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3章 山间休息

    “方丈的意思是?”我不解地问道。

    老僧人向我们微微伏了一下身子,无奈地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贫道也不想这位女施主年纪轻轻就受恶鬼的迫害,可是两位施主也可以看看这里荒郊野外的,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是得不偿失了。你们三位还是请回吧。”

    “不行,方丈,我们走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找到可以制服千年女尸的办法,我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我握住了高莹的手问:“对吧?高莹。”

    高莹看着我犹犹豫豫地对我说:“眉眉,要不你......”她放开了我的手低着头,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我说:“要不你还是和老白先走吧。”

    “你说什么?什么叫我和白千赤先走?”我激动地看着高莹。她让我们先走的意思是想要自己留下来送死吗?不行,这样绝对不行。这一切是因为我而起,当然也要我自己来结束。

    “眉眉,我的意思是让你先走。你也听到方丈说的话了,呆在这里凶多吉少。本来我就已经被千年女尸缠上了,留在这里若是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不过就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但是你不一样,你妈妈已经失去了安姚姐姐一个女儿,若是你跟着我也出了什么事,那你让阿姨自己一个怎么在这世上继续活下去?”高莹说着就想把我往外推。

    高莹说的固然有道理,可是我也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就将自己最好的朋友陷于危险于不顾。“高莹,你不要再推我了,我已经决定了会在这里陪着你。”

    方丈看我们争执不下,转动了几下佛珠,缓缓地开了口:“若两位女施主坚持要留下来那贫道自然也不会赶你们离开,不过跟着你们来的这一位就算能护着你们的安全,想必也是要损耗自身多年修为,这其中孰轻孰重,值得与否,还是你们自己把量。”说则方丈就走出殿外,左顾右盼的样子,不一会儿就走来了一位年轻的僧人,估摸着也就是二十岁上下的样子,穿着一件单薄的粗布僧衣,上面还有好几个补丁。他的长相倒也是清秀,没有受过什么风霜洗礼的模样。

    方丈领着小僧人到我们俩的面前对我们说:“这是我的大弟子无望,我还有一个小弟子无念上山采野菜去了,等天再黑一些估摸着也要回来了。”

    无望向我们轻轻鞠了一躬,“两位女施主好,我是无望。”

    我和高莹哪里见过这么俊俏的小和尚,连忙露出桃花眼,笑着和无望打招呼。我还想和无望多说两句的时候白千赤朝着我狠狠地瞪了一眼,我就再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在方丈的指示下,无望带着我和高莹两个到了殿后的厢房去。说的好听是厢房,其实就是两间简陋的小平房,里面除了一张木板床和一个木架子放供洗脸用的水盆就再无其他摆设了。

    无望轻轻地打开其中一间厢房的门,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我和高莹连连咳嗽。

    “两位女施主不好意思,小寺许久无人踏足,这两间厢房也就没有再打扫,还麻烦你们两位打扫一下。过一会儿我会给你们两位送干净的被褥来的。这山上不比山下,除了豺狼野豹不说,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妖物出没,所以两位女施主夜里还是不要随意走动的好。”无望看了一下我身边白千赤站着的位置,眼神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收了回来对我们两个说:“两位女施主就住在这里吧,至于旁边的那间厢房......”无望没有把话说明,只是接着说:“观音殿乃是佛门禁地,是不允许有越距之事发生的,所以请二位自重。”

    无望说的自重指的当然不是我和高莹,而是我和白千赤,我尴尬地笑着对无望说:“放心,我们会谨记的。麻烦无望师傅了。”

    无望单手作揖,鞠了一躬说:“我才修行短短二十年,实在是称不上姑娘你说的师傅之名,以后你们还是直呼我的法号无望吧。那我就不打扰几位了,我先去给你们拿干净的被褥。”说完他就退出了厢房。

    我和高莹看着这灰尘密布的厢房叹了一口气,没有任何办法地开始了打扫。我们两个决定分工合作,高莹清扫我们两个晚上要睡的这一间,我去隔壁打扫白千赤要住的房间。没有多久我们就把厢房大略地打扫完了。我和高莹躺在床上双眼放空地看着屋顶上正在织网蜘蛛,看着看着我突然想起一件怪事,就坐了起来,对着坐在房梁上的白千赤问:“为什么无望好像能够看到你的样子?这里的方丈能看到你,连无望也能看到你,真是奇怪。”

