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8章 事情真相也凄凉

    “眉眉,你在发什么愣?我看你好几次了,眼神一直放空,刚刚数学课你打开的还是英语书,你这是怎么了?”高莹一下课就走到了我位置旁边坐下问我。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啊........你刚刚说了什么?”

    高莹白了我一眼,“我是在问你发什么呆呢!”

    “发呆,没有啊。”我矢口否认着。

    “还说没有呢,你看看你桌子上摆着的是第一节课的英语书,你知道现在第几节课了吗?”

    “第几节啊?”

    “第五节课了,我的安小姐,你今天怎么和失了神一样?”她凑到我耳边悄悄地问:“是不是和老白吵架了?怎么了,和我说说?让我来当你的知心小姐姐。”

    难道我能告诉高莹刚刚学校门口车祸的时候,白千赤冲了上去吸人血的事情吗?高莹现在对白千赤不害怕是因为他是我的夫君,还帮了她,若是让高莹知道白千赤要吸食人血才能活下去,她会做何感想?我不知道,连我都会害怕白千赤,更何况是高莹。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高莹还想继续问我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了,她也只能回到座位上去继续上课。接下来的一节课我还是在左顾右盼地寻找白千赤的身影,期望着他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可一直到放学铃响起,他都没有出现过。

    老师才说了放学,我就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一进家门我就开始找白千赤,卧室、客厅、厨房,哪里我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他。

    “妈,你见到白千赤了吗?”我冲着在厨房做菜的妈妈问。

    “小白吗?没有啊,他不是和你一起上学去了?他没遇到你吗?”妈妈一边剁肉一边对我说。

    “没......有。”我失落地走回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找不到白千赤的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静静地呆着。

    是我今天对他的态度太恶劣了伤到了他的心吗?我真的做错了吗?

    忽然,一阵阴风吹进我的房里,我瞬间就从床上弹起来,白千赤就站在门口看着我。

    “你......”我犹豫着要怎么先开口。

    “我回了趟阴间,打听了一下关于千年女尸的事情。”白千赤走了进来,关上了房门。

    “哦。”我尴尬地回了个字,过了几秒才又问了句:“那你问到什么了?”

    “我倒是问到了她生前生活过的村庄离你们这里不远,不过过去了这么多年,若是只是十几年又或是几十年那也好说,不过她也修炼近千年,早就物是人非,能不能找到还是个问题。我觉得还是等过几天,我们一起去找找看好了。”

    “嗯,那好吧,我和高莹说一声,我们一起去。”

    “不用了。”他顿了一下,解释说:“我们两个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护着你也好脱身,要是你们俩都在,发生什么事太难兼顾。”

    我想了一下,这毕竟还是人间,而且白千赤自己也说了他不能见太充足的阳光,现在又常留人间,怕是阴术不好施展,我也就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决定。

    就这样,我们两个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那样,谁也不提今天早上的那一次争吵,但是我们心里都清楚,那一次争吵会成为我们彼此心中的一个疙瘩,到底是越长越大还是会逐渐消失,我们谁也不得而知。

    星期六,我和白千赤一大早就出了门。我们俩坐了两个小时的短途汽车才到了一个叫做河源村的地方。一路上我被颠得头晕脑胀,还不停地呕吐,下车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半条命都没了。

    “你不是说就在附近吗?怎么就做了两个小时的车。”我呕吐完最后一点消化物,用身上仅剩的那丁点力气冲着白千赤大喊。

    白千赤摊了摊手,无奈地对我说:“我看着直线距离还是很近的,谁知道他是要走盘山公路。”

    他不说盘山公路还好,一说我就胃里止不住的翻滚,吐意又涌上了心头。刚刚路过的盘山公路实在是太折腾人了,我一个平时不晕车的人,愣是给甩吐了。

    白千赤见我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用手轻轻地扶着我,温柔地说:“你要不去前面那家小店坐坐,顺便吃点东西。”

