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6章 高人一筹

    听他说了这么多,我和高莹也就高高兴兴地接了过来。不过我心里还是有很大一个疑惑,犹豫了很久终于开了口:“无念,你记不记得,高莹鬼上身时,对你说的话。”

    无念看着我们,天真无邪地笑了一下,“我当然记得,她说我是她的孩子。”

    记得?那为什么之前无念说记不得?是之前忘了后来记起的,还是本来就是故意隐瞒我们。我惊讶地看着无念:“你既然记得,为什么不说?你不会是......”

    无念的笑,就是天真孩童的那种笑,可是我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书上吃人的河童也是孩童般模样。

    站在另一边的白千赤手上的长剑已经开始凝结,可是我分明看到他握剑的手已经变得透明。

    “无念,你到底想干嘛?”我和高莹互相紧握着彼此的手,紧张地看着无念。

    “姐姐们,你觉得我要干嘛?”无念还是一副天真的笑容,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是在此刻的我看来比任何豺狼虎豹都要可怕。

    白千赤手上的长剑最后还是没有凝结成功,我绝望地看着无念,难道这一次连天都不帮我了?是要我们命丧于此?

    “无念,你在做什么?”

    是方丈的声音,我们沿着声音的来处看去,方丈就站在离我们不远处的石路上。面对眼前不知是敌是友的方丈,一时间心里又喜又忧。

    方丈走路完全没有古稀老人的那种缓慢,一下就走到我们身边,脸上略带怒气地训斥着无念:“你这顽皮的心性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不是我偏颇,你身上还是自带着你们山猫的野性,看来之前我的处罚还不够多。你接着去打满整个观音殿的水窖,没打满不准吃饭。”

    无念被方丈这么一顿训,低着头没敢说话就离开了,留着我们三个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方丈,无念他......”我正想问无念到底是不是千年女尸的孩子,方丈就深深地向我们鞠了一躬,愧疚地说:“是贫僧教徒不严,才让无念这个孩子吓到了各位。我知道两位施主心里在疑惑的是什么。之前无念已经把那个女鬼的话告诉了贫僧,贫僧当晚就做法算了一下命途,那女鬼生前有一个孩子,之所以她的怨气这么深还是因为那个孩子的缘故。至于无念,他并不是那女鬼的孩子,也请各位放心,是贫僧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才不让他提起,没想到安施主你还是想了起来。”说着,方丈递给了我们一道纸符,“你们离开了这座山之后再按照这纸符所写的去做,或许能够找到制服这千年女鬼的办法。”

    我接过来纸符,和方丈道了谢之后我们三个就离开了观音殿。离开时无念用妖术将我们送到了离大路比较近的林子里,和来之前的辛苦相比现在全是对观音殿师徒三人的不舍。特别是无念天真的笑容,让我突然好希望自己和白千赤的孩子赶紧出生,让我看看他是不是也一样的可爱。或许这一次的观音殿之行给我带来最大的影响就是无念说的那一番话,无论是不同的种族,其实我们都是生活在这世间的一员罢了。天地之大,如我一般的尘埃千千万,又怎么敢认为自己的种族比他族高人一等呢?

    在回去的路上,我和高莹迫不及待地就将方丈给的纸符打开来,结果上面是用朱砂上画的一些我们两都看不懂的图案。

    高莹更是直接在出租车里嚷嚷:“这不是鬼画符吗?哪里是什么解决办法?”

    “我看看。”坐在我身边的白千赤探过头看了一眼说:“这是一种很古老的佛文,已经失传已久了,你们当然看不懂。这上面写的是若想制服千年女尸必须找到她的孩子,上面还写了她的孩子尚未入土。”

    “尚未入土?”我不解地看着白千赤。

    “没入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什么人拿去养小鬼了,如果是这种情况,事情就变得棘手了许多。”白千赤无奈地对我说。

    另一边的高莹因为看不到白千赤更加听不到白千赤说什么,只听见我自己一个在说话,焦急地一直在问我老白说了什么。

    我看到司机师傅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就在路边停了下来,颤颤巍巍地说:“小姑娘,你们还是在这里下了吧,我我我......我还想多活几年。”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还好我们已经回到了市区,而且离我的家里也不远了。我把白千赤说的话全都转述了一遍给高莹听,高莹听了也只是一知半解,我只能把无念给的香囊都给了高莹,叮嘱她时刻小心,就和白千赤回家去了。

