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77章 关于阴胎

    我们两个尴尬了好一会儿,房间里一直蔓延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的寂静,我想要打破这份尴尬却不知道究竟还说什么才好。

    我正想着要开口呢,忽然白千赤咳了几句,我抬头看向他,正好听到他开口说:“刚刚说到哪里了?对了,就是你的肚子不会隆起来,所以你就放心地去上大学吧。我刚刚……”他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开口,“我刚刚说的话的意思不是不让你去上大学,只是……”他说到这儿又停了下来,过了很久才又继续说了下去:“算了,先不说这个,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白千赤说完这句话又一次紧紧的搂住了我,他手上的力道很大,就像是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一般。

    我窝在他的怀里却只觉得奇怪,我不懂他今天是怎么了,和平时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干脆样子有那么大的差距,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小娘子上错了她的身。不过这件事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谁敢上了他白千赤的身,我怕是阎王爷都做不到,那普天之下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了。

    这样想着我也就安心下来了,不再胡思乱想。

    “既然我肚子不会隆起来,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我会生出这个孩子?总不能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孩子突然就要出生吧?”我摸着小腹突然又想起来生孩子的事情,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说不害怕绝对是假的,我的心里简直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怀了阴胎的女人手心里会有一颗痣。”他轻轻地抓起我的手指给我看,我的掌心上真的有一个小小的连圆形都算不上的黑痣。“你看着这颗小黑痣,等到它长得圆圆的大大的时候,就表示我们两个的孩子已经足月了。到时候你肚子里的阴胎就会自然而然的瓜熟蒂落。”

    我把掌心放在眼前看了又看,掌心上的那一颗痣还那么的小,小到若不是白千赤指给我看我几乎不会发现它的存在。

    我盯着那颗小痣好奇的想着,它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得又大又圆的?三年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见我和白千赤的孩子。想要看看他的眉眼有没有白千赤的英气,还有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如黑白无常他们说的那样,是一个天赐的宝贝。不过无论他是一个怎么样的小孩,我都会好好地教他这世间的道理,让他好好地长大。

    这一秒我似乎懂得了天底下所有母亲对孩子的想法和那些无私的爱,真的是想要把自己的全身心都给他的情感。

    “到时候我要去哪里生下他?总不能去医院吧?”

    白千赤笑了笑,“你觉得医院里那些肉体凡胎能看得到我们两个的孩子吗?你就在家里生下他就好了,放心不会有事的,相信我的话。”

    白千赤的眼睛里藏了笑意,我盯着他湛蓝的眼睛,心里的慌乱竟然真的就被奇迹般的抚平了。他的话似是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信服力,让我没有办法不去信任他。

    夜越来越深,白千赤和我说着最近在他身边发生的趣事,说着说着我就靠在他的胸膛睡着了。呼吸着带有他的气息的空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隔天早晨,我迷迷糊糊地伸手在床边摸索着,摸了好几下只摸到了我的被单和小熊玩偶就什么也没摸到。混沌的大脑里飞速的闪过了好几个疑问,白千赤哪里去了?难道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我几乎是一下子就清醒了,结果刚一脸慌乱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白千赤正坐在床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笑,他脸上的笑容带着些痞气,英俊的面庞在清晨里似乎变得更加俊雅了。

    我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脸和胸前来回游移,这才低下头去看自己胸前的位置,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我刷的一下就羞红了脸,一把就把被子盖过头藏在被子里不敢去看他。

    原来我的胸前不知什么时候被他留下了好几片红印子,这些红印子赤.裸裸地提醒着昨晚我们两个做过了什么羞人的事情。

    我用被子把自己的脑袋紧紧的包在里面,空气急剧的减少,没一会儿我就感受到了缺氧的窒息感,却因为害羞不愿意就这样出去。

    过了大概五分钟,我听见白千赤站了起来在床边对我说:“你今天就打算在这个被子里躲着我?我数三下,你要是不出来我可就要回阴间去了。”

    我听他这么说登时就急了,可是却又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从被子里出去,我在心里怨念的想着,白千赤这个死鬼怎么能这样,还好不是在什么明显的地方,要是他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那些痕迹,我要怎么和别人解释这些个红印子才好?