    正好我也饿了,就走进店里点了些吃的,坐下了。

    老板娘是一个中年妇女,穿着五颜六色的民族服饰,头上还带着好看的银饰。正好我们去的时候,店里也没有人,老板娘就热情地和我聊起了天。

    来之前白千赤就和我说过那个千年女尸生前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小妾,因为太过得被害死了。按理说在那个年代大户人家的小妾死了都会留下豪华的墓葬,更不要说是得宠的小妾了,所以我们只要打听出千年女尸的墓穴所在,就差不多可以知道他小孩的下落。即使她的孩子没有下葬,但养小鬼的人一般就是附近的人。不过这也不好说,白千赤说还有一些法力高强的人,可以召唤很远的鬼魂使其成为自己养的小鬼。

    “老板娘,我是从城里来的,我们学校要做一个关于城市历史文化研究的课题,所以我这次来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以前的那种大户人家的宗祠或者古墓之类的?”我随便就扯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老板娘相信。

    老板娘看我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也开始认真地思索了起来,倒是白千赤借着没有人看到他的便利,放肆地大笑起来。老板娘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对我说:“我记不太清楚了,在我还小的时候,村里面是有一个宗祠的,我好像记得那宗祠是一户在这里住了好几百年的大户人家的。唉,这件事说来还是有那么点可怕。”老板娘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又把凳子拉得离我近了些,凑在我耳边和我说:“小姑娘啊,我和你说你千万不要怕哟!我小时候,突然有一年突降大暴雨,那个雨下得大啊,就像是我们村的人得罪了龙王爷一样,整整三个月,一丝阳光都没见过。等到雨停了,我们大家伙才发现那个宗祠被雨水冲塌了。其实塌了也就塌了,下了这么久的雨,那宗祠又已经老久了,塌了也不奇怪。可是渗人的是,那一家人消失了,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整个家里都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布满了蜘蛛网。才三个月,蜘蛛网却结了厚厚的一层,就像十几年没住过人一样,更诡异的是,那里面除了蜘蛛网没有蜘蛛,也没有其他活物,别说是耗子之类的小东西,连草木都死光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还是他们祖坟,有一个不知道是被哪一个丧尽天良的人挖了,里面的尸骨都没得了。你说这一家人到底是得罪了谁?那以后村里人对那一家人都忌讳得很,说是那家人得罪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遭此恶报。”

    我看了一眼白千赤,白千赤很肯定地对我说:“应该是阴人做的,不过为什么要挖坟就不知道了,你问问是不是千年女尸的坟。”

    “老板娘,那被挖的坟只有一个?是他们家的谁的坟?”我装作一副聊八卦的样子问老板娘。

    老板娘挠了挠头说:“是只有一个坟被挖了,是谁的坟来着?”突然,老板娘拍了一下大腿对我说:“我想起来是谁了,是他们祖上的一个小妾的坟。”

    我和白千赤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看了这里就是那个女鬼的老家不错。可是她既然已经入了土,就应该投胎了,怎么会成为阎王手下的人?这件事我也思考不通只能听着老板娘继续说着。

    “不过和你们说起我才又想起来,当时那个坟的样子很奇怪。不像是从外面挖开的,就像是从里面用蛮力推开的。”老板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着,“当时我年纪小,这么和大人说了一句,被他们骂了回来,也就没太在意。现在想想,那几个月下那么大的雨,要是盗墓,也太不合适了,我们这里随时都会发生泥石流,是不会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做这种事的。外来的盗墓贼就更不用说了,谁也不会放着大墓不去盗,偏挖旁边的小墓。”

    白千赤看了我一眼说:“应该是千年女尸感应到了什么,所以才破棺而出的。她既然是被害死的,想必还是残留着怨气聚集在尸身之上,又过了数百年,想要破棺而出不是难事。她的孩子既然没入土,怕是一直被家里人养在家里当小鬼,只是后来被法力更高强的阴人灭门随便带走了她的儿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