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3章 护好阴胎

    我虽然不太相信警察说的这个结论,可是通过监控录像确实是什么都看不出来,我再多说一些话反倒会让他们觉得一切都是由我而起,虽然事实上可能真的是这样。

    放学的时候,我偷偷地到了医院里去,到超美的病房前透过玻璃悄悄地看着她。超美就和失了魂一样一言不发,要是有人和她说话,她就会幽幽地问一句:“我美吗?”

    我看着超美这样实在是觉得心有不忍,前一天还好好的一个姑娘,现在却变成了这幅样子,实在是人生无常。

    我不忍再继续看下去,转身就准备要走。就在我转身刚准备要走的时候,忽然,一股阴风吹起笼罩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医院的灯突然就全部都灭了。接着以飞快的速度又全部再亮起。

    就好像之前的黑暗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诧异的看着来往的人,心里有些惶惶。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周围的医生护士还有病人和家属看上去都没有一丝惊慌的样子,他们还是在做着手上的事情,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正觉得奇怪呢,突然就看到一个护士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我眼见着站在原地就要迎面就要撞上她,正准备要躲开,没想到那护士就直直地穿过了我的身子。

    我就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害怕而又不知所措。在他们的眼里我似乎是不存在一样,无论我站在谁的面前,都没有人答理我,我就像是死了一样。

    此刻,我就是一个活人看不见的鬼。

    不不不,我一定还没有死,若是死了,黑白无常们应该早就来接我了,而且白千赤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让我死去的。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努力地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当时我站在超美的病房门口,准备要走,然后灯灭了。对了!那时我隐约间听到了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这只是给你的见面礼。”

    这时,我耳边又想起了那个轻飘飘的声音,“不用害怕,你很快就会感受不到痛苦了。”它的声音就像是千年的寒冰一般让我觉得汗毛全起,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鬼?难道又是为了我肚子里的阴胎而来的?

    我害怕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在心里默默地对腹中的孩子说:“不要害怕,无论这次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鬼怪,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你是我和白千赤的孩子,就算白千赤不在,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突然,那团黑影就向我袭来,这时我才看清楚它真正的容貌,它脸上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副烂泥的模样,好像是被很严重的烈火烧伤过。

    它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提到半空中,“放弃挣扎吧,他们都看不到你。”它把我提到一个护士的面前,那个护士看都不看我就从我的身边穿过,“你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忘了,就像我一样。不过这种悲伤太过痛苦了,你还小我不愿意让你承受,所以你很快就会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纷纷扰扰了。”

    “你骗人,这都是你的障眼法,我怎么可能会被世人遗忘,我还有爱我的家人朋友。”我冲着它大喊,双手一直不停地挣扎着想要挣脱它的束缚。

    我不知道它想要做什么,莫名其妙地就伤害超美,莫名其妙地就把我抓起来。

    它把我拉到离它的脸不过十厘米的地方,突然睁开了那眼睛,黑色的瞳孔里照映眼前的一切唯独没有我。

    怎么可能?难道我不是真实存在的吗?就算变成了鬼,在鬼的瞳孔里我也不会一无所有才对,再怎么也会有灵魂的模样。

    它看到我惊慌的样子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你看到了,你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你了。”

    我分明是活着的一个人,难道我腹中的孩儿还会骗我不成?我将手放在小腹前试图感受到腹中阴胎的胎动。

    没有!一点感觉也没有!

    平时只要我的手放在腹中就能感受到它和我的呼应,可是现在它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害怕地看着眼前这一团黑影,眼角的泪水已经绷不住了,难道我真的已经死了?

    不可能,我不相信。这么多劫难我都挺过来了,怎么可能莫名奇妙栽在了这里。

    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呼唤声,“千岁小娘娘,千岁小娘娘......”

    是黑无常的声音,他们来救我了!

