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1章 开了眼界

    “你这是和你的鬼夫君说话呢?”说着高莹就对着空气,自以为是对着白千赤的方向高兴地对白千赤打了个招呼,“嘿,老白。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你既然是眉眉的夫君,我连名带姓叫你似乎不太好,可是叫你千尺好像更不好,还是叫老白更好一些。”

    高莹喊的格外自然,丝毫也不觉得“老白”这个名字有任何的不妥,我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

    得了,这下白千赤的小名全齐活了,小白、老白,以后我身边还有谁认识他的时候说不定还会叫他大白、白白,或者更加奇怪的名字,反正就是不会好好地叫他白千赤。

    一想到他一个阴间的王爷在人间竟然有这么多“可爱”的外号,我就觉得好笑。

    白千赤听高莹这么叫他显然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可是没办法啊,考虑到这时我们正在大街上,他也不好现身来反驳高莹的叫法,只能无奈的撇了撇嘴角。

    高莹还以为白千赤对“老白”这个名字没有意见,一口一个老白地叫得欢快。

    “老白,你今天怎么不现身了?是不是怕人?”

    “老白,你们鬼是不是只吃香火?味道好吗?”

    ......

    高莹噼里啪啦问了一大堆,我都替白千赤感到着急,连忙对高莹说:“你不要问这么多问题了,我们还是去观音殿要紧。”

    “对对对,那我们赶紧出发吧。”高莹这下才想起来我们今天的真正目的,连忙应了下来。

    其实我现在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些许的不安,还有一件事在困扰着我。那就是刚刚白千赤直勾勾地看着马路对面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总觉得事情并不像他刚才说的那般简单,如果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话,那为什么他看着那么入迷?

    我跟在白千赤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终于挣扎了许久,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我走上去站到他身边,拽住了他的袖子。

    “死鬼,你刚刚盯着马路对面的车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说?”我很担心他看见了什么会危及我的东西,但是为了让我不担心所以闭口不谈。

    在我的认知里,我和白千赤是夫妻,那我们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希望自己每一次都是在他的保护下,那样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太过无能。

    白千赤用手敲了我的脑袋一下,表情更加不屑了:“我看你不是有一点点傻,你是真的傻。青天白日,阳光还这么猛烈,除了我怎么可能还会有鬼在街上乱跑了,你这个小脑袋天天都在想什么啊?”

    “那你死死地盯着那边做什么?”即便白千赤这样说了,我还是觉得不相信,不死心的又追问了一句。

    他这一次倒也没有再用手敲我的脑袋,而是一副好笑的样子看着我,耐心的向我解释道:“我在想我们三个要不要打车去观音殿,不然靠你们两个的双脚走过去,我想今天一定是走不到的。”

    我在白千赤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的目光坚定,看上去不像是在骗我,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

    我顿时就觉得有些尴尬,自己刚才一系列的表现好像真的是有些太傻了。

    安姚一直跟在我的旁边,她虽然听到了我说的话,但是却听不到白千赤说的话,脸上的表情又是好奇又是焦急。

    “安眉安眉,老白他说什么?”高莹在一旁好奇地问我白千赤说了什么。我当然如实回答白千赤说要打车这件事,末了我还加上一句“我的零用钱都花光了,没钱打车了,最多就撑得起公交车。”

    我身上就带了一百块,要是路上再吃个饭什么的,根本就不够,别说打车了,我真怕到时候饭都吃不起。去之前我就打听过那个观音殿,已经是一个景区了,每天都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人来的多了,斋饭也是水涨船高的价格。

    我可怜巴巴地看着高莹,她见我这样则是大手一拍对我说:“放心,钱能解决的问题暂时还不时问题。”

    说着,她就掏出了一个鼓鼓的钱包,故作神秘的在我面前打开了一个小缝,我定睛一看,里面放满了红色的钞票和好几张银行卡。

    看到这么多的钱,我眼睛都亮了,之前的担心似乎瞬间都烟消云散了。虽然我平时总是跟着高莹吃吃喝喝,她出手也的确阔绰,但也从来没见她拿过这么多的钱出来,心中顿时就觉得有些奇怪。

