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6章 丧心病狂

    白千赤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地用手护着我,同时还冷冷地盯着高莹的方向。

    高莹动作极为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动作看上去有几分怪异,就像是生了锈的机器一般。

    她的身子还没有完全站稳就向我走了过来,我看她这样不禁害怕地向后退了一下。

    高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我的动作一般,先是咳了两声,然后对着我开口说:“安眉?你在这里做什么?”说话的声音就是高莹的,听起来还十分的虚弱。

    我看到她用手捂着胸口难受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难受得很,也顾不得白千赤对我说她身上附了千年女尸这件事,不管不顾地就冲了上去,扶着高莹,担心地问她:“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高莹脸色苍白地看着我说:“没事,好像是我摔了一跤。”她的眼神看上去有些迷茫,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一般,手上和脚上好几处都擦伤了,渗出了不少血滴。

    我看着那鲜红的血,感同身受的难受了起来。我心疼地用纸巾给她止着血,问:“高莹,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上体育课吗?”

    “对啊,我记得我是要跑八百米来着。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摔伤了?”她歪着头思索了一下,忽然就用手按住了头,看上去很痛苦。

    我见她这样不愿再逼迫她去回想,担心地抱着了她:“好了好了,不起来没关系,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抱着她的我,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流。我明明清楚的很,高莹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和白千赤在阴间和千年女尸的那一场恶斗。那场恶斗又是为了给我拿到还魂丹,归根结底,高莹变成现在这一副认不认鬼不鬼的样子都是因为我。

    如果不是我,高莹怎么会遭受这些常人根本不会经历的苦痛呢?

    我心里的内疚之情一点点的扩散开来,弥漫至整个身体。我侧过脸看着冷冷地站在一边的白千赤,希望他能够想到可以帮高莹解脱的办法。

    白千赤似乎没有看出我眼神里对他发出的求救,只是冷冷地看着我抱着的高莹说:“你不用藏在凡人的身体里,这一招对本王没有用。”

    我一开始还没有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下一秒我就懂了。

    高莹听到这句话后,她的头“喀喀喀”地就一百八十度地旋转回去看着白千赤。

    这个转变来的十分之快,我被吓得直接松开了抱住她的手,连忙退后了两步。高莹看到我这个样子,脑袋又“喀喀喀”地转过来对我诡异地一笑。明明是高莹的脸,我却像是看到了那个千年女尸没有眼球的头颅一般恐惧。

    高莹下一秒突然伸出双手,直直地快速向我扑过来。还没等我看清她的身影,白千赤就一个闪身就挡在了我的面前,反手轻轻一打,高莹就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白千赤的身上散发出了熟悉的令人感到压迫的威严,他厉声质问着高莹:“你鬼鬼祟祟跟着我们做什么?”

    高莹躺在地上,双眼微翻身体僵硬地对着我们用一种极其尖锐的女声说着:“千岁爷,你说我跟着你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找你报仇。如今我已经是这一副残败的魂魄,对付你肯定是不行的了,可是对付你的小娘子和她身边的人却是绰绰有余。”

    她一边说一边还朝着我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那一抹诡异的笑容就像是一根利剑狠狠地插在了我的心尖,果然她就是为了报复我!

    “你你你……”我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磕磕巴巴地冲着她骂了几句:“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打不过白千赤就找我和我的家人朋友下手!”

    “哼,若不是你白千赤,我会沦落到如今这副模样吗?”她双眼渗出怒火,身上隐隐散发出丝丝黑色的幽光。

    “我原本是阎王面前的红人,因为你白千赤魂飞魄散。你知道我靠着一缕仅存的残魂,在阴间游荡了多久才慢慢重新聚魂成功吗?呵,说来也巧,要不是你的小娘子身边的好闺蜜的躯体将我的魂魄好好养着,我有怎么会恢复的如此之快呢?这一切,你说不是是天注定?哈哈哈,待我的魂魄重新聚集起来之时,就是你们两个灰飞烟灭之日。”

    千年女尸丧心病狂的冲着我们大声喊叫着,虽然她说道严重,但是我分明感受到了她心底的一丝无力。

    白千赤眼神冷冽地看着她,不屑地说道:“你魂飞魄散都是自作自受,何必又将我拉下水?阎王他自己也知道用这种阴术将你养起来终究不是长久的法子,就算我不把你打得魂飞破散,日后九重天的诸神发现了你的存在,阎王一样会将你的魂魄打碎,说不定还会比我做的更甚!”

