:“既然他对你好,那就好好过吧。以前是我想不通,总是觉得人鬼殊途。现在想想,人死了都是要变成鬼的,虽说做人很自在,其实做鬼也没有我之前想得那么可怕。”

    安姚的这番话简直就在我的意料之外,以前她还活着的时候,因为我和贵夫的关系她经常对我出言不善。现如今她离开了人世间,没想到竟然转变了长久以来的想法,实属惊奇。

    “姐姐,”我抓住了她冰冷的手,“你不用说这些话安慰我的,要是你还是怨我,那就埋怨吧。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大部分都是我的错,我之前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给大家带来了这么多的痛苦和伤害,但我心里都清楚,即使这一切并不是我愿意的,也是我间接造成的。”

    我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向安姚忏悔,希望她可以真正的原谅我。我说完以后很久安姚都没有再出声,我不安的抬起头,这才看见了她脸上宠溺的神情。

    安姚用手敲了一下我的脑袋,“噗呲”笑了一声,“我的傻妹妹,怎么突然就长大了呢。说不怪你,其实也是不可能的。但你怎么也是我的亲妹妹,亲人之间不会有隔夜仇的,即使我已经成了鬼,你也还是我的妹妹。而且,怪你又有什么用呢?只要你能好好地生活下去,代替我照顾好妈妈,这样我就没什么遗憾的了。况且我可还等你和妈妈给我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呢。”

    我见安姚提到“如意郎君”时脸上又流露出了之前的娇羞,顿时就感觉自己捕捉到了什么。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姐姐,你不会到我梦里来,就是为了和我说找一个如意郎君的事吧?”我其实更多是以打趣的心理对她说,却没想到安姚登时就急了。

    “当然不是,我主要是来关心一下你和妹夫的感情生活,顺便提一下,我的要求。”安姚现在坏笑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对爸爸说要礼物的样子。我还记得当时安姚说她不挑剔,只要一个洋娃娃,后来我看见她悄悄地对爸爸说要穿着婚纱的金色长发的那一个,别的不行。那个时候她的表情就和现在是一样一样的。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安姚脸上狡黠的表情,半是好笑半是无奈。

    “你不是说平平凡凡就好,怎么现在又有要求了呢?”我故作嫌弃地看着安姚,其实我只是想逗逗她,果不其然安姚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你以为是上街买菜,看到哪一摊,就在哪一摊买啊?再说了,就算买白菜还要挑挑捡捡呢。”安姚嘟着嘴对我说:“你别说话了,安静听我说。我要找一个有内涵的,最好身高要有一七五,脸上可不能有疤痕啊,最好连痘痘都没有……”安姚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的细数着她的要求,听得我头都大了。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直接打断了她,“姐,照你这样的要求,活人也没几个啊!”

    安姚听我这么说就不高兴了,用她渗血的双眼盯着我,“你到底帮不帮我?”

    “我……”

    我还没来得及和安姚说完话,闹铃就把我从睡梦中拖了出来。

    睁开眼的那一刻,我盯着空空的天花板,突然松了一口气。面对喜怒无常的安姚,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躺在床上细细回想着刚才安姚和我说的内容,只觉得隐隐有些头大,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我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算了,还是找个时间和妈妈好好说说关于安姚冥婚的事情,绝对不能马虎了,要不然按安姚的个性,非得夜夜让我不得安宁。

    这样下了决心,我干脆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去学校的路上,我看着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纷杂的树叶洒落到地面上,一个个圆小的光斑看上去可爱异常,连带着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生活好像就此踏上了正轨,我看着湛蓝的天空这样想着。

    却不想,这些只是暂时的平。

    课堂上,我正在和一道数学题殊死搏斗着,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寻求解题方法当中,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教室里很安静,除了笔尖在纸张上划过发出的声响再没有其他,每一个同学都埋头苦干,为即将到来的高考而做最后的冲刺努力。