    高莹显然注意到了我的眼神,笑着和我解释说:“这一次你都是为了我才去的,总不能让你花钱。再说了,如果那个方丈真的有能救了我的法子,我怎么也得捐点香油钱,所以多带点总是好的。”

    听高莹这么说我才稍微放心了一点,连连夸赞她想的周到,我是真的没有想过要向方丈道谢捐香油钱的事情。

    白千赤倒是没觉得高莹有这么多钱有什么值得意外的,听到我们的对话也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他牵过我的手直接就向前面走过去:“我们走到对面的的士站去吧。”

    我们三个很快就在的士站打到了一辆车,告诉司机地址之后,司机也没有绕远路,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就把我们带到了观音殿所在的山头脚下。

    我昨晚稍微在网上查了一下,这座观音殿听说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前个七八年的时候佛教盛行,所以筹到了些钱翻修了一下,不知怎么的这里有一个观音殿的事情就传开了,连周边城市的人都跑过来上香。

    灵不灵我倒是不知道,因为之前我妈妈一直不让我相信鬼神的事情,当然也没带我来到过这个观音殿。我一问高莹,她也说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她的说法是她不喜欢上山里头去,所以也没来过。

    因为是第一次来这里的缘故,我们两个感觉就像是出来游玩一般,看着哪里都觉得新鲜,一会儿在这边自拍一下,一会儿那边自拍一下,一点也没有要来求高人的模样。

    白千赤开始的时候还很有耐心的跟着我们两个,后来见我们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架势,很无奈地看着我们两个:“你们两个自拍够了吗?再不走,还没到可就要天黑了。”

    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不过才十点不到。再抬头一看,那座观音殿早就近在眼前,走上去不过就是四五百米的距离,怎么会要到天黑呢?

    “那座观音殿不就在前面吗?哪里用得着走到天黑?”我觉得白千赤完全是在夸大,不服气的顶撞了他一句。

    白千赤笑了笑,弹了一下我的脑门对我说:“谁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的是这个观音殿?我们要去的是这山里面的那座观音殿。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座观音殿,都是那些商人弄出来的,为的就是吸引你们这些不懂佛法的人。我告诉你,真正懂得佛教精髓的人都不会在这么一个充满世俗烟火气的地方修行。不过等一下你们到也可以当作景点看看。”

    我被白千赤给说懵了,直到高莹戳着我的手臂问白千赤对我说了什么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看着她一脸好奇的神色,我立刻把白千赤说的这些话全数都说给了高莹听,高莹一听不由分说地就拉着我往眼前的观音殿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既然老白都这么说了,里面一定有很多我们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我们先去看一眼,等老白赶上我们,我们也差不多看完了。”

    我踉踉跄跄的跟在高莹的身后,看着她一脸激动的神色,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白千赤哪需要赶路,如果不是我们两个肉体凡身拖累着,他自己早就去到了我们要去的观音殿,怎么还会在这里呆着。不过这些我都没有和高莹说,难得她今天有这么大的兴致,之前因为千年女尸的事情她过的实在是太压抑了,出来散散心也不错。

    走了好一会儿我们才走到了殿门前,虽然之前看着不觉得远,但或许是爬山路的缘故,此刻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已经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我和高莹一起进到那座观音殿里,刚一走进去就被观音殿里金碧辉煌的景象给吓住了,我一时间在脑海里竟然找不出形容词来。

    殿里的顶层是红瓦铺盖的,挂着好几个金莲灯,上面点了一圈圈的蜡烛。大殿正中央就是一座千手观音的金像,正俯视着前来瞻仰她容貌的人,两旁则是各个菩萨的金像,再前面一些则是十八罗汉的彩陶像,他们每一个都栩栩若生,让我有一种误闯了天庭的错觉。

    我和高莹看了好久,连连惊叹。过了好一会人我才想起白千赤来,连忙跑到外面去寻找白千赤。没想到他已经坐在一个大树的树干上吹起了口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