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4章 鬼夫出现

    姥爷听我妈这样说虽然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开口说话。

    我妈看着姥爷这幅模样,心里难免不觉得担心。前两天为了安姚冥婚的事情,妈妈为了不打扰姥爷已经搬到我的房间和我一起住一个房间。可现在看姥爷的这个状态,妈妈是怎么都没办法放心让姥爷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了。

    “眉眉,我今晚搬回去和你姥爷一个房间,这样也可以照顾一下他,你也早点去休息吧。”我知道妈妈是害怕姥爷因为安姚的事想不开会影响了休息,导致身体状况有所下降,自然不会有异议,乖顺的先回了我自己的房间。

    劳累了一夜加一个白天的我此时早就已经累的都已经睁不开双眼了,刚一躺在床上我几乎就睡了过去,也不记得是睡了多久,突然在睡梦中我感受到有一双手从背后环绕过我的身子,动作温柔的抱住了我。

    之前妈妈就在私下和我说过姥爷睡觉有个恶习,就是打呼噜的声音特别大声,让她好一段时间都睡不着,搬过来和我住一屋之后才终于睡了个好觉。

    迷迷糊糊的我还以为是妈妈受不了姥爷打呼噜的声音过来和我睡了,就低声嘟囔了一句:“妈妈?怎么不在那边陪着姥爷了?”

    我一边问着眼睛却还是闭着的,实在是困得紧,眼睛怎么都睁不开。

    预想中的我妈的声音没有传过来,反倒是一个充满磁性声音在我耳后轻轻地袭来。

    “不了,还是抱着你睡比较舒服。”

    这股冰冷而又熟悉的气息几乎让我瞬间清醒,我猛地一下子就转过身,看到了白千赤那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这不是梦吧?难道是之前梦到安姚和祁修远两个人腻腻歪歪的样子,心里春心萌动了,自己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我疑惑而又小心翼翼地用手捏了一把白千赤的脸,他立刻用手敲了一下我的头扔了一个白眼给我:“你是不是传说中的‘一孕傻三年’,居然连本王在面前都不相信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带着刚睡醒的腔调小声地抱怨了一句:“痛。”

    白千赤见我这个样子立刻就收回了刚才的表情,脸上换了一副心疼的神情,温柔的摸了摸我的额头,还轻轻地朝我的额头吹了吹气,关心地问:“还痛吗?刚才是我没把握好力度,现在不痛了吧?”

    被他这么宠溺的举动一闹,我哪里还感受得到额头上那一点点的疼痛,心里早就美滋滋的了,嘴角也不经意地开始露出微笑。

    “好啊,你在戏弄本王呢?”白千赤看到我嘴角的笑意的时候故作生气地瞪了我一眼,立刻装作生气的对我说了一句。

    “我哪里有戏弄你,本来就是真的痛。”我看着他这幅孩子气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玩,却还是嘟着嘴对他说:“你怎么今天有空过来找我啦?不去找别的小娘子了?终于想起人间还有我安眉这一号人物了?”

    我一连问了他三个问题,每句话里都带着刺,语气更是酸溜溜的。其实本来我还没觉得什么,可是说到最后的时候眼泪不知怎么了,止不住地就开始往下流,心里话也跟着眼泪一起冒了出来。

    “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你要是真的有了别的小娘子,那你就再也不要找我了。”我赌气一般的对着白千赤大声吼叫着,可是这句话刚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但心里实在是气不过。这么多天了,他都没有出现过一次,是把我娶回家就不喜欢了?还是觉得已经是他的人了,已经到手就不用再花时间了?我才不管他是什么了不起的千岁爷还是万岁爷,要是他真的这么无情无义,把我娶回家就冷落我在一旁,我是绝对不会再给他什么好脸色的。

    如此想着我顿时又觉得理直气壮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开始绷得紧紧的,不发一言的沉默着。

    白千赤连忙用手给我擦眼泪,他当然也不傻,自然是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满,难得的用讨好的语气对我说:“你不要哭了嘛,我最见不得你哭了。我这不是太忙了嘛,虽然我是个闲散王爷,但也还是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琐事要我去处理的。我可没有去找别的女人,我对天发誓。”说着他就举起了手,做出了一个发誓的样子。

    我看见他这个举动忍不住瞥了他一眼,好笑的问了一句:“就你还对天发誓?有用吗?老天管得了你吗?”

