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2章 起灵

    接下来就只剩下将安姚起灵,也就是把她的骨灰和祁修远葬到一起,按添香娘子的话来说这就算是真正的“并骨合葬”了,他们两个的冥婚也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地完成。

    添香娘子没有立刻让我们去完成这最后一个流程,反倒是叫我们先去休息一下,她说安姚起灵的事情还需要等上几个小时,现在还急不得。

    我们听添香娘子这样说自然是没有异议的,我们一群人听她的话全都坐到了墓园一边的一棵大树下的石围上。此时祁家的一些小辈们都已经三三两两的散去,只剩下祁家老奶奶,祁修远的爸爸和妈妈留在这里。

    我和妈妈坐在他们的对面,这时我才看清楚祁修远他妈妈的样子,黑色的长发落在腰间,白皙的皮肤配上纤细的腰身,若不是她穿着十分得体而且眼角还有好几条深深鱼尾纹,我是绝对不会相信她就是祁修远的妈妈的。

    祁修远她妈明显是刚刚哭得太过激动,现在连站稳都十分困难,全靠着祁修远他爸扶着才不至于倒下。我们也没多说什么话,沉默的坐在原地休息,这样的场面下两家人也的确没什么心情说话,更何况大家都累了一整个晚上了,也是真的没什么力气说话了。

    我身后正好有一个大树的树根,我顺势就靠了上去,半闭着眼睛想着休息一会儿,可能是之前真的累坏了,就这么躺了一小会儿没想到竟然不知何时就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东边的天空上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的颜色,太阳正缓缓地升起。那金灿灿的阳光正好射进我的眼里,迷了我的视线好长一段时间,我举起手挡住眼前的光芒,透过指缝想要尝试着看过去,却还是刺眼的不行。

    我放下手看了一眼其他人,我妈和祁修远他爸妈的眼睛下都挂着一圈乌黑,显然是一夜没睡。我妈见我醒了朝我露出了一个笑容,笑容里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

    添香娘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她看上去倒还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不见一丝疲倦。

    “走吧,时间到了。”添香娘子不紧不慢地说了这一句话后,坐着的我们几个都站了起来,跟在添香娘子的身后向墓园的另一边走去。

    祁家人之前其实已经看好了另外一个墓园,但是听了安姚已经葬在这里了,添香娘子又说不好再让安姚离开已经习惯的环境,才想着不如就让祁修远也葬到这里来。

    这个墓园已经是有些年头了,剩下的位置都已经不太好,好在祁家人托了关系才又找到一个风水位置奇佳的双穴墓位也就把祁修远葬在这里了。

    也是因为这样才使今天的起灵方便了许多,我们跟在添香娘子的身后,走了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安姚的墓碑前。

    走近了我们才看到早就有两个穿着白色麻衣的壮汉站在安姚墓的两边,拿着敲头做好了随时起灵的准备。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添香娘子,等着她下一步的指示。

    只见添香娘子掐指算了一下时辰,看她的表情应该是时辰差不多了,她转过身就拿起了三根香,点燃之后就开始做法。

    添香娘子的嘴中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念念叨叨了好一阵,又烧了不少的纸钱之后才停了下来,回过头对我们说:“你们都给她烧三根香,然后我们就开始起灵了。”

    听添香娘子这样说我们生怕耽误了时辰,一点也不敢磨蹭,快速的点燃三根香之后鞠了三个躬就站到一边去了。

    只见添香娘子撒着一把把的纸钱,纸钱随着风漫天飞扬落得满地都是。这一个动作就像是一个指令,那两个大汉见到添香娘子做了这个动作之后立刻就拿着敲头就开始翘安姚棺材的木板。

    那敲头才刚开始撬动墓板,墓板就发出不同寻常的剧烈的抖动,站在一边的我们几个都感受到了从里面透出来的邪风,隐隐都有些担忧了起来。

    添香娘子却依旧是面不改色,见状立刻点燃一把纸钱,对着安姚的墓碑喃喃道:“安姚安姚速速归位,眼前都是你的至亲之人。”

    这话才刚一说完,那墓板立刻就不再抖动,恢复了正常,我们悬起来的心也跟着一起放了下来。

    之后事情都变得简单了起来,很快那两个大汉就把安姚的骨灰盒拿了出来,我照着添香娘子说的那样,在安姚骨灰盒一出土的瞬间就用黑布将它包住,然后妈妈撑着黑伞遮住抱着骨灰盒的我。

