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0章 餐桌上的谈话

    他也没反驳,点了点头,扬着下巴骄傲的对我说:“我是说过,而且那也的确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他这话音刚落,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白千赤这个人真是不懂得拐弯抹角地夸自己,刚刚还说配不上我,现在又说是我的福分,难道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果然这王爷的心思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理解的。

    我刚想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白千赤给打断了,我望着他的脸,白千赤正面色认真的看着我,口气里满满的都是认真:“他们只是知道我有多了不起,但是不知道你对我来说多重要。我不仅想要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你,更想把最好的我自己送给你。”

    白千赤这句话说的深情款款,让我立刻就忘记了自己之前想要说出口的话语。

    他湛蓝色的眼眸里流露出的是无尽绵柔的爱意,一点点地渗透进我的心里。在看着他眼睛的这一秒我就知道我完了,我此时已经完全陷在了他的爱里,要是哪一天他对我告诉我如今说的这些话都是一时兴起的玩笑话,那我的心一定会连带着我的灵魂一起死去。

    这个想法让我全身一抖,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陷得这么深了,甚至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只想全身心都投入到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

    “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肉麻的话了,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继续吃饭没有再理他,不想让他察觉到我心里的想法。

    白千赤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才小小声地“嗯”了一声,算是对我的回应。

    姥爷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们两个的变化,吃到一半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笑着问我:“安眉啊,你的男朋友长得好不好看,有没有姥爷年轻时那么俊俏。”

    “没有,姥爷,他怎么可能有你当年的风采。”我言笑晏晏的回答着姥爷,十分享受这种一家和睦的感觉。

    我本以为白千赤听我这么说会不高兴,没想到他倒是也十分给面子,也笑着对姥爷说:“我一看姥爷你就觉得姥爷你不一般,当年一定是英俊非凡,而且从你的眉眼之间我看出了一股气势,相比姥爷当年也做过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吧。”

    我从来不知道白千赤也有这么健谈的时候,脱口而出就是对姥爷夸耀的话,也不知道这死鬼是真心的还是信口开河。

    我斜眼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个这个男人身上还有太多我不了解的地方,这种感觉着实说不上好受。

    不管怎么样,这话对姥爷还是很受用的,姥爷爽朗一笑,笑着对白千赤说:“你小子还挺有眼力。我和你说,小白,你别看我现在这一副身子骨病怏怏的样子,眼睛还瞎了看不见,想当年我可是生产队的一把手。”

    我一听姥爷又提起“生产队”这些就知道,若是让姥爷再这样侃侃说下去,这饭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

    姥爷当年在生产队的光辉事迹我和安姚小时候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但是每一次姥爷一提起就会滔滔不绝地侃侃而谈。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烦姥爷反反复复地说他年轻的故事,但每次我表现出反感,安姚就会劝我。

    那时的安姚就已经表现出比我要成熟的多了,她耐心的一次又一次对我说,姥爷之所以会这样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说这些往事不过就是因为年纪大了,不再有年轻人的活力,可是在他的一生中那是他最辉煌最自豪的时候。

    我还记得那时安姚一脸悲伤的看着我,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情感,轻声的问我:“我们以后也会有老的一天,也会不停地回望过去。如果我们在对儿孙说自己年轻时的那些光辉往事时,儿孙表现的十分不耐烦,那你会不会感到心酸?”

    那时我虽然不能对安姚的悲伤感同身受,但是我却明白了自己的行为确实是不正确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对姥爷表现得不耐烦的样子,每一次姥爷再说起往事的时候我都表现的像是第一次听他这样说,积极而又捧场,每当这时姥爷都会说得更加兴致勃勃。

    我本以为白千赤也会像曾经的我一样,不愿意去听姥爷说他曾经的经历,可是让我惊讶的是,白千赤他作为一个阴间千岁爷,竟然也听姥爷说的故事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附和着姥爷的话,一点也没有他千岁爷架子。

    白千赤这种配合的模样更是让我觉得他十分有魅力,我趁着他没有注意到我的时候痴迷的望着他,这一刻我不再在意将自己满心的爱意都表露出来。

    姥爷说着说着忽然停了下来,笑了一下又干笑了一下才说:“小白,你看我一说到年轻的事情就停不下来了,你是不是会觉得很无聊啊?”

