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69章 死人婚事

    祁家老奶奶说的句句在理,妈妈也觉得找一个高人主持这场冥婚才是最合适不过的,可是找谁才好?

    就在两家人商量不出个结果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添香娘子,要是她肯为安姚主持这场冥婚,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想到一个人可以主持这场婚礼,添香娘子!”我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我妈听到我这么说也是眼前一亮。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妈妈欣喜地对祁家人说:“我们之前认识了一个高人,添香娘子,她应该可以主持这场冥婚。就是按着这位添香娘子教的方法我们才把安姚的魂魄召唤出来的。”

    “噢,既然亲家认识这样的高人,那就赶紧请她来吧。”祁老奶奶听我妈这么一说也跟着激动了起来,兴奋地说着。

    妈妈先是连连答应,可是片刻之后她突然顿住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问我说:“对了安眉,你知道怎么找到添香娘子吗?”

    我妈这么一问可把我给难住了,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卡在脸上了。之前每次我是通过房东阿姨才找到的添香娘子,可前两天我顺口和房东阿姨提过添香娘子,房东阿姨也找不到她,最近添香娘子好像忙着在各个地方驱鬼,也没有一个可以找得到她的地方。

    “妈,我好像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添香娘子,之前每次都是房东阿姨把地址给我去找,现在突然这么说起来我还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无奈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对我妈说。

    不仅是我妈,就连旁边的祁奶奶和祁父听见我这样说脸上也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我妈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小声的问我:“不对啊,今天我们看见的那个女子不就是添香娘子吗?我记得她好像给了你一个什么东西,让你有事想找她就用那个东西才对啊。”

    我妈的这句话提醒了我,我这才想起来添香娘子还给我留了一个锦囊,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传单大小的白纸,上面打着大大一串字:驱鬼辟邪、算命祈福、取名问凶、添香娘子助你平安,熟人八五折。最下面用醒目的红色字体印着的就是添香娘子的联系电话。

    我看着这张白纸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传单若是平时在路上瞧见了我肯定是直接就扔进了垃圾桶里,添香娘子也是真有意思,明明是一个厉害的高人,结果总让人觉得像是骗人的把戏。

    添香娘子这个人看着还是挺高冷的,怎么越熟悉越觉得她和平时书上说的那种隐世高人不太一样,有一种江湖术士的感觉。不管了,能找到她就好,我忙把添香娘子的留下的传单递给了妈妈,“这就是添香娘子留下来的。”

    我妈拿着传单低下头看了起来,旁边的祁老太太也一起凑了过来,等到看清了传单上的内容的时候,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尴尬。

    祁家人看到那张传单脸上更是立刻流露出了一种莫名的怀疑,连掩饰都完全来不及。场面因为这一张传单变得十分尴尬,站在后面的几个看起来是祁家小辈的人纷纷开始讨论了起来,有些声音大的说的话更是直接就传进了我和我妈的耳中,说我们就是帮江湖术士行骗的人之类,反正言语绝对算不上好听。

    我听他们这样说难免觉得有些生气,气势汹汹的瞪了他们一眼,许是我的眼神真的震慑住了他们,议论的声音立刻小了许多。

    我妈也看到了我的动作,立刻拉住了我的手,小声的对我说:“眉眉,这样做是没有礼貌的,不能这样知不知道?”

    我蔫蔫的低下了头,低声应了一声,心里却还是觉得不服气,不甘心的撅了撅嘴,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好在还是祁老奶奶岁数大见过的世面多,面对这样奇怪的传单也不动声色,还是一副平静的神情问:“这位添香娘子,真的靠得住吗?”

