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8章 同意冥婚

    没等妈妈靠近祁修远的奶奶立刻就被祁修远的爸爸拦住了,他看见我妈似乎是觉得有些头疼,捂着额头神色不耐的对我妈说:“我说这位女士,你怎么就不明白我刚刚说的话呢?我们家真的对冥婚的事情没有意愿,你们还是找别人家去吧。”说完,祁修远的爸爸没给妈妈再开口的机会,直接就上了他们家的黑色轿车。

    祁家的车缓缓地开动,我妈怔怔的看着那辆车,神情呆滞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我刚想上前牵住她带她离开,突然,原本站在一边的妈妈猛的就冲了上去,定定地停在车的前方。

    我被吓得出了一身汗,好在祁修远的爸爸紧急地踩住油门,在离妈妈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大概也是被我妈这个动作给吓到了,从车子里面伸出头对妈妈喊:“你是不是疯了?不想要命了?”

    妈妈却不管他说了什么,“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面带乞求:“求求你们了,我的女儿安姚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求你们就让修远和我们安姚结成阴亲吧。”

    祈父听我妈这么说正想开口再说些什么,这时汽车后座的门突然被打开,祁修远的奶奶杵着拐杖缓缓地走下车,她步伐缓慢的走到妈妈的面前,弯着腰柔和的对我妈说:“女士,你先站起来,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说。”

    我跑上前把妈妈扶起来,妈妈身体颤抖,有些哽咽回祁修远的奶奶:“谢谢你,老人家。”

    祈父见修远奶奶这样说也就不再坚持,下车扶着修远奶奶跟在我们的后面朝着殡仪馆的接待室走去。

    我们两家人坐在殡仪馆的接待室里,刚坐下的时候有些尴尬,接待室里很安静,谁都没有先开口。我妈看上去颇有些局促,完全看不出来之前的那股劲儿。

    倒是祁修远的奶奶看了我妈一眼,率先开了口:“我们家到修远他这一辈就是单传,我们全家都是都是把他当宝一样好好地呵护着长大的。他也没有因为我们家人的宠溺变得娇纵,从小都是一个乖孩子,孝顺懂事,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入选了省队。”祁修远的奶奶眼里全是对孙子的骄傲,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我的好孙子就这么突然地猝死了,我们全家人都不能接受,所以刚刚才会这么不礼貌地对女士你,还请你不要怪罪才好。”

    妈妈一听她这么说连忙摆手,不好意思的对祁修远的奶奶笑了一下,说:“我也经历过孩子去世,我知道那样的痛苦,是我刚刚太过冒失了。”

    祁修远奶奶探身向前握住了妈妈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一股通透的神情:“没事的。你还是先说说为什么突然想要给孩子结冥婚。”她顿了一下说:“女士,有句话我要说在前头。我们祁家是书香门第,想来对鬼神只有敬畏但从不盲从。若是你们家只是因为习俗想要结阴亲,那我们家是不可能接受这一个婚事的,毕竟修远已经去了,我不希望再去打扰他的安宁。”

    妈妈听祁修远的奶奶说了这话,抹着眼泪就哭了起来:“老人家,我何尝不清楚不要打扰已经离开的人,可是我的孩子不能死了之后不得安宁啊,我做母亲的实在是心痛。我的安姚,她从小就懂事乖巧,学习从来都是班里面数一数二的,要不是发生了意外,她现在应该还在学校和同学们做着课题研究。我原本没想过给她结什么阴亲,可是我的孩子有一天借着她姥爷的身子开了口,哭哭啼啼地说她如何如何的孤单,如何如何的寂寞,我一个做妈妈的恨不得自己死了去陪她。她开口说要找一个如意郎君结伴,我实在是没办法才能在殡仪馆一直等合适的人。”

    祁修远的奶奶听了之后显然是不敢相信,她稍微向后退了一点,犹豫的开口:“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如此奇异之事?去世的人竟还能借活人之口说出未了的心愿。”

    见祁奶奶不相信,我站在一边忍不住为姐姐开了口:“老奶奶,我知道这件事说起来荒唐,你不相信的话我们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这些都是我和妈妈亲眼所见。我姐姐她实在是走的冤枉。可是她遭遇了那么多不幸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想过害人,只是想要找一个能在黄泉路上陪伴她的人罢了。你的孙子和我姐姐一样,年纪轻轻的就去世了,你就不担心他自己走黄泉路太过寂寞吗?”