    抓住我的黑影也听到了黑无常的的声音,抓住我脖子的手突然一紧,我的脖子立刻被巨大的力量包裹住,气管急速地收缩。我只觉得所有的血液都涌上了天灵穴,眼睛已经被体内的血液逼得不得不睁大,四肢的血液全都逆流回心脏,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

    “想救你,没那么容易。”只见那团黑影大手一挥,手掌上立刻凝固了一团黑色的火焰,直直想要向我打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金光闪现,一把银色的长剑就直直刺入那团黑影的腹中,那黑影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刺入它腹中的长剑立即拔出迅速又是一剑直刺它的脑门。

    只看见那黑影被剑刺破的伤处一点点涣散化成点点黑灰,散落了一地。

    我还没看真切那个拿剑的人是谁,眼前的事物就逐渐崩塌,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

    再睁开眼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你醒了?”一个小护士看我醒来,立刻把我从床上扶起靠在床头,“你怎么会晕倒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呢?”

    太平间?我明明一直在超美的病房前,怎么会?我还疑惑地想要开口问那个小护士的时候,就看到黑无常他们三个站在病房的一边等着我。

    想必刚刚是他们三个救了我。

    我随便说了一个理由先打发了那个小护士,就偷偷溜走了。这件事解释起来太麻烦,更何况我自己也不清楚前因后果,更是无从说起。

    溜出病房之后,我把黑无常他们三个带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

    “刚刚是你们救了我吗?”刚刚那人出手剑法极快,平时我也见过白无常的剑法,似乎是没有那么快的动作。

    “回千岁小娘娘,我们叫你的时候,你的身体就已经被两股力量包围着了,我们没办法靠近。”白无常思索了一下,继续说:“小的猜测,其中一股力量应该是小娘娘你腹中胎儿的,不过这一切都只是猜测罢了。”

    是我的孩子救了我吗?我轻轻地抚摸着小腹,腹中的胎儿又恢复了均匀的呼吸起伏。不管是不是他救了我,只要现在我没事就好,只是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的鬼想要夺了我的命?阴人也是。难道我腹中怀着的孩子真的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的能力?

    “那你们知道这一次又是谁想要害我?”我看着黑无常他们三个问。

    黑无常晃了晃他的长舌头说:“我知道那个黑影,它就是人类的怨气汇成的恶灵。嫉妒、恨意、还有贪欲等等......它就是靠着吸取人类的这些邪念修炼的。这一次之所以盯上千岁小娘娘,估计是受不了人类的邪念引发的身体溃烂,想要得到娘娘的阴胎修炼成形吧。那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潜入人类的梦中,操控人类的意识,现在灰飞烟灭了,也是它咎由自取。”

    听他们这么说,虽然心里也还是有很多疑惑,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奇怪的事情那么多,我早就学会了平静看待,也就不再多问关于那个黑影的事。接着,我又和他们三个扯了几句,看天色已经晚了就匆匆回家去了。

    晚饭后,妈妈趁着姥爷在客厅听新闻的空隙,将我拉到了厨房里,悄悄地问我:“你姐姐这个冥婚的事情,是要怎么办?”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差点把安姚的终生大事忘记了。她昨夜千叮咛万嘱咐说她要这样那样的人,我一眨眼就忘记了,还是把要求定高一点和妈妈说,这样安姚不至于会夜夜找我麻烦。

    “妈妈,你说我姐姐容貌算是好看的,才学也是我们这一片数一数二的女孩,她平时读的书也多,在大学里也一定见过很多优秀的男孩子,所以我们这次给她配阴婚一定不能马虎,一定要找一个相貌品行都是优秀的才行。要不然姐姐她也看不上眼啊。”

    妈妈听我这么说先是点了点头,没一会儿脸就耷拉了下来,“你说这样的男的去哪里找?若是你姐姐还活着,还好说,怎么也有一两个是能入了她眼的好男人。可是她现在......”妈妈说着,眼眶就湿润了,“都是我不好,要是当初走的是我,不是你姐姐,那她就不会一个人在阴间这么寂寞了。我至少还有你爸爸陪我,而且年纪也大了,死了也没什么。你姐姐她......”妈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说:“她才二十出头,怎么就......怎么就被阴人害了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