    这么一想我又在被窝里停留了好一会儿,白千赤见我在被子里磨磨蹭蹭不出来,竟然真的煞有其事地开始数起了数,“一、二……”他的尾音拖得长长的,我就像没有听见一般继续窝在被子里。

    我就是不出去,我就不信他还真的走。

    白千赤见我一动不动,又问了一句:“我就要数到三了,你还是不要出来吗?”

    我没有任何要从被子里出去的打算,只是在被子里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见,只是之后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再听到白千赤的声音。

    过了很久,我才发现自己再也没听到白千赤的声音,屋子里静静地没有一丝声响。

    这时我才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不会是真的走了吧?要是他走了,我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了,不行,不能就这么让他走了。

    如此想着,我“腾”的一下就一把掀开了被子,从被子里探出头的那一瞬间,白千赤的嘴唇不偏不倚地贴在了我的嘴上,一把就把我按到在床上。

    我仰面看着白千赤,他脸上净是得意的神色,看着只叫人觉得恨得牙痒痒。

    “你要是不愿意起来,那我就再陪你继续。”他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对我笑着,眉眼里全是对我的宠溺。

    我一方面是害羞,另一方面是不愿意就这样让他得逞,双手抵抗一般的在他的双臂上阻推着。

    “不要闹了你,你没听见外面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响吗?妈妈和姥爷早就起来了,你说我们这样要是弄出声音怎么办?”我轻轻地打了他一下,把他推到一边去。

    他才被我推开又凑了上来在我耳边小小声地说:“那你不要发出声音就好了。”

    “你!你怎么这样!滚滚滚……”我被他这流氓的话语弄得精神有些恍惚,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嘴巴蠕动了好几下也没能说个清楚。

    白千赤嘴角微微上翘,挑着眉对我说:“那我滚了?你不要怪我不来找你。”

    我真是服了白千赤不要脸的功力,可是又拿他没办法,只能生气地说:“你就不能不要滚太远?滚着滚着圆润地滚回来。”

    “那可不行,要不你给我个亲亲,我就回来。”说着,白千赤就把脸凑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他白皙的脸颊,不知道是亲好还是不亲好,纠结万分。不亲下去感觉不太好,可是亲下去又觉得助长了白千赤这不要脸的气焰。就在我两难的时候,他突然望向了我说:“你要是不亲下来,那我就亲你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吻了上来。

    我本就纷乱的思绪被白千赤这么一闹就更加恍惚了,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抽空了一般,只能凭着感觉去接受他的爱意。

    我们两个就这样腻腻歪歪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随后就是妈妈轻声地在门外说:“安眉,你.,你起来了吗?早饭做好了,快出来吃饭吧!”

    妈妈平时从来都是直接打开门叫我吃饭的,今天是怎么了,还敲门?随后我立刻就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妈妈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我脸色难看地望着白千赤,责怪一般的对他说:“死鬼,你说我妈是不是知道你过来了?”

    白千赤一脸无所谓地对我说:“我们两个已经成亲了的,就算你妈知道我来了又怎么样?”

    我听他这样说立刻焦急地打了他一下,“你是不是忘记了昨晚我们正在那什么的时候妈妈突然就冲了进来!她看到了我们两个我……”我越说越着急,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不会的,昨晚我都没有现身,你妈妈怎么会看见呢?”白千赤还是那一副平静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把衣服穿好,然后回过头来看我,笑着说:“你不穿衣服是不是等着我帮你穿呢?”

    我见不得他这幅流氓的姿态,总是会让我更加觉得不好意思,顺手拿了一个玩偶熊就往他身上扔过去,咬牙切齿的对他说:“我打死你这个厚脸皮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