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5章 多加阻拦

    我一边忍受着白千赤对我的“骚扰”,一边还要假装认真的听课,表面上尽量维持镇定,其实眼睛一直盯在墙上的挂钟上,无比的盼望指针可以走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在我的期盼中,下课铃声终于响了,我紧绷的神经几乎是瞬间就松懈了下来,挺直的腰板立刻坍塌了下来。

    “下课”二字刚从老师口中说出来,我猛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拉着白千赤冲出了班级。

    我拉着白千赤径直进了洗手间的隔间里,也顾不上自己带着他进了女厕所,关上门冲着他就是一顿乱批。

    “我刚刚在上课呢!你对我又是抱又是亲的,你要我怎么好好地听课?你是好玩了,我就听了三分之一的课,剩下好多都不会!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行吗?这种事情,我们回家去做不行吗?非得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你才更高兴是吗?”

    我本就因为快要高考了觉得紧张不已,别说是课堂时间了,就连课后的时间我都恨不得可以掰成两份来使用,可是白千赤他竟然完全不顾我的想法,一味地按照他自己的喜好做着让我不开心的事情,真切的触到了我的逆鳞。

    白千赤歪着脑袋看着我,双手环保在胸前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无所谓对我说:“我又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普通的亲亲抱抱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至于这样吗?”

    见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的错误,我的火气顿时烧得更盛了,看向白千赤的目光里似乎都带上了星星点点的小火苗。

    “至于,当然至于。你这样是在干扰我正常的学习生活你知道吗?”我为了增强自己的气势,努力的踮起脚想要和他平视,却不知自己的这个动作在白千赤的眼里却只是可爱俏皮。

    “你是我的女人,我对你做一些亲昵的举动怎么了?”

    白千赤说着突然伸出手将我散落到额前的散发挽到了耳后,动作轻柔,一点都不受我们现在正在争吵的影响。我知道,他根本就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更是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在他的心目中,我或许就应该和其他的那些小娘娘一样,一心都扑在讨好他的这件事上,把他当做自己的所有。

    可是,那不是我,我做不到这样。就像我没有办法就单纯的依靠简单的几句话改变白千赤的想法一样,我始终认为自己和白千赤应该是一对平等的恋人。

    “算了,我懒得和你吵,你就是一个顽固不化的鬼!”我看着白千赤无谓的神情,心里的火气更盛,压低了声音对他低吼了一句就打开厕所隔间的门冲了出去,也不去管白千赤在我身后呼喊我名字的声音。

    跑动时大把的风从我的耳廓刮过,呼啸的声音打在我的耳膜上,带来了一丝凉意,可是却没有办法扑灭我心中的怒火。

    这个可恶的白千赤,口口声声的说疼惜我爱我,可是到头来还不是只想到了他自己的想法,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一边跑一边生气的想着,或许是我跑的太急了,风刮进了眼眶里,惹出了几分酸酸涩涩的感觉。

    这节课是体育课,我跑到操场的时候班上的同学大部分都已经到了,他们全部都已经换好了短袖的运动服,看样子正准备集合排队,只有我还穿着校服站在人群之中。

    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校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一心全放在了和白千赤争吵的事上,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要换上运动服的时间。

    还好时间还早,我见老师还没有来,立刻跑到操场旁的更衣间里,准备换上运动服。

    我的上衣才刚刚脱了一半,白千赤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就将我还没完全脱下来的校服又套了回去,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看着我,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要干嘛?难道你也要穿得和外面的女孩子一样?那么短的裤子,大半截腿光溜溜地露在外面?”

    白千赤所说的话里每一个字眼都是满满的封建感,就像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学究一般,令人忍不住想要对他多翻个白眼。

    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好容易才忍住了没有对他多加吐槽,而是耐心的向他解释说道:“这节课是体育课,我不穿运动服,那要穿什么?更何况我以前也是这么穿的,班上的其他女生也是这么穿的,有什么不行的吗?”

    鬼夫闻言却依旧冷着脸,显然他的情绪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有丝毫的缓和,语气冰冷的对我说:“别人是怎么穿的我管不着,你以前怎么样我也管不了。可你现在已经是我拜过堂成了亲的妻子,你就要听我的。”

    白千赤的语气里满是不容置疑的霸道和无理,我又气又恨的看着他,可是白千赤的脸上却依旧一幅理所当然的神情,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些话在我的心里引起了多么大的波澜。

    “白千赤,我以前怎么不觉得你有这么蛮不讲理?学校既然要求我们穿统一的服装上课,那我作为学生当然要遵守。你现在拿我们两个成了亲的事情来压我有用吗?”

    我本就因为他在前一节课的所作所为憋了一肚子火,现在他又对我要求这样要求那样的,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火气蹭蹭的往上冒,不管不顾就对他大声吼了起来。

    相较于我的激动,白千赤看上去就要平静的多了,他表情冷淡的看着我,就好像我的话与他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一般,根本就不必放在心上。

    “我是阴间的,我不管你们人间的规定,你们人间有句话叫做‘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夫君了,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情了,你要不就听我的,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出去的。”

    白千赤脸上露出了一种不可忤逆的威严,我不记得他上一次对我露出这样的神情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可能是因为这段期间内他的温柔和宠爱都快冲昏了我的头脑,令我忘记了他不仅是我放在心尖上的鬼夫,更是阴间至高无上的王爷白千赤。

    我胆颤心惊的看着白千赤脸上的表情,脑海中闪现过无数个如果我再次顶撞他可能会引发的后果,每一种后果都是我无法承受的结果。

    我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低下了脑袋,妥协了。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去违抗他,即便心中万般不愿,千种无奈,还是只能放下运动服,穿好校服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路上我心里还在泛着嘀咕,这白千赤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我实在是搞不懂白千赤到底是在纠结什么?难道我大腿上的肉多被人看一眼还会少了一块去?

    从更衣室出来之后,白千赤也没有跟在我的身边,只是远远地站在一边,没有表情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

    我用眼角的余光朝白千赤的方向瞥了一眼,没有正眼看他。心里对白千赤依旧还是充满了不爽,从小到大,哪里有人对我的事情干涉过这么多?就连我妈也从来不曾这样过!

    他在数学课上捣乱也就算了,体育课还不让我换上运动服,现在好了,整个班的队伍里,只有我一个穿着校服。我穿着的长长的校服裤在一群人白花花的腿中间显得异常地显眼。

    若是一会儿体育老师看见我没有换运动服,一定会责怪我的。我站在队伍里低着头,努力的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出我所料,体育老师站在队伍前扫视了一圈,目光果然停留在了我的身上。他走到我面前就指着我问:“安眉,你为什么不换上运动服?”

    我支支吾吾地看着体育老师,犹豫了半天才磕磕巴巴的说:“我我我……我今天忘记把运动服带过来了。”

    我自己也明白这个理由听上去实在是太过拙劣,就像是小学生说忘记带作业本一样好笑,我心里惴惴不安,生怕体育老师会再追问。

    不过好在体育老师似乎没有因为我这个拙劣的理由而过多的责怪我,只是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下次不要忘记,就没再理我了。

    我看着老师转身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对这节课造成多大的影响,老师走到队伍的前面,带领着我们开始做着准备活动,这是每节体育课上课前的惯例,为的就是防止我们会在之后的活动中因为没有做好准备而受到伤害。

    我认认真真的跟着老师做起准备活动来,一开始我还做的好好的,可是到做腹背运动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提着我的背,死活不让我弯下去。

    我觉得奇怪回过头一看,果不其然,白千赤正板着脸,一只手提着我的衣领子,手背上的青筋因为用力而显现了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