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4章 课堂囧事

    眼看白千赤脸上的神情越来越难看,强哥却还是絮絮叨叨的自顾自的说着,我一把就把强哥手上的花抢了回来,打断了他的话对他说:“好了好了,快别说了,老师来了。”

    强哥听我这么说,立刻就转身在位置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他几乎是刚一转回去,数学老师就走进了门,一打眼就看到我手上的花,眼睛里冒出了几分零星的火光。

    数学老师走到讲台上,把手中的课本“啪”的一下摔在了讲台上,生气地对全班人说:“你们中就是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都已经高三了还不好好学习,随便在学校花园里摘一朵小花就想追女孩子,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势力,长得不算好看吧,学习还差,人家女孩子会看得上你这样的?”

    班上的同学全都笑了起来,我一听数学老师这番话就知道他是在暗指我和强哥,他肯定是看见了刚才强哥转过去,误以为这朵花是强哥送给我的才会这么说。

    我连忙把那朵花塞进了抽屉里,前面的强哥却似乎没反应过来老师是在讽刺我们两个,正大声地笑着,我看着他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暗暗叹了一口气。

    不过也难怪强哥反应不过来,因为送花的这个“人”正大摇大摆地坐在我同桌的位置上饶有兴趣地体验着当学生的感觉,认认真真地看着数学课本,似乎是没有听到数学老师刚才说的那些话。

    数学老师皱着眉头,盯着强哥看了很久,强哥还是笑个不停,老师终于忍不住了冲着强哥的方向说:“笑什么笑,就是说你!”

    强哥一下子没意识到老师说的是他,等过了一下整个班的同学都停下了笑声,定定地看着他,他才犹豫地用手指了一下自己。

    “我?”强哥呆呆愣愣的说了一句,全班立刻笑得更加开怀了。

    数学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强哥说:“对!我说的就是你!你说你这么大个人,站起来也比老师高了半个头,怎么只长个子不长脑子?拿着一朵在学校花园里摘的小花送给人家安眉,她就会接受你吗?”

    强哥被数学老师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大喊:“老师不是我!那花不是我摘的,是安眉自己摘的。”

    数学老师生气地冲着强哥说:“安眉是在我前面进的学校,哪来的时间去离教学楼这么远的小花园摘花?你不要再狡辩了,放学你就去这层楼的厕所,别想跑我会看着你的。”说完,数学老师又冲着我说:“安眉,你不要和他靠太近。你的学习成绩好,是一块能上大学的料,好好学习,知道了吗?”

    我因为是在课堂上,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看见强哥一脸委屈,但还是对老师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数学老师冲着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气冲冲的瞪了一眼强哥,才用手扶了一下镜框,开始上课。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上节课的知识点。”数学老师转身开始在黑板上写公式,同学们也纷纷收起了看热闹的眼神,开始看着黑板上的字。

    强哥趁着数学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空隙转过身冲着我说了句:“都是你害我!”

    我立刻双手合十朝强哥做了一个道歉的动作,小声地说:“对不起阿,强哥!下次我请你吃肯德基新出的炸鸡。”

    强哥是一个出了名的吃货,听我这么说他就笑着转过了身,还不忘叮咛我不要忘记,我自然是连连答应说不敢忘记。

    等我和强哥扯完转过脸看白千赤的时候,才发现他整张脸都绿了,显然是生气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就听见白千赤先我一步开了口。

    “你不能和他去吃东西。”白千赤冷着脸对我说。

    我看着他这么一脸严肃的对我说话,顿时就有些不解,疑惑的问他:“我和他是同学,我们两个吃个快餐怎么了?”

    白千赤听我这么说更加不开心了,一脸不爽地看着我说:“同学又怎么样,他可是男的。”

    “男的怎么了?那我以后都不能和班上的男同学说话了吗?要是学校有什么活动要男女搭档我也不能参加?”我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但还是没有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我以前就很不满白千赤这个顽固不化的大男子主义,封建思想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女人都能当兵上战场的时代,凭什么我和他成亲之后连正常的同学交往都不能有?