    “不可能!”她就像是发了疯一般嘶吼着,“阎王不会这么对我的!他一直器重我,我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就算我魂飞魄散了他还是没有将我赶走,他是不会做出你说的那种事的。白千赤,你不必说这话来分.裂我和阎王之间的感情。”

    白千赤不予置,只是对她冷哼了一声。

    从她脸上复杂的神色来看,我就看出她心中对阎王的那份好比信仰的忠诚有了一丝丝的动摇。之前我就听白千赤说过千年女尸养成的方法,我想她自己也是清楚自己的存在对阎王来说必然是一个祸害,只是面对一个将自己一点点扶持着的主人一般的阎王,又怎么愿意去相信阎王会将她的魂魄打散呢?她当然更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白千赤挑拨离间的计谋。

    “白千赤,我知道你在阴间做了这么多年的王爷,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我知道,你现在有一个软肋,就是你身边的这一位小娘子。”她放肆地笑着,“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想到我们叱咤阴间的千岁爷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英雄,可是不知道你这一位英雄,要是看到心爱的女人伤心难过会是一副怎么样的情景?”

    白千赤抓着我的手,冷着脸对她说:“你要是敢动安眉一个手指头,我一定不只是让你魂飞魄散那么简单!”

    “哈哈哈……”她笑着拿出了一把匕首晃来晃去,“我们受百鬼敬重的千岁爷,我有多久没看到你恼羞成怒的样子了?这样不好,交手的时候容易出错。”

    “对付你,还不需要我用百分百的精力。”白千赤不屑地看着她。

    “你当然不能对付我,别忘了,我现在附着的这一副躯体可是你的小娘子最好的姐妹,要是你对我做了什么,这副躯体的主人因此有什么闪失,你猜你的小娘子会不会原谅你呢?”

    “卑鄙!”我冲着附在高莹身上的女鬼大骂。

    她似乎也没有恼怒,反而是因为我这一声骂而更加开心了起来,“哈哈哈,卑鄙?你们人间的凡人才会满口仁义道德,在我们阴间,这些都没用。我卑鄙?我还能做出更加卑鄙的事情来。”说着,她就拿着手上那把匕首往自己手上划。

    那把匕首轻轻地划过高莹手上细嫩的肌肤,鲜血顺着刀子划过的口子一点点地溢了出来。她似乎没有停止的一丝又在手上划了一刀,接着连续又是好几刀。高莹右手的手腕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皮肤带着血全都翻了起来,鲜血已经布满了她的整只右手。高莹脸上却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看着我挥舞着左手手上占满了鲜血的匕首,高兴地说:“你们还想看吗?我再割给你看!我最喜欢看到人的血液一点点地从身体里流出来,像极了阴间那条流淌的血河。”

    我远远地看着高莹那白皙的右手被鲜血占满,眼泪早就克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你赶紧从高莹身上滚出去!不要再伤害她了!”

    那个女鬼借着高莹的口阴阳怪气地说道:“我怎么是伤害她呢?我这是让她享受这种刺痛的快.感。”她睁着眼睛用一种诡异的笑容对着我们,“你们难道不觉得像她这么美丽的躯体,天生就是要被鲜血浸染才显得越发美丽吗?”

    说着她就将左手上的刀换到了右手上,在高莹手上用匕首一刀刀地划出彼岸花的模样,一边画着还一边笑着说:“千岁小娘娘,你是不是看不得自己的朋友被这样伤害?我不仅要用匕首化她的手,我还要划破她这张美丽的脸蛋。我告诉你,只要你越不高兴,你越难过,我就越高兴。”说着,她就用匕首往脸上划。

    我抓着白千赤的手,着急地看着他,“你不能就这么看着那个千年女鬼伤害高莹!”

    白千赤轻轻地朝她扔了一个石子,那把匕首“啪”的一声就摔到了地上。

    高莹瞪着双眼恶狠狠地看着白千赤,“你们以为打掉我的匕首我就伤害不了她了?我难道连这一点能力都没有?”说着她就用手狠狠地扯下来高莹的右边耳朵,瞬间高莹右耳的位置源源不断地流出了鲜血。她一点痛苦的感觉都没用,咧着嘴对着我“咯咯咯”地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