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4章 安姚的冥婚对象

    我妈用双手捂住脸,后悔莫及的失声痛哭起来,她的眼泪是那样的晶莹剔透,滑过脸颊滴落下来。见我妈如此,我忍不住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即使现在再怎样后悔,安姚也是回不来了。

    我上前用手轻轻地擦拭掉妈妈脸上的泪痕,站在她的面前直视她的眼睛,我清楚的在我妈的瞳孔里看见了我的身影。

    “妈妈,你就不要再因为姐姐早逝这件事太过被痛了,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给姐姐配阴婚,毕竟这是姐姐的最后心愿,我们可一定要帮她好好找一个如意郎君才是。”

    妈妈听我这样说果然不再哭了,她将散落下来的头发重新撩到耳后,泛着微红的眼睛盯着我,双眸中还有点点水光。妈妈的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抚过,目光变得温柔而又慈爱。

    “我是你们两个的妈妈,知子莫若母,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们两个。你姐姐安姚她啊,从小就心高气傲,能拿到第一她是绝对不会去拿第二的,她总是想要得到最好的东西。如今虽说她想要交男朋友,配阴婚,可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我们说答应就答应她,可是她眼光那么挑剔,我真的不知道要给她找一个怎么样的才能让她满意。”

    我妈说的话确实是事实,单从昨晚安姚对我说的那些条件就已经排除了不少人了。可即便如此,这件事依旧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我的心里很清楚,自己此刻能够做的恐怕就和我妈一起仔细的为姐姐好好挑选了。

    “不管怎么说,姐姐的阴婚还是要配的,我们昨晚都已经答应了姐姐,这件事我看还是宜早不宜迟,不然以后多的是麻烦。你想就姐姐生前那个折腾样,如今成了鬼,不还得加倍地折腾。”

    一边说着脑海里不禁又浮现了安姚昨晚的模样,一想到她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来不断的找我我就隐隐觉得有些头疼,抬手在太阳穴上轻轻按压了几下。

    “对,你说的对。这件事我们还是尽早去给你姐姐办了,明天一早我就去殡仪馆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水龙头,把脏的碗筷全部放在水池里,倒了些洗涤剂进去。

    大团大团的泡沫在水流的冲刷下鼓了起来,我在一旁帮我妈把洗干净的碗筷摆放好,至于安姚的事情暂时也就只能这样定下来,其他的事宜还要等我妈明天去了殡仪馆看看情况再说。我看着洁白的瓷碗心里这样想着。

    洗完碗我就被妈妈赶回房间写作业了,虽然回城以后断断续续的发生了不少奇怪的事情,但是我妈却从来不允许我对学习放松一点。

    临近高考,繁重的复习压力一直沉重的压在我的心头。我在书桌前坐下,从包里拿出了一沓试卷,从里面挑出了一张数学试卷,摊开放在面前。

    我拿起笔想要集中精神写题目,但是脑子里却总是浮现安姚的模样,她的一颦一笑像是电影画面一般的在我的脑中闪过,让我根本就静不下心来,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书桌上放着我和安姚两人的照片,照片里我们两个人笑的都是那样的开心,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我呆呆的趴在桌子上盯着那张照片看,眼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打起了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意识在睡梦中无尽的沉沦,恍惚中我似乎又回到了白旗镇,老宅的一切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摆设,我抬头正好看见了我爸,他看向我露出了宠爱的笑容。

    “眉眉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姐姐在镇子外面玩呢,你快去找她吧。”爸爸对我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进了里屋,我看着那宽厚的背影还是止不住的有些鼻酸。

    爸爸,这一生你一定一定要幸福。我望着消失在我视线里的背影在心里默默说着。

    走在白旗镇的石板路上,路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人,但是偶尔能从路过的人家里听到一阵欢声笑语,夕阳的余光浅薄的洒在我的衣襟上,不远处落日仍恋恋不舍的挂在天边,迟迟不愿落下山去。

    虽然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梦境,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平静,这种感觉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走到白旗镇外面的那一片芦苇丛外,我果然隐约看见了一个人影躺在里面,走过去一看,不是安姚又是谁?

