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5章 去殡仪馆

    “妈,你在这哭什么?怎么还不回家去。”我走到了我妈身边她都没有察觉,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一边递给了妈妈一边问道。

    妈妈抬起头看见我,眼眶发红满脸泪痕,也不知道在这哭了有多久了才会哭成这般模样。

    “这么多天了,我都没有给你姐姐找到一个好人家。之前信誓旦旦对你姐姐说只要是她的心愿我就一定会帮她实现,可是现在呢?都是我这么做妈妈的太没用了,之前保护不了她,如今她死了,想要在阴间找一个伴这么简单的心愿我都帮不了她。你说我这个妈妈做得那么失败,以后若是死了,九泉之下怎么有脸去见她?若是哪一天她又回来问我配阴婚的事,我该怎么回答她才好。”

    妈妈伤心欲绝的说着,我看她哭得那么难过心里也难受极了。其实这根本就和我妈无关,我太清楚这件事有多困难,先不说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就算真的好运让我们遇到了一个和安姚年纪相仿早早过世的男孩子,人家家里会接受冥婚这样的事情吗?

    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冥婚这种事情在现代人看来都是封建迷信,要是对方家里不答应,我们也是白忙活。

    我坐到了妈妈的身边,握着妈妈的双手,轻声说:“妈妈,你先别哭了。找不到合适的人也不是你想的,再说了,你心里也是着急姐姐的事的,并不是撒手不管。我想妈妈你做的这些事,姐姐都会看在眼里的,她是绝对不会怪你的。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姻缘这种事,无论是人还是鬼神,都有天注定。要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那就表示还有别的在后面等着,姐姐生前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人也善良,上天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妈妈听我这么说,渐渐止住了眼泪,“对,你姐姐这么好的孩子,就这样被害死了,上天不会对她这么不公平的,一定会让她找到一个好人在阴间做伴的。”妈妈说着脸又耷拉了下来,“可是这个好人家要等多久才能出现,要是你姐姐还活着也就罢了,如今你姐姐已经……”

    “妈,你就听我一句劝好不好,姐姐的婚事不是我们急就急得来的。要是我们为了给姐姐找个伴急匆匆地就给她办了,对姐姐也不好不是吗?”我顿了一下,继续对妈妈说:“妈,难道经历了这么多事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命数的,姐姐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该什么时候出现就会什么时候出现。就像我和白千赤一样,之前我一直躲避他,抗拒他,可是如今我不也是嫁给他成为了他的妻子吗?要是妈妈你实在是着急,那就等我双休日放假的时候再陪你去殡仪馆看看,好不好?这些日子,你就先放下安姚的事,好好工作吧。”

    我妈擦掉眼泪朝我点了点头,我牵起她的手向着家的方向走过去,但是心里却是乱糟糟的,总也说不清究竟是个什么情绪。

    时间一晃眼就过去,很快就到了星期六那天。

    或许是因为怀孕的原因我最近变得特别嗜睡,往常的周末我都是不到中午绝对不会出房门的,往往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中午,为了这个我妈不记得说了我多少次,但是之后我还是依然如故。

    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妈妈说好了要到殡仪馆去,我早早的就醒了过来,转脸一看床头的闹钟,竟然才七点。

    走出房门的时候刚好遇见姥爷在客厅听着音乐做早操,姥爷听见我房门开的声音惊讶了一把,打趣地对我说:“眉眉,今天是什么了不得的日子,竟然周六了你也不睡懒觉。”

    我听姥爷这样说立刻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讪讪的笑了笑对姥爷说:“哪里是什么了不得的日子,就是有些事要做才早起的。”这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生怕姥爷会问我是要去做什么事,我当然不能告诉姥爷我要和妈妈去殡仪馆找给安姚配阴婚的人,若是姥爷问起来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只能尴尬地站在一边,企盼姥爷没有注意我刚才说的话。

    还好妈妈这时候走了出来,适时的将我从眼下的困境之中解救了出来:“爸,今天是我一个老同学女儿结婚,她请了我去。当年我们家两个孩子都办了满月酒,人家给了两份份子钱,这次既然人家叫了我也不好不去。正好安眉也放假,我就带安眉去吃一顿好的。本来我是想连着你也带去,大不了多给一份礼钱,只是这路途有那么点遥远,我怕你吃不消。要是你一个人在家不行那我还是让安眉在家陪你。”

