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5章 长命锁

    “无念,你先去打水吧,不然方丈又要骂你了。我和你高姐姐有事先走了。”我不由分说地就将高莹带回了厢房去。

    “眉眉,你拉我走这么快做什么?我还想帮无念一起打水呢!”高莹一回到厢房就坐到床上不满地说。

    “你知道昨晚那个女鬼对无念说了什么吗?”我顿了一下,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又说出口:“那个女鬼对无念说,我的孩子,你不要在这里捣乱了!”

    “什么?”高莹瞪大了双眼看着我,“你的意思是无念是千年女尸的孩子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这一切还没有明了,我去和白千赤讨论一下,你自己在这呆着哪也不要去。”说完,我就走到了隔壁的厢房里去。

    白千赤此时还没有醒来,我坐到他的床榻边给他把被子多遮上一些,或许是我动作太大,扰醒了他,他睁着迷蒙的双眼看着我说:“躺到我身边来。”说着就把我拉到了他的怀中。

    “你干嘛?你忘记方丈说的话了。”我挣扎着要起身,反倒被他抱得更紧了些。

    “我没忘,我抱自己的女人,算是越距吗?”他说的那么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我找不出理由离开他柔软而又舒适的怀抱。

    “你在观音殿,观音娘娘眼下还敢这么油嘴滑舌,你不怕吗?”我笑着对他说。

    “我说的句句属实,就算观音娘娘在我面前,我也这样说。”

    我轻轻起了身,用手撑住头看着他,“我不和你贫嘴了,和你说件事。昨夜我昏迷之前听到千年女尸对无念说无念是她的孩子。”

    白千赤到底还是活得久,一点惊讶的样子也没有,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无念这件事你先不要管,我暗中调查一下。”

    突然,隔壁传来了一声尖叫。我和白千赤赶到对面的时候,高莹已经被一个满身窟窿的鬼抓住了。那个鬼穿着一身的登山服,破败不堪的样子,左边的腿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右眼也缺了,就剩一个大大的血窟窿。

    只见登山鬼一手扣住高莹的喉咙,一手拿着瑞士军刀想要在高莹身上划下一块肉来。

    我远远就问到他身上发出的腐烂的恶臭味,按住胸口不停地吐了起来。

    登山鬼看到白千赤跟在我身后警惕地看着他,恶狠狠地说:“这山头是我的地盘,多久没见过活人了,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刚来的给我滚!”

    白千赤倒也是不废话,一掌就向登山鬼打去。登山鬼估计是这个山头的老鬼了,从没见过有人敢和他这样打起来,双眼瞬间就冒出了黑气,腐尸的臭味立刻溢满了整间厢房。没等白千赤再出掌,登山鬼就一把将高莹丢到墙边去,奋身就向白千赤扑了过来,出手就是一抓。他的手只剩下光秃秃的白骨和长长的指甲,就像是利剑一样,一下就划破了白千赤的脸颊。白千赤一个翻身后退,手上立刻凝成一把长剑向登山鬼刺去。

    “呵,你以为这么多年我在这山头是白混的?别忘了这里有龙脉之气,我可是在这里吸取了这么多年的天地精华。”说着,登山鬼的指甲就开始疯狂的变长,又逐渐变灰直至变黑,向白千赤的心脏直直袭来。

    白千赤用他的长剑一劈,登山鬼的指甲齐齐断去,我以为白千赤已经占了优势,没想到下一秒,登山鬼的指甲又迅速变长,直指白千赤的胸口处。

    “小心!”我焦急地冲着白千赤大喊。

    白千赤根本不带一丝犹豫地将他的长剑直直刺入了他腹腔前面的那一个大窟窿,瞬间大窟窿里冒出了红色的火光包裹住登山鬼的全身,顷刻间,登山鬼就化作了黑灰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顾不得这屋子里还残留着浓浓的恶臭味,立即冲到了高莹的身边,扶着高莹的身子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高莹朝着我笑了笑,从背后拿出一个枕头,“幸好刚刚我慌乱之时丢了个枕头,不然我这尾椎骨就要断了。以后就要坐轮椅让你推着去玩啦。”

    听到高莹这么说我也跟着笑了,她还有心情开玩笑证明还没事。

    “咳咳。”白千赤站在一边咳嗽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我追了上去,拉住白千赤的手,他的手比平时要更加冰冷了许多。若要说以前他手只是凉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散发着寒气。我看着他的脸,比来之前要清瘦了不少,这才是第二天,要是这样下去,高莹的事情还么解决,他就要先倒下了。“死鬼,你撑不住就先走吧。”我担心地对他说。

    他自嘲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一个死了不过十年的小鬼我都要和他打成这样?”