    白千赤却不以为然地说:“这是龙脉所在之处,在这里修炼的僧人必定要比在别处修炼的要快,能看到我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想这里也是因为龙脉被上面的人知道了想要保护才不再开发的。从古自今,多少皇帝大兴修缮触碰了龙脉就惨遭灭国,龙脉之处还是不能碰。”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两位女施主,我来给你们送被褥了。”是无望的声音。

    我和高莹打开门接过了被褥,还没来得及感谢无望,他就先开口让我们到殿旁的膳房去吃斋饭。无望不说还好,他现在一提起,我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连忙把被褥放在床上就匆匆地到膳房去了。

    白千赤虽然不吃东西,但还是跟着我和高莹到了膳房去。去到膳房的时候我们见到了方丈的小弟子无念,约莫也就是七八岁大的样子,眼睛大大的很是有趣。

    “到底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舍得放到这荒野来做和尚?”我小声地在白千赤耳边嘀咕着。虽然现在已经是新世纪了,改革开放也过了很多年,可是男孩的地位还是比女孩高出不少,一般被丢掉的还是女孩多一些,像无念这样健全的小男孩被放在这样的深山小寺修行,还真是不多见,莫非是孤儿?不过孤儿也不会特地丢弃到这么偏远的地方,山下多的是福利院。我怎么想还是想不通。

    白千赤见我迷茫的样子对我笑了笑说:“这个无念,不是人,是妖。”

    “什么?无念是妖?”我一时激动就脱口而出,坐在我旁边的高莹更是吃了一惊,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我说:“眉眉,你在说什么?无念怎么看都是一个七八岁的人类小孩,怎么会是妖?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妖呢?哈哈哈......”高莹笑着笑着自己也发觉了不对,既然世界上有鬼,为什么不能有妖?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怎么能局限于自己双眼看到的一切。

    坐在我对面的无念倒也不畏惧我说出了他是妖的事情,一脸天真的看着我们笑着说:“对啊,姐姐你怎么看出我是妖的?”

    坐在主位的方丈咳了一下,严肃地说:“无念,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在外人面前表露你是妖的事情。”

    无念转过脸可怜巴巴地看着方丈说:“不是我自己告诉她们的,是那个姐姐自己看出来的。”

    看到无念这个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顿时觉得原来传说中的妖怪没有什么可怕的。世界上无论是哪一个物种,都有心善和心恶之分,我们不能因为他人和自己的不一样,就妄下论断。

    吃完晚饭后,白千赤看起来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我很担心他的状况。之前方丈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了,这里自有的龙脉之气会影响白千赤的极阴之体。

    “死鬼,你没事吧?要不然你先离开这里好了。”我担心地对白千赤说。

    “我走了谁来保护你?没事,我不要紧的。刚刚方丈不是让你们去温泉泡泡澡吗?你们快去吧,我先会房休息一下。”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白玉口哨递给我,“发生什么事就吹响它,我立刻就会赶到你的身边去。”

    “嗯。”我接过他的白玉口哨,点了点头,“你快回去休息吧,我和高莹泡一会儿就会回去了。”

    我和高莹顺着一条小石路一直走,没多久就看到了方丈说的天然温泉。一方不大的水池子里不停地冒起白雾,地下还咕噜咕噜地冒起气泡来。我和高莹褪下衣物就泡了进去,皮肤接触到温泉里的泉水的时候我感觉到经脉都已经畅通了。那一汪泉水划过我的每一寸肌肤,像是妈妈的手一般温柔地抚摩着我,顿时一天的劳累都被抛之脑后。夜幕之下,漫天的星辰照耀了整座观音殿,这处温泉当然也不例外,除了星辰的闪耀还有皎洁的月光洒落在荡漾的泉水上,波光粼粼,甚是美丽。

    就在我们两个享受着这一切难得的自然之美的时候,不远处的草丛中传出了异动,快速的物体移动和草丛摩擦发出的声音让我和高莹同时警觉了起来。

    是山间野兽还是山间野鬼?

    我的手已经放在了温泉边,做好随时披上衣物的准备。要是山间野兽倒还好办,要是野鬼,那就要呼唤白千赤了。我看着放在温泉边的白玉口哨,犹豫着要不要吹响。

    忽然一个黑影从草丛中向我们扑过来,吓得高莹连忙站了起来向那个黑影泼了一瓢温泉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