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3章 冥婚之后

    被我妈这样一喊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在一楼看下去了,连忙跟了上去上了二楼。走上二楼之后我略微扫视了一圈,发现二楼的摆设和一楼相比的话可就简单得多了,单是一张可以坐下十多个人的圆桌就占满了饭厅,另外一边被隔断隔开的就是厨房,此刻帮工阿姨正不停地从里面捧出饭菜。

    见我上来了,祁修远的妈妈连忙招呼我到她身边坐下,我刚一坐下她就抓住了我的手,眉眼间带着慈善的笑容问我:“安眉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要是找不到心仪的,伯母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男朋友这个话题一提出来,祁老奶奶连忙在一边附和着说她认识很多书香门第的男孩子,和我一般大小,若是我愿意可以安排我们见见。

    祁老太太和祁阿姨说得兴起,我在一旁却着实有些尴尬,不知道是该接过这个话题好还是不接好。毕竟我和白千赤都已经结婚了,说我没有男朋友似乎也可以,我的确没有嘛,只不过我有夫君而已。

    可是,我又怕他们听我这么说就给我介绍男孩子,我其实倒是没什么所谓,毕竟这种类似于“相亲”的行为于我而言无非就是多认识几个人,我是没有抱有其他非分的想法的。可是万一让白千赤知道了,就不知道是我死得比较惨还是那些男生死得比较惨了。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全身起了一个激灵,罢了,我还是找一个比较稳妥的理由推脱了祁家人的好意好了,省的以后又不小心祸害了其他人。

    我趁着祁老太太和祁母都停下来的时机插了话,礼貌地对她们笑了笑才开口说道:“谢谢祁奶奶和伯母,只是我现在正是高考的关键时刻,而且家里就剩下我一个女儿了,我还想多留在妈妈身边多陪她几年呢,暂时还不想过多的考虑这些事情。”

    没想到我这话刚一说出口在场的几位长辈看向我的目光更为赞赏了。

    “安眉真是个孝顺孩子,你好好努力,要是考上了大学,以后我们家给你出大学的费用。”祁修远的爸爸豪气的说着,倒是吓了我和我妈一跳。

    “别别别,亲家公,这怎么能行。”妈妈连忙拒绝他的好意,推辞了好几番,但是却都被祁父否定了回来。

    “,亲家母,你这话说的就显得我们两家人生分了。现在我们两家是亲家了,安姚已经是祁家的媳妇了,安眉是安姚的妹妹,按我们这边的习俗,夫家就要顾着媳妇家的弟妹们。再说了,安眉是个好孩子,我们也很喜欢,大学费用算不了什么,你们就不要再推辞了。”祁父一再坚持的说着,脸上的表情也从最开始还像是开玩笑的模样到最后的一脸严肃。

    妈妈见他们家人这么坚持也就不再拒绝,轻推了我一下:“傻孩子,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谢谢你祁奶奶和祁伯父、祁伯母!眉眉你可要好好学习,只有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才对得起大家对你的期望,知道了吗?”

    我连忙站了起来,端起面前盛着饮料的杯子敬了一圈,表决心一般的说道:“我一定好好学习的,不会让伯父伯母们失望的!”

    说完我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祁修远的爸爸见我这样又夸赞了我几句。这一顿饭吃的很是愉快,就像是普通的家宴一样,完全没有了两家人先前的悲痛感,仿佛我们两家就是和平常人家一样一家嫁了女儿,一家娶了儿媳。

    吃完饭后,祁伯父回书房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祁奶奶和祁伯母拉着我和我妈去沙发上坐着,絮絮叨叨的又扯了好一会儿的家长里短。

    “安姚妈,咱们以后可以多多联系啊,虽然孩子们不在了,但咱们的心还是要在一起的。”祁妈妈看了一眼一旁祁修远的照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对我妈说,我妈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过去,看见那个笑得阳光明媚的大男生,也露出了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那是自然,亲家母,咱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我妈拉着祁修远妈妈的手轻柔的说了一句,两个人的眼中都带着闪闪的泪光,嘴角却都是微微上扬,带着温柔的笑意。

    之后我们两家又扯了好一会儿的家常,见时间不早了,妈妈才提出要离开,虽然祁老太太她们再三挽留,但是我妈说姥爷还在家里,坚持要回家,祁妈妈她们才不再执着,送我和妈妈出了大门,还吩咐让司机送我和妈妈回家。