    突然,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我前面的窗户玻璃破了,玻璃碎片正好打在了前面同学的脸上,从我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玻璃渣子都刺了进去,嫩白的脸上渗出了鲜红的血珠。

    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平时很爱美的女生,平时就喜欢鼓捣她那张脸,有时候上上课都会拿镜子出来给自己补妆。因为这个我们都不叫她原本的名字何超梅,改叫她何超美。

    我只听见超美一声尖叫,然后就叫了起来,回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碎玻璃密密麻麻地都刺在她的脸上,鲜血已经遍布整张脸。此刻的超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脸上长满刺的怪人。

    超美的模样可怕的吓人,同学们全都惊慌的看着她,她的同桌早就跑到了一边的角落里躲了起来。何超美因为疼痛而不停的胡乱挥舞手臂,差一点就要打到我的身上。

    老师看到超美这个样子慌乱地将她带去医院,叮嘱我们不要靠近那个座位,连带着把我也带走了。

    一路上超美都发出了难以压抑的痛苦的呻.吟,我根本就不敢再去看她的脸,听到声音只觉得心里不适。

    直到超美被送进急症室里治疗我紧绷的身子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我刚想找个位子坐下来等她老师就走了过来到我的身边,把我带到一边悄悄地问我:“你坐在何超梅的后面,有没有看到玻璃怎么破的?是不是她自己弄破的?”

    或许是我多心了,我总觉得老师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我什么,似乎是想要从我嘴里听到是超美自己把玻璃打坏的,这一件事就是她自己造成的意外。

    不过也难怪老师会这么做,这几个月以来,我们班上的学生频频出事,校园里和家长之间都传疯了,说是我同桌死得太冤枉所以在这间教室里阴魂不散,作祟害人。

    我心里当然清楚不可能是同桌,可是这一切却分明不像是偶然,倒更像是居心叵测的恶意为之。我惴惴不安的想着,难道是那个千年女尸又回来了?

    我心里虽然是忐忑不安,但还是不能过分地在老师面前表现出来,看着老师焦急的眼神,心里也跟着着急起来。我稍微回想了一下才开口对老师说:“我当时在写数学题,什么都没有看见。”

    话才刚说完,超美的父母就冲了进来,对着我说:“你就是之前害得班长李文死了的那个女孩?这一次是不是你害了我女儿?”

    老师见超美父母激动的状态连忙把我护在身后,对她父母说:“何先生、何太太是吧?你们好,我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安眉同学只是作为代理班委跟着我过来而已,正好她就坐在你们孩子的后面,到时候关于这一件事的经过还是要参考她的证词的。”

    虽然有老师替我说话,但是超美的父母却明显不相信他的话,依旧恶狠狠的看着我。

    “好,既然这样,那就报警,我不相信我的孩子上课上得好好的就会受伤。”何太太说完就要拿出手机。

    班主任看见她准备报警立刻就急了,直接拦下了她的动作,有些慌乱的对她说:“何太太,我们校方已经报警了,现在警察正在学校调查取证。请问你们两个谁和我们一起走一趟学校?”

    听老师这样说超美的妈妈也就停了动作,把手机放回了包里。听到老师说要和我们一起回学校,他们走开到一边稍微商量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告诉了我们结果。

    超美的爸爸说要和我们一起回学校,我们三个人直接坐上车子返回学校,很快我们就到了学校,回到学校的时候我们才被告知警察已经初步调查过现场了。

    我和几个坐在超美附近的同学都被一个个叫去谈话。来调查的警察一看到我就和我打招呼说怎么又是我,其实我也很无奈,身边的人一直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而且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件事并不简单。

    问完所有人的话之后,我们一起坐在学校监控室看着事情发生时的录像。我当时明明记得看到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冲了进来,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警察查看了好几遍监控也没看到任何有怪异的地方,匆匆就下了是因为天气太热而导致的玻璃破碎的结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