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89章 去观音殿

    白千赤也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到我身边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药丸递给我,“这药丸有重塑筋骨之效,是我白家家传秘药,从来没有给外人用过。”他顿了一下,“不过这些对我的族人已经没有用了。”

    我接过药丸就喂进了高莹的嘴里,听到白千赤这么说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白千赤家传秘药?为什么都没用了?难道阴间的药物也有保质期。我瞪大双眼看着白千赤:“为什么对你们族人没用了?你这个药丸不会加快高莹寿命的消逝吧?”

    “当然不会,你想哪里去了?你自己看看她。”白千赤看了我一眼,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开始收拾满地狼藉的黑寡.妇。

    只见我怀中的高莹身上的伤口一点点开始愈合,原本缺了右耳的那处被幽蓝色的光芒包裹住,待光芒渐渐消退之后,那处竟已经长出了一只完好的耳廓。

    高莹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她连带着苍白的脸色也多了几分红润。

    “高莹,你快醒醒。”我抱着高莹不断地呼唤着她,可是另一边又害怕会碰疼了她,不敢去碰她,只能在旁边焦急的喊着。

    在我说话的瞬间,那股幽蓝色的力量早已游遍她的全身,所到之处竟再无一处伤破。高莹苍白的脸上逐渐恢复了血色,眼珠动了一动。

    我抓住高莹的手,着急地看着她。只见她脸上的眉头一皱,纤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眼睛缓缓的睁开,迷茫的看着我。

    “安眉,你怎么抱着我?我又怎么了吗?”高莹初醒,精神状态还有些不太好。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我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高莹刚一起来就看到四周的地面上还残留着不少刚刚打斗剩下的黑寡.妇,她看见顿时就是一惊,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起来。

    “这,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黑蜘蛛?”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自然也看到了还没有被鬼夫完全清理干净的蜘蛛,忍不住在心里责怪了他一下,另一边又开始绞尽脑汁的想该如何向高莹解释。

    “这些是,那个……”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高莹,吞吞吐吐了半天也说不出个一二。

    “不过是一个小鬼做的小把戏不足挂齿。”说着,白千赤就将眼前的这些黑压压的蜘蛛尸体化为了黑灰。

    我们此刻正在白千赤的屏障之中,他当然也是显现了真身出来。新奇的是,高莹看到了也没有错愕,只是身子微微使力站了起来,礼貌地对白千赤鞠了一躬,笑着说:“如果我没猜错,就是你救了我,谢谢。”

    我看见高莹这个举动,心里闪过一次诧异。这应该是她第一次看到白千赤,可是她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怯色,举止之间依旧还是落落大方。

    高莹就是高莹,永远都能准确地做出判断。她是我见过这么多人里面唯一不害怕白千赤的人。

    白千赤显然也没有想到高莹竟然有这样的魄力,很是赞赏的笑了一下,颇有兴味的问了一句:“你竟然不怕我?”

    高莹见状也笑了笑,对白千赤说:“我是怕你的,只是看到了眉眉时不时向你抛去求助的眼神,加上我记得刚刚我身上是有轻微的擦伤现在却完好如初,还有着满地的狼藉,连带着自己以前发生过的那些怪事,我也大概能猜出个一二来。”

    “聪明,真是聪明!”白千赤转过脸捏了一下我的脸蛋笑着说:“你的朋友这么聪明,你怎么就没有人家一星半点的智商?”

    我没想到白千赤竟然在高莹的面前直接就这样说我,一个不服气就顶撞了上去:“什么叫我没有她一星半点智商?她只是天生胆子比较大,能和聪明扯上什么关系,更何况,我的考试排名比她高多了。”

    我的确没有吹牛,我的文化分数的确是比高莹高上了不少。要说聪明我真的不会比高莹差,甚至比她要高上一些,但是高莹胜在比我细心,总是能发现很多我发现不了的小细节,所以也不怪她能猜到白千赤是来帮她的,只是我想她一定猜不到白千赤和我的关系。正常人又怎么会想到我会和一个鬼在一起呢。

    没想到我才这么一想,高莹就笑着对我说:“他是你的那谁吧?”说完高莹就阴阳怪气地撞了我一下,眼神里满是揶揄。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问我,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