    其中还有一点小插曲,就是我身上戴着无念给的香囊时,白千赤一碰到我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但是我腹中的孩儿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不过最后在白千赤的抗.议下我还是把香囊给了高莹,毕竟我也用不到。

    回到家里时,姥爷只当我是学校组织了外出活动问了我两句好不好玩就再也没过问别的事情。倒是妈妈抓着我问东问西的,最后听说我们在山上遇到了好多山间野鬼,怕我受到惊吓影响身子,最后出门买了一整只鸡回来要给我补身子。

    夜里,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突然觉得是那么的满足,睡了几天的硬板床,终于能睡到我柔软的床上,那感觉就像是从地狱上了天堂一般,没有多久我就睡着了。

    我睡得昏昏沉沉的,似乎听到白千赤在叫我,我睁开眼睛一看,他就坐在我身边,手脚都已经变得透明。

    “眉眉,我可能不行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笑着的,就像是开玩笑一样,可是整个身子都越来越模糊,似乎即将消失一般。

    我害怕地想要抱住她的身子,谁知道一伸出手就扑了一个空,直直地从他的身上穿了过去。我不敢相信地看着白千赤,眼眶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害怕、无助、担忧,各种情感一起涌上我的心头,我一边哭着一边摇头对白千赤说:“不要,你不要离开我。”

    还没等我的话说完,白千赤的身子全部都消散在了我的眼前,连一一缕轻烟都没留下。

    “死鬼!”我瞬间就被吓醒,坐了起来。此时白千赤还好好地躺在我的身边,一只手还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你怎么了?”白千赤带着睡腔呢喃道。

    我躺在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柔声说道:“你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

    白千赤笑着亲了一下我的脸颊,小声地对我说:“睡吧,明天不是还要去学校吗?乖,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说完他就闭上眼继续睡去,只剩下我整夜都没睡着,一直在回忆那个可怕的噩梦。

    梦在很多时候是生灵和上天交流的感应,若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这个梦就是一个警示,告诉我白千赤可能会有危险。可是他到底还是阴间的王爷,能有什么危险?我思索了一整夜,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直到天亮,索性也不再想了起床洗漱做了全家的早饭就出门了。

    上学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头望去,就看到白千赤怒气冲冲地站在身后,“你为什么不叫我陪你一起上学?”

    “我看你睡的很香,没舍得叫醒你。”

    “我睡的很香你就......咳咳咳......你就不叫我......”白千赤一句话没说完就咳了两次,我连忙用手在他的胸前轻轻地抚摸着,担心地看着他说:“你看你这个样子还出来跟着我做什么?你从观音殿回来之后就很不好,可能是观音殿的阳气太重了。我不叫醒你就是想要你多休息一下,你怎么就不懂呢?”说着说着我的双眼突然你觉得酸涩,不自觉就哭了起来。

    白千赤一把把我拥入怀中,在我耳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怪你的,你不要哭了。”

    我握着拳头轻轻地拍打他的肩头,哭着对他说:“我不是因为你凶我才哭的,我是担心你。我昨晚做了个噩梦,梦里你的身子变得透明,最后就消失不见了。我怕,我真的怕,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要怎么办?”

    “别哭了,我昨晚不是说了吗?我不会离开你的,真的。”白千赤温柔地安慰着我。可是无论他怎么安慰我,昨晚的梦还是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总觉得这就是一个预兆,告诉我白千赤会因为我而结束他漫长的生命。

    突然,白千赤就用手捧起了我的脸颊,闭着眼就吻上了我的唇,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吓得不知所措,整个身子都软在了他的怀里。

    他低着头看着我说:“果然只有这个办法能让你停下来。你放心,我白千赤说过不会离开你就一定会做到。我的身体真的没有事,过几天就会好了,你别担心了好吗?”

    我看着他认真的脸,傻傻地点了点头,手就这么任由他牵着向学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