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6章 出现合适的人选

    难道?我的脑海里闪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正在努力捕捉住刚才一闪而过的想法,突然,楼上传来了一声尖叫声,尖利而又急促,是妈妈的声音。

    “妈妈!”我顾不得那么多害怕,一个劲地往楼上跑,二楼和三楼都是空荡荡的毛坯房,电线就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边,和楼下装修精致的诊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跑上了四楼,刚一走上去就看见妈妈倒在四楼的楼梯口上。

    可是在我的眼前,还有一幅更加骇人的景象。

    眼前的景象,若不是我平时见到的鬼怪多的话,估计也会吓得晕过去。一具穿着白大褂的白骨拿着手术刀对着手术台上躺着的一具尸体,周围还站着几个穿着护士服的白骨,他们的样子就像是正在给那个躺着的尸体做着手术。

    奇怪的就是那些医生护士全都已经变成了白骨,只有躺在手术台上的那具尸体还保留着肉身的样子,散发出一阵阵恶臭。

    手术台下面的血迹已经结块发黑,但那具尸体肚子中间还不停地渗出血来,发出浓烈的血腥味。

    难道那具尸体是被那些“医生”和“护士”弄死的?那我和妈妈岂不是也有危险了?

    我正在想着怎么和我妈逃出去,忽然,我眼角的余光看见那个“医生”缓缓地动了,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存在,头颅转向我用它空洞的眼眶对着我,我猛一对上那双黑黑的眼眶,害怕地向后缩了一步。

    只见他缓缓迈开步子,骨骼和骨骼之间发出“咔吱咔吱”的摩擦声。他手上拿着的手术刀明晃晃地闪着我的双眼,我一边往后退一边想着逃离的方法。

    妈妈还在楼梯口那里,不行,这样下去妈妈会有危险。我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冲到了妈妈的身边,一把把妈妈背了起来。

    就在我起身的瞬间,“医生”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的头颅就在我的面前,对我露出诡异的微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医生”忽然张开了他的嘴,瞬间一股腐烂的气息就朝我涌了过来,更可怕的是,在这股难闻的气味之外,竟然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地爬出无数条白色的虫子。

    我拼命抑制住胃里的不适,转身就想带着我妈逃走,可是还没来得及挪动脚步,就被拦住了。

    忽然,在他身后的那些护士全都转过身来,对我发出“咯咯咯”的微笑,无影灯就在这时熄灭了,躺在手术台上的那具尸体突然坐了起来,肚子里的肠子和血哗啦啦地往外流,他就自己拿着一根针一边笑着一边给自己把肚子上的口子缝起来。

    这一切简直就像是科幻电影了加了特效才可能发生的事情,纷杂的气味让我越发的头晕起来,眼看就要站不住脚。

    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胸口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想要大口呼吸又被这里的腐臭味呛得不行,胃里的东西一直在翻滚想要一涌而出。那个“医生”就离我不到一米,眼看着他手上的柳叶刀就要向我伸来,我颤抖的腿一时没有站稳整个人连带着妈妈一起向后倾倒。

    忽然一条红缎带裹住了我和妈妈,将我们俩好好地放在了地面上。添香娘子不知何时就站在我的身后,一看是我立刻不耐烦地说:“怎么哪都有你,一边呆着去。”我不敢反驳,乖乖的带着我妈躲到了一旁。

    只见红光一闪,那条缎带直直地打向“医生”,原本站在医生身后的那些护士见状和发了风似地撕扯着那条缎带,这时空中莫名地多出了一股火光不偏不倚地落在“医生”身上,熊熊的烈火在他身上燃起,发出“嘶嘶”的爆裂声。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只见火势越演越烈,那些“护士”随着那“医生”的白骨渐渐消逝而化作一缕青烟,直至最后“医生”化作了一黑灰洒在地面之上。

    “医生”灰飞烟灭之后那具坐在手术台上的尸体站了起来,肠子耷拉带血带肉地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朝着添香娘子鞠了一躬就化作白色的光辉消散而去。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等我真的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回归平静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没有从刚刚发生的事里缓过来添香娘子就冷着脸问我。

    “我去殡仪馆给姐姐找冥婚的人选,然后有点发烧,就进来了。”我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妈妈,问添香娘子:“我妈妈她怎么了?”