    祁老太太的反应其实我还是能够接受的,我能够感觉到她是真的想要让孙子和我姐姐结阴亲,就单凭这一点我就对她产生了无限的好感。

    也怪不得祁家人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谁也没见过一个高人会自己印发这样的传单宣传自己的。如果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我和妈妈先是贸贸然就跑出来说要和他们家结阴亲,现在又拿出这样的一张奇怪的传单,换做是我也是会起疑心的,毕竟这个世道骗子太多了。

    “老太太,你听我说,那个添香娘子她,其实就是,那个……”我妈张嘴就想向祁家人解释,结果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能解释清楚。

    我见妈妈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脸着急的模样,也跟着一起着急了起来,顾不得什么礼仪直接就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祁奶奶,我能理解你们家人现在对我和妈妈两个人的怀疑,但我想失礼地插一句嘴,我们看起来也不像是多么贫穷的人,有手有脚的何必出来行骗,更何况还是这么一种缺阴德的方法。你们也看过我姐姐的照片了,我家还有我和姐姐从小到大的照片,她的确是不久之前因为意外去世了。至于这位添香娘子使我们偶然认识的一位高人,虽然这张传单看着是有点不靠谱,但是我能保证她绝对不是什么行骗的江湖术士。本事虽然不算大,但还算是有这么点料的一位高人。”

    我激动的说了一大段才停下来,妈妈立刻就接着我的话说了下去:“对对对,你看我一急就不懂说话,还是安眉说的对。你们也看到了,我是为人母的,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我还不至于为了钱用自己女儿的死行骗。至于冥婚的费用问题,我想还是要按照活人的礼数来,要不就是我们女方也承担一部分,要不就是我们女方家给足够的陪嫁彩礼,你们看要怎么样?”

    祁老奶奶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端庄的模样,如果不是我看得仔细的话或许根本就察觉不到。但是那丝尴尬转瞬即逝,消失的太快,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只见祁奶奶弯起嘴角笑了一下,眼神在我和我妈身上缓缓扫过:“亲家,我们家人这样的举动真是真是让你们看笑话了。按照一般的礼数,婚礼的钱都是应该男方解决才是,就算是冥婚,这礼数还是不能变。至于陪嫁彩礼这一边,我们家是没有特殊的要求,要是亲家一边有习俗那就按照亲家的习俗就好了。修远是我们祁家唯一的孙儿,现在要办冥婚,你们家安姚也是明媒正娶进门的祁家儿媳,聘礼方面要是有什么要求还请直说,我们祁家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们家安姚的。”

    祁老太太这番话说的正中情理,我妈显然还沉浸在终于给姐姐找到了合适人选的喜悦心情之中,眼睛闪闪亮亮的,我的心情也跟着一起轻松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祁修远他爸一直没说话,这时忽然开了口:“修远的冥婚的事,虽说我心里也是不太赞同的,但既然我妈这么说了,我还是尊重老人家的意思。我们祁家在这一方也算是有名望的大户人家了,作为祁家的一家之主,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安姚嫁进来之后我们家一定会当她是明媒正娶的儿媳,立刻就让她上族谱入宗祠。”

    “如果能这样那当然是最好的了。”我妈点了点头,“我们家安姚可以嫁给修远这么优秀的男生,也算是有福分了。”

    我妈说着说着眼泪再次涌了上来,眼看就要冒出眼眶,我连忙拿起手指帮她擦去了泪珠:“妈,这是高兴的事啊,你就别哭了。”

    “是啊,亲家母,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要开心点小辈们才也能觉得高兴啊。”祁奶奶一边对我妈这样说着一边也悄悄地擦了擦眼泪水,我看着老人家这样其实心里也不是太好受,毕竟她还正在经历孙子离世的伤痛之中。

    我妈和祁老太太还有祁父就着安姚和祁修远的冥婚细节讨论了很久,大家几乎是把能够想到的细节和礼节都提了个遍,直到八九点才差不多商量完。

    “既然要办冥婚那修远的出殡日期就再向后退一点吧,就定到头七那天吧,妈你看行吗?”祁父看向祁老太太寻求她的意见。

    祁奶奶点了点头,显然是觉得这样做可以:“这样我们也好空出一些时间出来给冥婚做些准备,省得到时候急急忙忙的。”

    “嗯,好,那我们回去就准备,随时保持电话联系。”我妈笑着对祁老太太说着,老太太拉过我妈的手放在掌心里拍了拍,轻叹了一声,“安姚妈,开心点。”

    我妈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一些,外面的天早就黑了,我妈拉过我对他们说:“时间也不早了,老太太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之后孩子们的事情还需要我们花费精力来操心呢。”

    “好,你也是啊。”

    说完,我们就离开了殡仪馆,安姚的婚事终于有了起色,走上了准备的正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