    为了赶在合适的时辰“并骨合葬”,我们一刻也没耽误就往他们两个的墓地走去。

    回到祁修远的墓前添香娘子又是好一阵作法祈福才把安姚的骨灰盒埋了下去,祁修远的爸爸在添香娘子的指示下用红色的颜料仔仔细细地填完了安姚的名字,在两个人的墓板上盖上合棺盖,“并骨合葬”才算是真正的结束。

    所有事情都结束之后妈妈站在安姚新的墓碑前面,看着她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突然眼泪就流了出来,“安姚,我的好女儿,妈妈今天总算是完成了你的心愿。你今天之后就是祁家的媳妇了,以后要和修远好好地过。”

    妈妈越哭越激动,险些站不稳,还是我上前扶住她,虽然我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哽咽,但还是勉强安慰着我妈:“妈妈,你就不要再哭了。你看今天姐姐的心愿终于实现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啊。”

    妈妈听我这么说一边抹眼泪一边连连点头:“我是高兴,这是高兴流出的眼泪。”说着我妈就笑了出来,我能看出来她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确实是为实现了安姚的心愿而感到开心。

    “亲家母,安眉说的对,你就不要这么哭泣了,我想两个孩子要是看见也会不高兴的。”祁家老奶奶见我妈哭得厉害,也走了过来安慰着妈妈,她睿智的眼神似乎能够看透一切,有种莫名的让人感到心安的魔力。

    妈妈点了点头,终于是止住了眼泪,没有再哭。

    “既然现在已经礼成了,那安姚也就是我们祁家的儿媳妇了,亲家母一会儿按照规矩还是和我们一起回一趟家吧。”一直没有做声的祁母突然看了口,她此时的情绪早已不如开始那般悲痛,从神情上看已然是已经恢复了平静。

    “恩,应该的应该的,还是亲家母想的周到。”我妈朝着祁母善意的笑了笑,两个妈妈彼此相视一笑。

    我和妈妈一起坐着祁家的车子跟着他们回了家,我这才知道原来祁家就住在我们这座城市东边的一个高档别墅区里。

    别墅区里的房子从外面看去就是现在已经不多见的中式风格的庭院,我本来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是等到进到里面才看见房子的全貌后,才发现祁家住的是一栋中西合璧的小洋楼,有三层高,屋顶是以前的那种红瓦屋檐,十分醒目好看。

    我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起进了祁家,祁家的全貌立刻在我的眼前展开。

    屋内的摆设充分地体现了祁家人的书香气息,全都是红木座椅,墙上还挂着好几幅水墨画,看起来就是有些年头的样子,应该是价值不菲。客厅的木架子上摆着很多古董青花瓷,还有随处可见的书架和摆满的书籍,其中有不少都是我之前在网上看见过介绍的为数不多的古籍。

    除这些之外,让我最觉得惊奇的应该是在楼梯口的一边竟做了一个立体的小花园,抬头向上望去竟然是一个天井,阳光正好可以通过这个天井直射下来给这小花园提供所光合作用需要的阳光,而且那天井上面还有一块玻璃是可以电子控制的,一旦下雨就可以关起来不让这里被淋湿,这技术已经实在是让我觉得惊奇不已。

    小花园里长得茂盛的几株兰花可以证明这一点,这兰花以前我在学校里生物老师的小花圃里见过,听他说这种兰花对种植的要求极高,而且不能多浇一点水,否则就会自身腐烂死亡。

    看到祁家的种种,我才知道祁修远是出生一个多富裕的家庭。我之前只是看他们家开着轿车,以为是普通的富贵人家,现在看来,之前祁修远他爸说他们祁家在这里算得上是名门望族不是吹牛,而是真的。

    我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在祁家东瞧瞧西看看,看见什么都觉得是新鲜的。我这样一个乡下丫头,也就是妈妈带我出了城上了学,要是留在白旗镇或许连像样的咖啡馆都见不到,就更别说祁家这些精致的摆设和古董字画了。

    我正看得出神呢,突然听到了我妈喊我的声音。

    “安眉,别看了,上楼吃饭吧。”

    我循着声音才看到是祁修远的妈妈在二楼对我喊,这时我才发现他们都已经上了二楼,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个站在一楼到处乱看,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