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8章 十分惨厉

    此刻我根本就无心去管白千赤口中的利益权衡,我只知道如果白千赤再不出手,高莹这个人可能就要完了,我已经害了胡一曲,我不希望高莹也会因为我而早早的结束这一生。

    我放软了声音,近乎哀求的对他说道:“白千赤,算我求你了,你就帮高莹一次吧。”我想都没想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抱着白千赤的腿忍不住失声痛苦着,“算我求你了,白千赤!你不是说只要我想的,你都会为我做到吗?要是高莹死了,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她的爸妈,不如让我也灰飞烟灭算了。反正你的娘子多的是,也不缺我这么一个!”

    其实最后那一句话我只是在赌,在赌自己在白千赤心中的分量,赌他对我的那一份情意。

    好在这一次我赌赢了。

    “你说什么话,我怎么会让你受伤。”白千赤蹲下来将我拥入怀中柔声地安慰着我:“你先不要哭,我想想办法。”

    我没有办法像白千赤这样维持冷静,高莹现在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如果在这样继续拖下去,我不知道她究竟还能支撑多久。

    “那你快想啊!”我着急地看着高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又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白千赤陷入了沉思,眼中的流光转动不停:“你别急,等我先设下一个屏障,若是再有凡人看到这情景,怕是要惹出不少慌乱。”

    言毕,白千赤就屏气凝神,以他为中心,一个无形的屏障将我们三个围在了一处,只有里面的我们能够看到外界的景象,外面的行人是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情况的。

    我抬头看着这个结界,心中的慌乱终于有了片刻的缓和。我看着白千赤的侧脸,心里暗暗想着,关键时候果然还是他比较冷静,我刚刚一心只想着高莹的安危,完全忘记了我们身在校园里。

    学校里本来人就密集,加上还是最容易发酵流言的地方,刚刚白千赤要是不将我们三个围起来,只要他一出手,别人一看见,定然是会认为是我使了什么妖术才把高莹弄成这副模样,到时候我可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想到白千赤的这份细心完全是为了我一个人,我顿时就觉得有一股暖流缓缓的从自己的心田上流过,暖融融的。

    我身上还是没什么力气,软绵绵的瘫坐在地上,白千赤走到我的身后,用手画了一个圆将我围在中间,那个圆圈散发出隐隐约约的淡蓝色的光芒。

    我不解的看向白千赤,他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既是解释又是叮嘱的对我说:“你不想看到你的朋友继续被千年女尸伤害的话就乖乖呆在这里面,不要出来。要是你走出我用阴术画出来的保护圈,落在了她的手上,那你和你的朋友就会同时陷入危险,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保护你,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疑惑地看着他,摇了摇头,犹豫地开口:“你是说,你会……”

    杀了她?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办法轻易的将这三个字说出口,但是白千赤却像是读懂了我脸上的表情,神情严肃的缓缓点了点头。

    我的心情顿时就更加凝重了,其实我心里清楚若是我落到了那个千年女尸的手上,白千赤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高莹。高莹一旦死了,千年女尸的魂魄就无所寄托,肯定会先行逃跑。

    这虽然也是一个解决办法,但这却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我立刻乖巧的对着白千赤点了点头,向他保证道:“我不会出去的。”

    “好,那你在这里呆着。”说完白千赤就一个箭步飞到了高莹身边,在手上幻化出一把珀蓝色的长剑对着高莹就是一划,笼罩住高莹的寒冰迅速破开。

    没有了冰罩的束缚,高莹立刻就像是从牢笼里逃脱出来的野兽冲了出来。

    我紧张的看着他们的方向,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高莹此刻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温文尔雅的她了,张着血盆大口猛地就朝白千赤扑了过去,只见她从嘴里吐出了一团黑雾,那团黑雾立刻变成黑色的蜘蛛,我虽然隔了一小段距离,但还是清楚的看见了,那些黑色的蜘蛛就是我们俗称的那种“黑寡.妇”。

    黑寡.妇从高莹的嘴里纷纷落下,密密麻麻地爬满了一地,只是看一眼我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和我的反应相比,白千赤看上去就要淡定的多了,他显然是不害怕千年女鬼这样的小伎俩的,看做轻松地用手轻轻一挥,靠近他的黑寡.妇就被打上在了无形的屏障上。