    可是白千赤却似乎是没有听出我心里的不满,依旧还是那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似乎完全就不觉得他刚才所说的话有任何不妥之处。

    白千赤还是一副我只能听他的模样对我说:“你既然嫁给了我,你就不能和那些男的有太多的亲密来往。你说的那些什么学校活动,要是男女两个人搭档的,你就不要参加了。”

    他这句话说得极为武断,根本就一点都没有考虑到我的想法,他这副口气让我心里的火气几乎是登时就冒了上来。

    我生气地看着他说:“凭什么你就让我说不参加就不参加了?难道我没有一点点个人自由吗?我就算嫁给你也不能这样吧!”

    “凭我是你夫君。”他又顿了好一会儿,才又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不喜欢看到别的男的和你在一起。”

    白千赤的眼睛直直的看进我的眼中,让我未说出口的话全部都再次咽了回去。

    他这句话几乎是一下就嵌入了我的心尖,我无奈地对他点了点头说:“我以后尽量。”

    “不是尽量,是一定。”他在我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没有理他,翻开笔记本就开始抄黑板上的知识点。白千赤见我不搭理他就默默地看起了我的数学书,翻了几下又合了起来,用手撑着脑袋看着我说:“你们就学这么简单的东西?这些也太容易了,你不要听了,我回家去教你。”

    我听他这么自大的说着,也不再生气他刚才的大男子主义了,反而是觉得他太过于自大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教我?拉倒把!你就会和我聊天。”说完我又继续抄起了课堂笔记。

    白千赤无聊极了,用笔在我的草稿纸上画了一个黑无常的样子递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你看我画的好看吗?”

    我用余光瞥了一眼他的画,十分不走心的点了点头,“好看。”

    他又把白无常阴索命和阎王都花了出来,我都只是随便看了一眼,说了一句好看就没再理他。他自觉得无趣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我还以为这节课他就会这么睡过去,没想到我正抄着老师写在黑板上的正确答案时,突然一只手就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冰凉的触感让我瞬时大惊了起来。

    “你做什么呢?”我小声地紧张的问着白千赤,身上被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白千赤闭着眼睛对我说:“我没做什么。”他的手还一直在我的腰上抚摸着,没有丝毫地停缓。

    我把他的手扯了出来,没有说话,继续抄起了笔记,白千赤也没再继续伸手进我的衣服里。

    谁想到老师转过身到黑板继续写过程的那一瞬间他就抱住了我的身子,狠狠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慌乱地看着四周同学们的反应,还好没人能看到白千赤,要不然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我的脸已经火烧似地发烫了起来,白千赤却一点尴尬的感觉都没有,把头蹭到了我的胸前,用手环抱住我。

    整个班的人都在抄着老师的笔记,没有人注意到坐在后面的我。但是我心里总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明明白千赤就是真是存在的,即使没人看见他,他对我做的这些羞羞的事却闹得我面红耳赤没有心思再去做任何事。

    “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我有点恼怒地对白千赤说。

    “我哪里闹了?我亲一口怎么了?”他抬起头来一脸委屈的样子看着我。

    他委屈,我还委屈呢!整个班五十来号人,都在认真听课只有我一个人在开小差,要是错过了老师讲的重点,做不出作业,那可是会被老师叫去办公室骂的。我是最害怕在教师办公室被骂的,各科老师都在小小的一间办公室里办公,要是被老师带到办公室里批评,就是在整个年级的老师面前被批评,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批斗一样难受。

    “我不想理你,你要是再继续闹下去,你就不要再呆在这里了。”我冷着脸对他说。

    他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还得寸进尺地把凳子拉得离我更近了一些,用手揽着我的腰一脸得意地笑着,也不管我是不是在听课,高兴就用头像一只猫一样蹭蹭我的脸,时不时还亲上一口,就是想要惹我和他说上几句话才罢休。一节课下来,我也就听了数学老师说的不到三分之一的话,剩下的时间都被白千赤闹得没有心情听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