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3章 白千赤的维护

    车上的乘客见到这种情景也都慌乱了起来,拿着手机的那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高高举着的手机一时半刻不知道是应该对着我还是对着已经倒下的胖女人。

    就在大家还着急着该怎么处理这个大胖女人的时候,那几个人的手机突然地冒起了黑烟,吓得他们纷纷地把手机丢了出去,嘴上还叫嚷嚷着:“好烫好烫!”。

    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了,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起来。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发生这么多诡异的事情?”车上的乘客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胖女人和被扔开的收起都纷纷议论了起来,一个个交头接耳,脸上全是惊恐。

    其他人看不见,我却看得真切,他们的手机分明就是被一团幽蓝色的火焰包裹住才会冒起了浓烟。这这颜色的火焰,我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白千赤阴术独有的特点。

    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千赤,都是他在为我出头出气,出于私心的,我的心里竟然生出几分窃喜出来,嘴角一个没受控制就稍微扬了起来。

    这时,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是那个女孩!一定是她捣的鬼!”

    这句话刚一说出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齐刷刷的投到了我的身上,全都看见了我还没来得及放下去的上扬的嘴角。

    只看见一车的乘客全都用一种莫名恐惧的眼神看着我。这种眼神,我再清楚不过了,之前在白旗镇时,镇上的人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复活的我。他们心里所有的恐惧最后都化作了一种对我的厌恶甚至不把我当作人,一心只想要让我死。

    痛苦的回忆全部都漫了上来,我的手紧紧捏成了拳状,指甲深深的嵌入到了掌心里,我几乎是单凭这一份痛苦才勉强维持着清醒。

    我惶恐地抓着白千赤的手,压低声音小声地对他说:“怎么办?”

    白千赤抓住了我渗着冷汗的手,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轻声安慰道:“别怕,有我在。”

    几乎是同一秒的时间,正在行驶着的公交车突然停了下来,司机刚刚一定也听到了车后发生的事情,惊慌地踩着油门,可惜这车就是没有一点反应。

    白千赤没有理睬这车上的其他人,牵起我的手就走,我磕磕盼盼的跟在他的身后,脚步一顿一顿的。

    我的手紧紧地被他抓着,没有一丝的自控能力,只能一昧地跟着他走。到车门前,他大手一挥就把车门打开,我就像是一条宠物一样被他牵着走下了车,乖巧而又听话。

    那辆汽车在我们下车的那一刻突然就恢复了制动,咻一下就冲向前去,没过几秒就离我们一段不小的距离。

    我看着远去的公交车,想到刚才的那个女人还是有几分担忧,担心地看着白千赤的脸问:“刚刚那个女人不会死吧?”

    我直到现在还记得在阴间时阎王爷说的那些话。白千赤已经为了我做过一次违天的事情了,要是为了我再做一次,还会像上一次那样容易蒙混过关吗?我不知道。

    白千赤笑了笑,玩味地对我说:“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夫君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这句话看似问得不走心,但是却隐藏了几分情绪在里面,只是我当时一心都扑在了恐惧上,竟没能察觉出来。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缓缓的说:“嗯。”

    “你说什么?”他应该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真的回答他肯定的答案,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复杂了很多,眼睛里更是多了好几分心痛的意味。

    我不忍看白千赤这样,连忙冲他一笑改口说:“我怎么可能这么想你,我只是害怕你又做了什么有违天意的事情,我是真的不想你再因为我而受到伤害了,你知道吗?”

    白千赤听我这样说果然就变了脸色,原本一脸冷漠立刻就变出了笑脸,眉眼弯弯的看着我。

    他假装生气地敲了一下我的头,“你要是真的那么想我,我就真的做一个恶魔给你看。”说着他就把我抱在了怀里,低着头对我坏笑。

    我用手拍打着他的肩膀,两边的脸颊全都升起了一抹红晕,害羞地对他说:“你快放开我,街上这么多人看着。”

    他依旧没有松手,反而是把我抱得更紧了,笑着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放心,他们看不到我。”