    白千赤听姥爷这么一说立刻摆了摆手,随后又想起来姥爷看不见,立刻对他说道:“没有,怎么会呢,姥爷,我不觉得无聊,这些事从来都没人和我说过,什么上山啊下乡啊,还有生产队里的那些事,我都没听过,我不仅不觉得无聊反而还觉得很新奇呢。”

    “哈哈哈……”姥爷听白千赤这么说立刻就笑了起来,满面红光看上去是真的很开心,“小白你这小伙子可以,对老人有耐心!我喜欢!可惜我看不到,要不然就可以看看你的长相是不是和我当年一般英俊了。”

    白千赤立刻谦虚地回答说:“姥爷我怎么能和您比呢,我的长相也就一般般。”

    我听他这样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知道他可是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炫耀他的样貌,现在能这样真的是实属不易了。

    我还没说话呢,坐在一边的妈妈倒是先开口了,她满意的看着白千赤笑了笑,“千尺,你这孩子就不要谦虚了,你的长相都可以和电视上那些什么小鲜肉比了。不是俊俏,是俊俏得很。”

    姥爷听了这话越发地开心了,白千赤脸上也露出了有些小得意的笑容。姥爷朝着白千赤的方向伸出手,一直伸到白千赤的面前说:“小白,来让姥爷摸一摸你的脸。”

    一直都微笑着的白千赤脸突然耷拉了下来,可是姥爷的手已经近在他的脸前了,他是想躲也躲不掉了,只能无奈地靠近了姥爷的手。

    只见姥爷的手一点点地接近白千赤的脸,就在即将要碰到的时候,姥爷的手一用力就从白千赤的身上穿了过去。

    我和妈妈看到这一幕心知肚明地不敢说话,唯独看不见任何东西的姥爷笑着说:“你们现在这些孩子都学会戏弄我老人家了,这里哪里有人?明明都是空气嘛!”

    白千赤脸上也没表现出什么情绪,淡淡地说:“姥爷我在这里。”说着他就给我使了个眼神,我立刻把脸凑到姥爷的手前,让姥爷摸了几下。

    那一瞬间,我分明看到白千赤眼里一闪而过的一丝落寞。

    是因为他不能真正地化作实体出现在我的家人面前吗?我对他有这么重要吗?

    这么想着我突然觉得有些心疼他,很想把他拥在怀里给予他几分温暖,让他不再露出这样落寞的神情。

    姥爷在我脸上摸了好几下才收回了他的手,脸上有几分疑惑:“小白啊,你这个脸蛋怎么这么细皮嫩肉的?像个女孩子。”

    白千赤听姥爷这样说显得有些尴尬,顿了一会儿才憋出了几个字:“我天生的。”

    好在姥爷并没有往其他的方面去想,笑了一下将话题给转移开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等长大些就不这样了。”

    白千赤应了几声,之后姥爷没有再提这些,我们也乐得见如此,一家人围着姥爷聊他年轻时候的经历,一顿饭再这样欢愉的情况下很快就吃完了。

    吃完饭后,我主动提出去洗碗,白千赤说要去帮我的忙。妈妈一看白千赤这么积极也就没有说什么,摆了摆手让我们两个自己呆在厨房里洗碗,她陪着姥爷待在客厅里,一副不再打扰我们两个的架势。

    我见我妈这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在看到白千赤的时候难免又想起了他刚才流露出来的悲伤,心中顿时一紧。

    “你不要紧吧?”我小声地问他,生怕会再次提起他心中的伤心事。

    他先是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看见我一脸担忧顿时就明白了什么,随后又低下头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白千赤低着头,我看着面前的他,总觉得他此刻似乎全身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情绪,我只是站在他的对面似乎都已经感受到了他心中的伤痛。

    我伸出手抱住了他,在他怀里低声地说:“刚刚姥爷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多想了。”

    他用手抱住了我,轻声地说:“我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总觉得白千赤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的颤抖,我忍不住又将抱住他的手臂紧了几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