    她不会是吃了白千赤家的药丸有了什么厉害的读心之能了吧?我尴尬地对着她笑着,没有说话。倒是站在我旁边的白千赤很高兴地对高莹说:“没想到你一介凡人,眼光竟如此毒辣。我就是安眉的夫君,你以后叫我白千赤就好。”

    我第一次见白千赤对除了我妈妈和姥爷之外的人这么的友好,而且还是对待高莹,心里顿时觉得有些不太是滋味。

    “眉眉,你可以啊,找了个这么俊的夫君!”高莹高兴地拉着我的手,俨然是一副闺蜜见闺蜜男友的八卦神情,和我之前设想的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高莹,我发现你的脑回路很是新奇,其他人看见我和白千赤在一起第一反应就是说我们两个人鬼殊途,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了夸他俊俏?”我白了一眼高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她才好了,难道她不知道刚刚她才劫后余生吗,怎么一点后怕的感觉但都没有?反倒是只关心白千赤的长相。

    “我和那些普通人不一样,我是鬼怪小说的忠实粉丝,要不然也不会把那个盒子带回家了。”说着高莹就把头低了下来,俨然一副娇羞的小女生的模样。

    这倒也是实话,高莹平时没有多少爱看书的习惯,但是对于鬼怪小说却是来者不拒的,她家收藏着的鬼怪小说加起来能有上千本。

    不过说到那个黑盒子,我又想起了高莹身上还附着那个女鬼的事情,急忙向白千赤寻求确认的问道:“白千赤,你刚刚不是说不能把那个千年女尸给解决吗?那高莹以后是不是就没事了?”

    白千赤把手环抱在胸前,脸上的神色却不如之前那般轻松:“不,那个千年女尸还是在她身上,没有解决。”

    “那你刚刚那一下下的,都是虚招式?只是做个我看的?”我刚刚还觉得他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一样,剑起刀落,意气风发,感情刚刚那些都是作秀呢?

    如此想着,我忍不住就翻了一个白眼,结果恰好就被白千赤给看见了。

    白千赤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刚刚那些招式当然不是作秀,我只是挑断了那个女鬼和高莹紧密连接的那条线,这样她才能醒过来。不过这个方法终究不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只要那个女鬼的魂魄还在她身上一天,就有重新长成的一天。”

    “那重新长成要多久?”高莹担忧地问白千赤。

    白千赤思索了一下,“大概,不出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白千赤不可能每次高莹被附体的时候都在场,再说了每次都是这么大的伤害,白千赤家里有再多的药丸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吗?”我直接开口问白千赤。

    空气突然就在这一刻凝结了,我和高莹两个人都着急地等待白千赤的回复,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担心着从白千赤口中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白千赤倒是也没有拐弯抹角,大大方方地告诉我们解决办法,“在城郊有一座观音殿,里面的僧人都是修炼多年的高僧,若是求得主持方丈的帮助,说不定能得到一劳永逸的方法。”

    “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听到有可以解决的办法,我立刻就抓着白千赤的手激动地说道。

    毕竟这个千年女尸是因为我白千赤才会破了她的魂魄,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我高莹才会遭到这样的不幸,如今有办法可以将那个千年女尸从她身上赶走,就算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是一定要去的。

    站在一边的高莹听到我这么说连忙叫嚷着她也要去,任凭我怎么说危险她都坚持要去。我想着前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危险的事情,还是不想她和我们一起,等我和白千赤找到确切的办法再来找她会比较好一些。

    倒是白千赤稍微想了一下,觉得若是高莹跟着我们一起去,方丈有什么方法就可以立刻实行,不需要我们又跑回来找到高莹,倒也是要方便的多。

    我这么一听顿时觉得确实有道理,毕竟那个女鬼还在高莹身上,变数太大,到时候女鬼若是提前苏醒,我们谁也没有办法。白千赤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什么意见,就此决定我们三个明天就开始前往观音殿。

    讨论好这一切之后,白千赤撤下了那道无形的屏障,说是要去准备明天去观音殿的东西就先走了。我和高莹两个手牵着手一起回了教室,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如果明天观音殿一行不顺利的话,今天那般惨烈的景况我们还要经历一次又一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