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7章 被拒绝

    妈妈才刚牵着我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咨询处的阿姨就拦住了,她见我俩一脸着急耐心的解释说:“大姐,那孩子他们家人还在医院陪着孩子的妈,还都没过来呢。更何况那孩子现在也冻在冰柜里,你们是看不到的,过去了也没用,不如现在这里坐着。”

    “那他们家人什么时候才过来?不会我们今天都等不到他们过来吧。”妈妈听阿姨这么说顿时就更加着急了,紧张的问她。

    我看着妈妈看似平静的侧脸,明白就算她现在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也早已变得焦急万分。

    说实话我也和我妈一样着急,姐姐冥婚这件事说了有一星期了,我们连人选都还没有找到,八字没一撇真是不敢见姐姐的魂魄一面。加上妈妈本来就对姐姐心里抱有极大的愧疚,要是这一次姐姐主动提出来的心愿妈妈没有办好,以后妈妈肯定是一提到安姚就会愧疚难过一辈子。

    思及此我忍不住抓紧了我妈的手,轻轻的在她的手上按了两下想要借这个动作给予她力量,事已至此我能为我妈做的恐怕也就只有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那个阿姨应该是和我妈特别熟悉了,她微微笑了一下示意我妈放下心来,又把我们带回了咨询台那边。

    “大姐,别着急,他们灵堂都已经订好了,今天肯定是会过来的,只是什么时候来就不知道了。”咨询处的阿姨倒了一杯水给我们两个,又安慰着我妈说:“这种事急不来的,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见过有人来问冥婚的,大家都着急,可是着急有什么用呢?”阿姨说着大概是想起了以前遇见的那些事情,神色算不上太明朗。

    阿姨让我们俩坐下,她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凑到我们耳边悄悄地说:“按规定啊,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是不能透露送来的死者信息的,要不是大姐你那天哭得那么厉害,又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我是不敢冒着被辞退的危险告诉你。我和你们说,我们这里经常会有人来问死者的信息,不过大多数都是问女的。听老人家说,有些村子还保留着习俗是男的死了不成婚不能下葬的规矩哟,多少人为了找一个小女娃配冥婚出大价钱。你还是我见过第一个女孩家找男孩配冥婚的。”

    我妈听她这么说,眼泪突然就溢了出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我家安姚,要强了一辈子,突然就走了,她一个人那么孤单,能找一个伴陪着她,我也就放心了。”

    阿姨见我妈哭的这么凶连忙递了好几张餐巾纸给她,我赶忙道谢接了过来,细细的擦拭干净我妈脸上的泪痕,可是我妈眼中的泪却还是源源不断的向外流淌,几欲浸透我手中的纸巾。

    “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我这一提到我女儿就有些忍不住……”我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阿姨说,阿姨连忙摆了摆手,表示理解。

    “我在这工作这么久了,虽说是工作人员吧,但是谁家又没有几个孩子呢,大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的。”

    “嗯。”我妈低着头应声,眼泪终于有了止住的趋势。我们三个就坐在咨询处聊了好久,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我们却迟迟都没有等到那男生的家人。

    眼看就要到五点了,我和妈妈开始犹豫要不要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毕竟这地方也不好打车,时间再晚一点我们就很难回家了。

    “要不,我们今天就先回去吧,明天再过来。”我妈虽然脸上仍旧带有犹豫之色,但还是拉着我站了起来,向阿姨道了别就准备要离开。

    这时一辆车从外面开了进来,直直地往灵堂的方向开去。咨询处的阿姨一看见那辆车立马拉住了我们,高兴地说:“大姐,你先别走,来了来了,刚刚进去的那辆车就是他们家的。”

    妈妈一听立马顿住了脚步,眼睛顿时就睁大了,双眸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我妈让我留在这儿等她,她自己则是先去了洗手间一趟,再出来的时候清爽了不少。看来我妈刚才应该是稍微打理了一下妆容,应该是想给那个男生的家人留下一副好印象。

    我妈和阿姨道了谢就带着我往灵堂的方向走去,我们还没走到灵堂,远远就听到连续不断的哭泣声从灵堂里传出来,那哭声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听上去还是觉得痛彻心扉,其中还夹杂着敲打木鱼的念经声。