    说到这儿我连忙拿出了安姚的照片递给祁修远的奶奶看,“这是我姐姐的照片,您看是不是长得很端正大方?之前我姐姐在学校还参加过学校的校花评选,得票还是很高的。”

    祁修远的奶奶看了一眼安姚的照片轻轻地点了点头,又递给了祁修远的爸爸,转过头继续对我们说:“孩子,你姐姐要是知道你这么卖力地替她说亲,九泉之下一定会瞑目的。”说着她堆满皱纹的眼角溢出了泪珠:“我们家修远和你姐姐一样,都是这么年轻就不在了,你姐姐说她孤寂,我这个做奶奶的也害怕修远死后寂寞。要不然就随了你们,我们两家结阴亲。”

    见老人家松了口,我和妈妈对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可是这份欢喜还没能维持多久就被祈父开口给打断了。

    “妈,这件事这么荒唐你怎么能就答应了?”祁修远的爸爸着急地对祁奶奶说,明显还是对冥婚一副不赞同的姿态。

    祁修远奶奶本来还是表情慈爱的看着我们,听到祈父这段话脸上立刻带上了怒气,生气的说:“你给我闭嘴,孙子的事情听我的。修远就是因为你一定要让他学经济学,放弃了他最爱的篮球,从职业队退出来,才会跑去和那群小子打野队的。你别以为我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修远为了让你开心,一直咬牙坚持他不喜欢的经济学,本来就已经够辛苦了,还放不下心爱的篮球,才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意外。”

    祈父被祈奶奶说的哑口无言,登时就涨红了脸,气急败坏的说:“我这不也是为了修远好吗?你说有多少个打职业篮球能有结果的,这些都是青春饭,没有用的。”

    “青春饭,青春饭!就是你这么说最后修远到死也没有得到他最想要的职业篮球奖杯。”祁修远的奶奶越说越激动,整张脸气得都涨红了起来。

    “我是修远的父亲,我不同意这样荒唐的事情发生在我儿子的身上。”祁修远的爸爸板着脸对老奶奶说,同时也是对我和妈妈说。

    我们本以为这桩阴亲就这样定了下来,可是没想到祈父竟会半路跳出来加以阻扰,一时之间只能尴尬的在原地看着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祁修远的奶奶抬起手握着拐杖对祁修远他爸就是一棍,“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还是不是你妈!这件事要是不听我的,你以后就不要认我了。”

    “妈,你说这话可让我……”祁修远他爸可能没想到老太太会这样说,脸上露出了难色,他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开了口,“那这件事就听我妈的,我们两家的孩子结冥婚。”

    妈妈听到祁家人同意了,连忙站起来向他们家鞠躬,红着的双眼不停地往下掉泪珠,“谢谢你们,真的谢谢。我女儿的心愿终于可以了了。”

    我妈的语气里除了欢喜之外没有了其他,一连串的说着谢谢。

    “别别别,你别那么说,以后我们两家就是亲家了,不要这么客气。”祁老奶奶站了起来,老太太很豪气的大笑了几声,爽朗的对我们说:“来我们先坐下来,好好谈谈修远和你们家女儿的婚事。对了,还不知道你大女儿叫什么?”

    妈妈用手抹了下眼泪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亲家奶奶,是我疏忽了。我家夫姓安,大女儿单名一个‘姚’是‘姚馥清时醉’的‘姚’。”

    “好名字,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乖巧的孩子。我想他们两个以后一定会相处的很好。”祁修远的奶奶听了似乎是觉得特别满意,连连点了好几次头。

    “谢谢亲家奶奶夸奖,要是我家安姚听到,一定会高兴的。”妈妈掩着嘴笑了一下,说:“一般婚事女方家不应该这么着急,可是……”妈妈停了一下,“亲家奶奶,亲家公,说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做母亲的是真的很替自己女儿着急。安姚这孩子已经走了一个月多了,那天她回来的时候哭得那一个伤心难过,我实在不想让她再等下去了。”

    “亲家,我们也懂你的心情,但是这种事情我们家也不太懂,冥婚和一般的结亲也是不同的。我们家世代的书香门第也都是懂礼数的,若是亲家能找到可以主持这场冥婚的人,那我们两家人都好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