    可是却没有消灭掉所有的黑蜘蛛,剩余的蜘蛛全部都朝着我的方向爬了过来。我努力的将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圆圈的正中央,却还是不能阻止那些蜘蛛前进的步伐。

    虽说白千赤给我画了一个保护圈,那些黑寡.妇是靠近不了我的身的。但是它们全都围在了白千赤画着的那个圈子外面,一层一层地叠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增高,很快就要有我半个人高了。

    虽说我从小都是不害怕这些虫子之类的东西的,可是无奈这数量实在是太多了,黑乎乎密密麻麻地挤在我的眼前,比起害怕更多的还是恶心。

    我透过那些蜘蛛朝着白千赤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为了不伤害高莹一直都打得就有点束手束脚,那把长剑处处都是选择高莹的非要害打去,时不时还要躲过高莹向他射来的毒丝。

    别说了要打败那个女尸了,他现在看起来自保都显得有些吃力。我害怕会惹得白千赤分心,只好将呼救声吞了下去,精神高度紧绷的看着面前的“蜘蛛墙”。

    大量的蜘蛛源源不断的朝着我这边爬过来,一层又一层的叠加,眼看着这些黑寡.妇就要和我一般高,很快就要遮住了我的视线,我不得不朝着白千赤大喊:“死鬼!你快救我!”

    白千赤却是头也不回地对我喊:“这些小虫子伤不了你,它们连那个圈子都进不去。”

    我当然知道它们伤不了我,但是换谁面前被重重的黑寡.妇围着,谁心里好受?那些黑寡.妇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下爬,在下面的那些已经承受不住上面的重量,纷纷被挤压变形,挤破了的身子流出白色的粘稠液体,发出一种刺鼻的腥臭味,像极了暴雨过后树下的那股味道。

    “它们太恶心了,我受不了!”我将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黑寡.妇们已经爬到我头顶的位置了。原本是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现在变成我被压迫,我感觉有一种无形的窒息感正笼罩着我。

    我害怕到了极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死鬼!”我的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了他不耐烦的一声,“知道了。”

    只见我眼前的黑寡.妇们被突如其来的幽冥蓝火给包裹住,不停地发出“啪啪啪”的炸裂声。高高竖起的黑寡.妇墙在幽冥蓝火的围攻下纷纷坠落,发出一股难闻的焦糊味。没多久,我眼前的黑寡.妇全都掉在了圈外,白千赤和高莹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视线。

    我这边虽然没有了危险,但是白千赤和高莹那边却还没有结束。

    千年女尸显然是受着高莹躯体的很多限制,好几次想要闪过白千赤的长剑都因为步伐过于缓慢而被刺中。被刺中后的她双脚一蹬想要往白千赤的胸口踹去,白千赤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弯腰就躲过了她的飞踢,抬手又是一剑正好刺进高莹的脊背,反手就是一挑,高莹的脊背立刻喷出了乌黑的脓血。

    “白千赤!你破我一次魂魄如今还想将我这几缕残魂打散吗?”高莹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边说着一边吐起了黑血。

    她不甘心的看着白千赤,话语中满是威胁。

    “这些都是你咎由自取!”白千赤没等她缓过来,出手又是一掌,瞬间白色的光芒笼罩住了高莹的身体,只听见白光之内不断传来阵阵惨叫声,随之而来的就是“噼里啪啦”的炸裂声。

    直至那白光越发地膨胀,渐渐变为了奶黄色,最后化作金黄色。忽然,那白光一瞬间炸裂,从里面散出了一道刺眼的金光。待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高莹已经瘫软地躺在地面之上。

    一切仿佛恢复了平静。

    “高莹,你没事吧?”我踩过一层厚厚的黑寡.妇的死尸到了高莹的身边,用手轻轻地将她抱起。此刻她的身子就像是是一滩烂泥一样躺在我的怀里,哪里还有往日的神采?

    我忍着眼泪不让它掉落到血迹斑斑的高莹身上,伤心的问身边的鬼夫:“白千赤,她这样是不是就?”我没敢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只能红着双眼看着白千赤,等着他的回答。

    高莹此刻的模样看上去哪里还有一点活人的样子,恐怕就连死人的身子骨都比她的要强硬上百倍。我又怎么敢奢望白千赤能告诉我高莹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