    一进灵堂我就看见一张大大的黑白照片挂在了正中央,照片里的男生长了一张端正的国字脸,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嘴角微笑的弧度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一看就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我悄悄看了一眼两旁的挽联和还有花圈,终于在那上面看到了他的名字,祁修远。

    一个年迈的老妇人穿着黑色的丧服跪在灵堂的一边激动地哭泣着,好几次都控制不住自己几近晕厥,还是被旁边的家人扶住了才不至于跌倒。

    妈妈拿了三支香走到灵堂里面,对着那个男孩的照片三拜九叩之后起身把香好好地插在香炉里。我跟在妈妈后面走到了那个老妇人面前,妈妈对老妇人鞠了一个躬。

    那老妇人看到我们都是面生之人,面露疑惑,犹豫了一下问:“请问,你们?”

    妈妈看着眼圈通红的老妇人顿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后还是开了口:“你好,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唐突和冒犯,但我为了自己的女儿,也顾不得什么好不好意思的了。我的大女儿,不久前去世了,我看到你家孩子和我的女儿年纪相仿,不知道我们两家能不能结阴亲。”

    妈妈的话一出口,在场的几个人都定定地看着我妈妈,眼中流露出了不满,那个老妇人一听我妈这么说显然是被触及到了伤心处,哭得更是厉害了,“我的好孙儿,年纪轻轻你怎么就走了,你怎么能让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

    妈妈看老妇人哭得这么伤心正想要出声安慰她几句,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一个坐在那个老妇人面前的中年男子打断了,他站了起来客气地说:“不好意思,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情景,修远是我们家的独苗,他突然离开家母实在是接受不了。内人如今还在医院里躺着,家里现在情况这么乱实在是没有时间顾得上你刚刚说的什么阴婚。”

    我妈听出这位叔叔话语里的拒绝之意顿时就急了,开口就想向他解释。

    “不是,你是孩子父亲是吗?你先听我说说,我的孩子……”我妈话还没说完祁修远的父亲就打断了妈妈的话说:“这位女士,你也是孩子的妈妈,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现在的心情。修远刚刚去世,我们全家都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真的没时间考虑什么阴婚的事情。”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我,露出了一种我说不上是有什么含义的表情:“你看你身边还有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寄托,我们家就修远一个独苗苗,你说我们哪来的心情。我看你也不像是封建迷信的人,怎么一来就说这样不着边际的事。你们还是走吧。”说着祁修远的爸爸就转身留下一个背影给我们,留下我和妈妈两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显然,他们是不愿再和我们多说冥婚的这件事了。我妈见他们这样也不再说什么,牵着我走了出来在灵堂门口站着,我抬头看了一眼我妈,她的脸上果然又露出了我所熟悉的执拗的神色。

    进进出出的祁修远家人看到我和妈妈纷纷都绕着走,不愿意和我们多说一句话,我们两个就站在灵堂门口一步也不肯离开。

    站了有好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的腿似乎都在隐隐发麻了,可是祁修远的家人却一直都没有任何改观的迹象。

    妈妈的脸上依旧是那股隐忍而又固执的神情,我看她这样有些不忍,拉着她的手就想劝她离开:“妈妈,要不我们先走吧?他们家看起来是真的不愿意和我们谈冥婚的事情,就算在这里接着等下去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妈妈却不为所动,神情坚定地看着我对我说:“我等了这么久才等到这么一个好人家,今天要是我没有帮你姐姐把这件事情谈下来,我是绝对不会走的。你姐姐短短二十年,我没给过她多好的生活,她死了之后就这么一个愿望,我说什么也要帮她完成了,要不然我就算死了也不敢去见你姐姐。”

    “妈妈你说什么死不死的。”我握着妈妈的手,“安姚是你女儿,我也是你女儿,而且她还是我姐姐,她的心愿我怎么会不想帮她完成,可是要是他们家就是不答应,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我和我妈正说着话,这时正好祁修远的家人纷纷都走了出来,妈妈跑了上去要和祁修远的奶奶说话,她大声喊了一句:“老人家,求你就听我说一句吧,求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