    安姚的头枕在双臂之后,她身上依旧穿的是她最喜欢的那条花裙子,眼睛微闭,嘴角轻微的上扬,看上去心情愉悦。

    这样一幅美景配美人的场景我不忍出声去打扰,更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体验是我在梦境之外再也体会不到的了。我也在安姚的身边躺下,她显然也察觉到了我的到来,但是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一直等到太阳落山才起了身。

    我们看着彼此身上沾的到处都是的柳絮,一齐笑出了声,彼此相视一笑手牵手回了家。

    梦境就到这里戛然而止,可能是因为这个梦实在是太美了,导致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左心房的位置空落落的。

    这一天我整个身心都投在了那个美丽的梦中缥缈的感觉中,一整天在学校里都过得飘飘乎乎的,只想快点回家问问妈妈阴婚的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我几乎是立刻就冲出了学校往家里赶。好在我还记得要瞒着姥爷,一回到家我直接就跑到厨房里,凑到我妈的身边悄悄地问她:“妈妈,你今天去殡仪馆有什么收获吗?”

    妈妈放了一把青菜在锅里,一边翻腾一边对我说:“别说了,我今天啊,在殡仪馆连一个三十岁以下死的都没看到,全都是一些老人家。你说这世道已经这么好了,医疗水平什么的也都上去了,除了那些年纪大了的,还有多少人会早早死去,可怜我的安姚啊,这么年轻就……”

    眼看着妈妈又要陷入到伤感当中,我着急的直接打断了她问:“那怎么办?”

    其实我心里明白这种男女婚配的事情原是急不得的,可是姐姐她如今已经死了,还因为婚配的事情拖着在人间不肯离去,以后去了地府怕是要吃苦头。我一回想起在阴间看到的那些千奇百怪的刑罚,心里就替姐姐捏了一把汗。

    但是为了不让妈妈更加担心,我是绝对不会将这些告诉妈妈的。我妈手中的动作未停,锅铲在锅里不断的翻炒,阵阵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

    “没办法,我只能再去几次殡仪馆等着,总会有合适安姚的男孩子的。”妈妈说着就把一锅青菜盛了出来递给我,“端出去吧,和姥爷说准备开饭。”

    我赶忙去把菜放到了餐桌上,把书包送回了房间才继续出来帮我妈端菜,没一会儿桌上就摆了不少诱人的菜肴。

    我将正在听新闻的姥爷搀扶到餐桌旁坐下,正好我妈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家人全都坐下来开始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姥爷吃着吃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搁下筷子停了下来,脸转向了我妈的方向对她说:“你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做什么去了?我在家等你好久,你都不回来,本来还想着让你带我去找一下安姚。”

    姥爷的话一出口,我和妈妈都愣住了,我刚夹到嘴边的菜不知到是吃好还是放下好,就这么停在了嘴前。

    我妈脸上的肌肉僵住了,好在姥爷看不见她脸上不自在的神色,我妈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干笑着开口向姥爷解释。

    “爸,我是去别人家做帮工呢。再说了,安姚最近很忙,没空见我们两个,你还是在家好好养着吧。之前安眉她姨娘还打电话问你的情况有没有好转,估摸着是想你了。”妈妈把一块肉夹给姥爷,自然的将话题给转移开了说:“爸,你多吃点。要是你来我这越发瘦了,那老家的哥哥妹妹不得骂死我。”

    姥爷听妈妈这么说,倒也没有继续多问下去。我一直默不作声的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好在之后姥爷没有说什么,一顿饭平静的吃完了。

    这之后的几天里,生活好像重归了平静的步调,终于又步入了正轨,只是妈妈每天都会像例行公事一般去殡仪馆找有没有合适的人选给安姚配阴婚,只可惜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时间从看不见的角落里悄悄溜走,这般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天。

    这天,我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快走到楼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我很熟悉的身影,我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那个身影是我妈。

    妈妈正在楼下花园里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哭泣,接连不断的啜泣声从角落里传了出来,听上去就像是猫爪轻轻地在心尖上挠过,我见这个情景觉着不对,连忙就走了上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