    白千赤听我这么说立刻笑了,他凑到我面前说:“老天怎么管不了?这九重天之上,有那么多厉害的神仙,我一个阴间打得闲散王爷,随便一个神就能让我乖乖的。再说了,就算老天管不了我,不还有你吗?”他如此说着还故意装做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对我眨着眼睛。

    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近看真是好像在看无尽的星辰一般,眼里全是星光,我感觉自己再看多一眼就好似要被吸进去一般,连忙转开了眼神。

    “你是千岁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个凡人怎么能管得了你?难道我还是玉皇大帝、如来佛不成?你这种人和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无法无天,玉皇大帝都管不了你,怕是要如来佛的紧箍咒才能降住你。”

    我扭过头不再看白千赤,语气有些闷闷的说着。

    “你就是我的如来佛,你说的话就是紧箍咒,我怎么敢不听。”白千赤说着就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蹭了蹭,我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他竟然还抬起头调笑一般的对我说了一句:“安眉,你好香啊。”

    我被他这样亲昵的举动惹得一身热,立刻把他推开,心里还是执着于他之前说的话与,愤愤不平的抱怨着:“既然我是如来佛,我说的话是紧箍咒,那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我的话音才刚落,白千赤环住我身子的手突然一紧,我立刻被他紧紧地抱在了怀中,他凑到了我的耳边,磁性的声音在我的耳中不断的扩大。

    “我不是没来看你,我也没有不关心你,我不是把黑白无常他们派来保护你了吗?”

    我假装没有察觉到他话语里讨好的意味,别过脸不去看他,语气冷冷地说:“我知道,他们是来了,确实,要不是他们我早就死了,你或许就要在黄泉路上再见我一次了。可是我要说的重点是没有人保护我吗?是你在我们新婚之后,就再也没有和我见过一面。你去问问世上有几对夫妻是这样的?我不信你们阴间的鬼结了婚之后一两个月不去见自己的妻子,这样说的过去吗?”

    我一把就把心里这么多天的委屈吐了出来,从千年女尸来复仇再到后来那些三三两两的小鬼最后到安姚的事情,这么多事接二连三的发生,白千赤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就把我丢给黑白无常他们几个保护就算了,不管不顾的样子真是让我委屈和生气。

    我在心里暗暗想着,若是他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那我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的原谅他的。

    白千赤看到我这副模样似乎是有些无奈,他的头埋在我的颈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要吸去我身上的气味。

    “我不是不管你,我也不是不想你,我好几次都来看你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上话,阴间又有别的事情找我了。我实在是没办法。”白千赤话语里的无奈实在是太过的沉重,我下意识的就转过头想要去问他。

    “你没办法?我......”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唇就亲上了我的嘴,熟悉的感觉顺着俩人的舌尖传递到了胸口。

    这一瞬间,好像之前所有的委屈都不重要了。我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面前的白千赤,从他的眼神、动作、还有话语中我都能清楚感受到他还是之前那个宠溺着我的白千赤。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我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承受他的秦文忠所传递出来的爱意。

    爱情到底是一件什么样奇妙的事物?多少哲学家、文学家还有思想家都想要解释爱情,可是千百年来多少人坠入了爱情的旋涡里无法自拔。之前我还看过生物学家说爱情只是因为人体脑内多巴胺的分泌导致的荷尔2蒙旺盛激发的情愫,那要怎么解释我和白千赤的爱?难道鬼也有荷2蒙?

    我为自己在这种情境下想到的脑洞而感到好笑,可是嘴角刚一提高了一点就被白千赤发现了,他立刻加深了他的动作,夺走了我口腔里所有的空气。

    我沉醉在白千赤给我带来的甜蜜里,双手顺着他的身子环绕到他的背后,紧紧地揽住他的腰。此刻我毫不怀疑地想着,生物学家的话真是不懂装懂,爱情怎么会是单纯的激素分泌呢?我和白千赤之间的爱,怎么也得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关生死的爱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