    添香娘子冷冷地说:“她只是晕了过去,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相识一场,提醒你以后不要什么地方都随便进去。你也不看看这荒郊野外人都没几个,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诊所。这里以前是打着诊所的名义,地下进行器.官交易的地方,那几个医生护士就是之前倒卖器.官的人,不知怎么就死了,莫名其妙变成了恶鬼,每一个误打误撞进来的人都会被折磨致死不得超生。”

    我听着添香娘子的解释忍不住心里一阵恶寒,一想到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就觉得恶心的想吐。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好遇到了添香娘子你,要不然我和妈妈都要命丧此处。”我其实这几天就想起要去找添香娘子,若是以后遇到了合适的冥婚人选,怎么也要找一个人来主持这场冥婚,想来想去,小叔是不可能的,他虽说懂得这些事,但是十分忌讳,还是得找添香娘子。

    “我只是收钱办事罢了,遇到你只是巧合。”说着,添香娘子顿了一下,掐指一算对我说:“你不是要给你姐姐找冥婚人选吗?现在去说不定能遇到。”

    “真的?”躺在一边的妈妈不知道何时醒了过来,刚好听到了添香娘子的这句话,双眼发亮地看着她。

    我连忙将妈妈扶了起来,关心地问:“妈妈,你没事吧?”

    妈妈疑惑地看着我说:“我会有什么事?刚刚我不是上楼找医生吗?然后,好像……”她皱了一下眉头眼睛微闭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摸了一下头,“我怎么记不起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是?”

    “不记得也罢,你们母女快去殡仪馆吧。”添香娘子站在一边面目表情地对我们说。

    “这位是?”妈妈看了一眼面前的添香娘子,疑惑地看着我问道,我这才想起来这还是我妈第一次看到添香娘子。

    “妈妈,她就是之前教我招魂的添香娘子,房东阿姨的闺蜜。”

    我才介绍完,妈妈就突然跪了下来,向添香娘子磕了三个头,感激地说:“谢谢添香娘子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忘。若不是您,我又怎么能再见到我的大女儿一面。”

    添香娘子显然是被我妈的这个动作吓得愣了一下,很快就伸出手来把妈妈扶了起来,说:“小小恩情,还是不要挂念了。”

    “不知添香娘子刚刚说的,关于冥婚合适的人选,是真的有合适的吗?”妈妈期待地看着添香娘子。

    “是与不是都在机缘,你们还是快去吧。”添香娘子转身给了我一个香囊对我说:“想要找我的时候打开它。”话才说完就把我和妈妈赶出了诊所。

    出了诊所不过数十米再回头望去,哪里还有那幢小洋楼的痕迹,只剩下几个高高的坟堆留在身后。

    我看着那些坟堆只觉得全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连忙牵着我妈远离了这个地方。

    刚刚送我们来的的士司机早就不知所踪,眼看还有不远的路就到殡仪馆了,我们就直接向殡仪馆走去。

    一到殡仪馆,妈妈就走到咨询处去问工作人员今天有没有二十岁上下去世的男孩子。

    咨询处的工作人员是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妇女,听妈妈和她说话的语气估摸着是之前妈妈来的时候已经聊过很多次天,彼此都熟络了。

    妈妈才问,那个中年妇女就笑着对妈妈说:“大姐,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我和你说,今天一大早就送来了一个小伙子,也就二十岁的样子,长得五官清秀,可惜了年纪轻轻的就去世了。”

    妈妈听了她的话,着急地问:“真的?是怎么去世的?不会是沾染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才走的吧?我女儿虽然已经这样了,也没什么可挑的,但是那个人生前人品得过关啊。”

    那个阿姨听我妈这样说连忙向我妈解释道:“放心吧大姐,那个小伙子是打篮球突然猝死的。唉,说来真是可惜,一米八几的大男孩,说没就没了,这不那男孩他妈妈接受不了今天送孩子来的时候哭得晕过去了,现在那孩子还躺着在灵堂呢。”她和妈妈说着说着,自己都抹起了眼泪,“那孩子听说还是独子,你说这真是,他家里人得多难受啊。”

    妈妈不等咨询处的阿姨哭完就直接开口:“那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们家人,谢谢您了。”说完,妈妈就牵着我的手快步向灵堂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