    即便我知道路上的行人是看不到白千赤的,可是我却能够感受到他,他的气息就喷洒在我的脖颈间,那样的熟悉而又令人沉迷。

    我正依偎在他的怀里沉沦着,突然脑子里就闪过了刚才那个胖女人的模样,这才恍然想起来白千赤一直都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别闹了,快告诉我,你到底对那个胖女人做了什么?”我急冲冲的推开白千赤,冲着他假装生气地说,只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表现成这样的话,他一定又会避开这个话题转而去说其他的事情。

    白千赤也自觉无趣,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神情,立刻就放开了抱住我的手,“我没对她做什么,她只是被一颗小石子敲晕了而已。我是看她对你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才这么做的。她这样骂你,身为你的夫君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他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玩世不恭的模样让我看着只觉得心里不舒服,可是又不好多说什么。

    “那一开始你就把位置让给人家不久好了,还非得要我用手拦。害得我被她说了这么一大通。”我一想到白千赤之前在公交车上,见到那个女人都快要坐下去了,结果还是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就觉得有些生气,嘟着嘴不满地对他说着。

    “我为什么要让?我就想和你坐在一起。”他笑着牵住了我的手,我们俩一边走着他一边说:“再说了,我一个堂堂阴间的王爷,让位置给人间的一个凡人?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我还怎么在阴间呆?别的不说,要是阎王那个家伙听到了这件事,他能大摆三天的流水宴来庆祝的。”

    我被他这一番话弄得哭笑不得,无奈的看着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堂堂”阴间王爷的白千赤,实在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他有些时候竟能幼稚可爱到这般地步。

    我有些时候甚至会觉得他们阴间之所以被天界统治着,可能就是因为阎王和他白千赤两个人太过幼稚。

    不就是给人让了个位置吗?这又怎么了?本来人间就是人生活的地方,他一个鬼给人让让位哪里丢脸了?我朝他瞥了一个白眼,不愿再把话题岔了开去,也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和白千赤没办法就这个问题聊下去,干脆就不再讨论这件事。

    我们两个一路上说说笑笑,到学校里的时候已经开始响起了早读铃。门卫大叔一见到我就开始调侃:“哟,是你啊?怎么今天就你自己迟到吗?”

    看来这个门大叔还记得上次我和高莹一起迟到的事情,本来还觉得可能求情有些难,可是现在看他还记得我,那让大爷放我一马应该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讨好的对着大叔说:“我今天不小心起床起晚了,大叔你就行行好,先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一边说着一边还做了一个求饶的模样,努力的模仿着上一次高莹的动作。

    那门卫大叔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四周没有校领导,对我招了招手就把我放了进去。我匆忙向他道了谢,立刻就一个转身溜进了学校里。

    我抬头看了一眼教学楼上面的大钟,离上课时间只有五分钟了。我也管不着白千赤还在慢悠悠地看着学校里的景色,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教室,气喘吁吁地坐在位置上。

    我刚一走下来,坐在我前面的强哥就转过了头,抱怨一般的对我说着:“安眉,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我本来还想抄你的数学作业呢!这下好了,就剩两分钟了,还抄个屁。”

    我直到现在还因为之前胡一曲和高莹的事情对强哥有不太好的印象,本来就不太愿意把自己的作业借给他抄,现在有了这么个理由我更是乐成其见。

    我头也没抬地对他说:“还想抄我的数学作业,我自己都做不出那一道压轴题,还是算了吧!强哥你自求多福吧。”说着,我就从书包里把数学课本之类的都放到了桌子上。

    我刚把书本什么的全部都拿出来,白千赤就从教室后门走了进来。

    他不知道从哪里晃悠了回来,还十分有情调的摘了一朵花放在我的课桌上,娇、艳欲滴的花朵看上去很是好看。

    我刚想拿起来,强哥就先我一步拿了起来,好奇地说:“安眉,这花不是我们学校小花园里的吗?你还有闲情跑去摘这么一朵花才上教室?”

    强哥当然看不到脸色难看的白千赤正瞪着他和他手上的那朵花,不停地和我东扯西扯说了一大堆,他说他之前想要在小花园里摘一朵花送给小学妹,可是每次都被管理员抓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