    “我是担心你,你看不出来吗?这里阳气这么重。”

    “你担心我?我也一样担心你。刚刚那样的山间野鬼,这里还有不少,今天是抓住了高莹,要是抓了你,你怎么办?”他生气地对我说。

    这时无望走了过来,“安施主,方丈让我告诉你们,安静地呆在厢房里,以后饭菜我会给你们送来的。过了明天,你们就赶紧离开,不要再打扰我们的清修了。”

    “那无......”我刚想开口问无念打得事情,白千赤就拦住了我,对我摇了摇头。我只好改口对无望说:“知道了,谢谢。”

    无望走后我们三个坐在一起,讨论着关于无念的事情。无念毕竟只是个孩子,可是他还是一个妖,若他真的是千年女尸的孩子,知道了白千赤之前打散了他妈妈的魂魄会不会来报仇?再加上一开始方丈就是不愿意我们留在这里的,无念是他的徒弟,我们毕竟只是外人罢了,方丈看起来也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和尚,一定有什么隐藏了的高深法术。此刻白千赤的身体状况又越来越差,我们对这里不熟悉,他们要对付我们简直就是瓮中捉鳖!

    讨论到最后,我们一致认为最后这天我们留在厢房里哪里都不要出去。

    最后一天终于过去了。白千赤在三天里挡下了不少的山间野鬼,加上附在高莹体内的千年女尸时不时发出异动,白千赤还要用阴术去压制损耗了不少的精力,到第四天早上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他的身影都变得透明了起来。

    我们收拾行囊准备就要离开之时,方丈走了进来。

    “两位施主,你们现在还不能走。”

    我和高莹心下大惊。说好的住三天就可以驱除千年女尸,现在看来千年女尸没有驱除,反倒还会遭到她孩子的报复。如今观音殿的方丈还阻拦我们离开,这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我们之前猜想的那样?无念是千年女尸的孩子,现在方丈打算将我们一并解决了为无念的母亲报仇吗?

    “方丈,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阻拦我们?”我小心谨慎地看着方丈。

    方丈单手作揖对我们轻轻伏了一下身子,“两位女施主,并非是贫道想要拦你们,是小徒无念有话想要对二位说。请你们先到殿后的温泉去,好吗?”

    无念?我和高莹互相对视了一眼,和方丈又寒暄了两句,才到温泉池去。

    白千赤不放心地跟着我们一起去了。无念早早就站在温泉池边,一点没有之前天真活泼的模样,表情凝重的样子。

    “无念,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我刻意地和他保持了点距离,警惕地看着他。

    前几次一见到无念他就向我们两个笑着扑过来,现在他异常冷漠的样子让我们三个都多了个心眼。无念是一只修炼多年的妖,白千赤这三天用了过多的阴术早就撑不住了,要是无念想要拿我们的命简直是小菜一碟。

    要怎么办?我担心地看了一眼白千赤。白千赤还是一副有他在万事不用怕的态度。可是我的内心真是止不住的害怕。这一次来是为了让高莹活命,我还不想救不了高莹,还死在这个荒郊野外。

    无念手微微一动,我不禁向后退了两步,只见他在袖中摸索着什么,很快才掏了出来,握在手心中。他一步步地向我靠近,我和高莹又一点点地向后退去,直到身后无路可退,只剩下一汪清泉的时候,无念伸出了手。

    那一瞬间,我心脏都要提到嗓子眼了,生怕无念会拿出什么可怕的东西。谁知道他递给了我一个木头雕刻的长命锁,上面的铃铛也是木头雕刻的,十分精致。

    无念笑着说:“这是给你的宝宝的。”

    我尴尬地不知道是接好还是不接好,之前一直怀疑无念是要害我们,直到这一刻,我突然认为自己和无念口中说的那种无缘无故就怀疑异类的人有什么区别。

    无念看我一直不伸手去接,直接就塞到了我的手上。随后他又在袖中掏啊掏的,拿出了两个香囊递给了我和高莹。笑着告诉我们,这两个香囊可以驱邪还可以延年益寿反正在他口中有很多的好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