    我悄悄的朝我妈竖了个大拇指,为她的机智点赞。

    姥爷听我妈这样说豪气的笑了两声,爽朗的说:“哎,我以为什么事呢。没事,你带着安眉去凑凑热闹沾沾喜气,她今年要高考了,是应该多去喜庆的地方走走,到时候才能考个好成绩嘛。”

    妈妈胡乱的应了下来,见这个话题被成功的跳了过去,才喊我们一起去吃早饭。

    我和妈妈吃过早饭立刻就往殡仪馆赶去。算上前两次误打误撞,我已经是第三次从这条路过了,从来没有去过殡仪馆的我心里突然有那么点忐忑不安,之前在医院都撞上了那么多的鬼,这下到殡仪馆还了得。眼看的士司机就要开到之前和高莹来的时候的士车抛锚的地方,我背后不停地冒出冷汗,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害怕地抓住了妈妈的手。

    “眉眉,你怎么了?怎么手心出了这么多的汗?”妈妈又摸了摸我的头,惊讶地说:“你怎么头烫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发烧了?”

    我只觉得这一路昏昏沉沉的,倒也没有别的不舒服的感觉,听妈妈这么说之后才觉得身子忽冷忽热的,很是难受。眼前的景象好像都变得模糊起来,整个脑袋都发沉,什么都看不清。

    这时,的士车司机突然回头对我们说:“前面就有一个诊所,要不要先停下去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这个司机说的话有些奇怪。我已经来过这里好几次了,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什么诊所。

    司机大概是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用手向外指了一下,我探出头看前面他指的方向,果然有一个小洋房坐落在小树林里,上面就写着“诊所”两个大字,墙体都是白色的楼房和这里大多数的红砖青瓦房混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我还想再拒绝结果妈妈就已经同意了的士司机的提议,让他先开到那个诊所去,我见我妈一脸担忧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默默在心里祈祷只是我自己多心。

    直到靠近了那个诊所我们才发现,这栋楼根本就和那些红砖房不是连在一起的,它就这么孤独地在这一边,一副与世隔绝的模样。

    “到了。”司机面无表情的转过脸对我们说,我妈将零钱递给她就带着我下了车。

    我被妈妈半搂着走进那个诊所里,刚一走进去我就被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弄得警觉了起来。

    这一个乡野诊所,就算没有消毒药水的味道,也不应该是充满了血腥味,这里一定有古怪!

    一楼原本应该是看诊的地方,但是却空无一人,处方室里面放着一个一米八的人体穴位模型,模型的脑袋上有一双乌黑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正直勾勾地看着进来的每一个人。

    “有人吗?医生?护士?我们是来看病的。”妈妈见我们进来了这么久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站在一楼诊室的位置大声叫了起来。

    没有回应,房子里除了妈妈发出声音的回声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这里是不是没有人啊,妈妈?”我抓着妈妈的手警觉地观察这房子里的一切。诊所里的空调还开着,问诊的桌子上摆着的杯子里还冒着热气,旁边的鱼缸里还有漂浮着的鱼食,明显就是刚刚才放下去的,这里应该不久之前还有人呆着的痕迹,可是为什么没人回应我们的叫喊呢?

    这一切都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

    “要是没人,这荒郊野外的,这诊所会那么干净大门开着?估计是医生上楼去了。”妈妈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柔声地说:“眉眉,你的额头越来越烫了没事吧?你在这里坐着,我去楼上看看医生在不在。”

    “嗯。”我就坐在候诊室等着,妈妈自己走上了楼。坐着坐着,觉得手脚越来越冷,这时才发现这里的空调竟然开到了16℃这么低,刚从烈日暴晒的外面进来也就觉得这里挺凉爽的,也就没有多想。不过一个乡村诊所又没什么人来,把温度调的这么低是为什么?

    血腥味、还有故意调低的温度?这两个条件加在一起,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