    我妈本来还想拒绝,可是祁伯母说这附近特别不好打车,再加上时间也不早了,终归还是有些不安全。我妈听她这样说也不再坚持,只好又向她们道了谢。

    祁家的司机送我和妈妈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了,我妈刚一打开家门,我们就看到姥爷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神情严肃,他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脸转向了我们这边的方向。

    电视没有打开,家里什么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我和我妈互相对望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怪异的神色,却都忍着没有问出口,默不作声的换了鞋子,关门走进了家门。

    姥爷听到我们两个进了门才缓缓地开了口:“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再骗我了,我都已经知道了,安姚去世了是不是?”

    姥爷这句话刚一说出口就把我和我妈都吓了一大跳,但我妈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最后挣扎一般的想要解释清楚。

    “爸,你怎么会这么说呢?”妈妈努力压制住声音里的惊讶,可是面上惊诧的表情却是怎么也藏不住,好在姥爷并不能看见我妈此刻的神情,不然一定立刻就露了馅。

    我想我现在的脸色也一定很难看,姥爷是我们全家人努力隐瞒的对象,我和我妈还一直以为我们两个人隐瞒的很好,可是没想到这边才刚把安姚的冥婚弄完,那边姥爷就知道了,事情一波接着一波的实在是不让我们省心。

    姥爷的手紧紧的握着拐杖,他脸上似是有隐忍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你们就别瞒我了,安姚回来过了。”姥爷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又缓缓地开了口,语气里是说不尽的悲伤,“安姚是个好孩子,她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了,她找到了一个好人,要和那个叫什么远的男孩走了。走之前还给我留了钱,让我好好地照顾自己,多买点好吃的。”

    说着,姥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纸钱,我们一看那把纸钱就化作了黑色的烟灰散在姥爷的手上。

    我不忍心看到这样的姥爷,心里实在是不好受,连忙走了上去凑在姥爷的身旁。

    “姥爷,我们也不是故意瞒你的,就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我低着头不敢看姥爷的脸,更是害怕看到姥爷难过想哭的脸。

    姥爷究竟有多么疼爱或许谁都没有比我更清晰的体会了吧,也正是因为知道他们的情感深厚,我才更加不敢去看姥爷此刻脸上的神情。

    姥爷的嗓音低沉,他的头微微的低着,隐去了脸上大半的神情,声音里带上的哽咽却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我难过啊,我怎么能不难过呢。你们早早告诉我我也难过,现在才告诉我,我也一样难过。我这个老头子,瞎了大半辈子,还在这个世界上赖活着不肯去见阎王,我的外孙女,才多大啊,就这么走了,竟然在我这个糟老头子之前走了……”

    妈妈听到姥爷说的这些话,也跟着哭了起来,她的手捂住流泪的眼睛,断断续续的说:“可怜我的安姚,年纪轻轻的,就这么被阎王爷带走了。”

    姥爷和妈妈的悲伤感染了我,我不禁想到之前和安姚一起度过的时光,虽说我们俩时常会有一些小摩擦,但终究我们二人是至亲的姐妹,没有人可以替代彼此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这样想着,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一屋子里三个人,三个人都哭泣了,我见妈妈和姥爷都沉浸在了浓郁的悲痛之中,连忙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想着要去安慰他们两个。

    可是看了一眼他们之后,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是先安慰妈妈好还是先安慰姥爷才好。想了好一会儿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干脆先走到了离我近一点的妈妈身边,安慰她说安姚已经和祁修远一起了,以后不会有什么事了,让她不要再难过了,又跑到姥爷身边说姐姐现在在阴间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既然姐姐让你照顾好身体,姥爷你就不要再难过了。

    我就这么来来回回在两个人身边说了好大一通话他们才不再哭泣,我妈揉了揉如眼睛,看到姥爷脸上仍旧是不郁的神色,也顾不上她自己心里还在难受,上前了好几步走到姥爷的身边。

    “爸,你就别难受了,安姚虽然已经走了,但是我想她肯定也是不愿意看到你这样为她难受的,安姚那么懂事,她肯定是希望我们都能过的开开心心的,是不是?”我妈说着说着又带上了几分哽咽,却还是忍着将话全部说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