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99章 放小鬼

    一直养在家里?灭门?这什么和什么?我听白千赤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脑子都要乱了,在老板娘面前又不好开口,只能付了钱迅速地离开。

    一离开我就抓着白千赤开始问:“你刚刚说的一直养在家里是什么意思?被阴人带走又是什么意思?我都被你搞糊涂了!”

    “以前有些人家重男轻女,又偏偏家里只有一个男丁还不幸早早就死了,所以就会找人做法‘养小鬼’一样养大自己的孩子,最后花钱买女孩子和那个小鬼结合,怀上阴胎用一种极其阴毒的术法,杀母保子,让那个阴胎作为人活下去,这样家族血脉才能流传下去。可就算这样,那个小鬼也是不会死的,要世世代代养下去。按照时间来算,那个小鬼也有不少年的功力了。这样都能灭门,应该是很厉害的人。”白千赤一点点地和我解释着。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我们坐了这么久的车,最后就得出一个她的孩子被别人抢走了?我们要弄清楚是谁抢走了吧?

    白千赤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过问过阴间的事情,更不要说是人间的事情。人间还是有很多高人能够和阴间的鬼官抗衡的,那些人连阎王都拿他们没办法,除非他们命数到了,不得不去阴间,不然我们谁也没办法。再说了,千年女尸是阎王身边的红人,在阴间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连她都找不到的人,必定是更加不简单。”

    “那我们就这么放弃回去了?”

    “当然也不是,我们先去看看那个老宅,你刚刚没听老板娘说里面诡异的情景吗?这样的屋子一定是没人敢进去的,一定还遗留着以前的模样,那些蜘蛛丝我猜是千年女尸为了保护自己的家才留下的,我们去看看,除了蜘蛛丝还有没有更加值得我们注意的线索,说不定我们就找到她的孩子了。”说着,白千赤就牵着我的手往前走。

    那老宅不愧是闲置了几十年,连门匾上面的字我都没看清楚。我们趁着村里面的人没发现偷偷地溜了进去,一股辣鼻子的蜘蛛臭扑面而来。我之前就像要吐槽那个千年女尸,那么多可爱的小动物她不喜欢,为什么偏爱黑寡.妇这样面目可憎的昆虫?哪怕她放出一堆马蜂我都不觉得恶心。她这样就像是恶俗恐怖小说里写的那样,让我觉得反感。

    “你小心点,这些蜘蛛网似乎是活的。”白千赤谨慎地对我说。

    “活的?”我不理解地看着白千赤,一个不小心就一脚踩到了一小缕蜘蛛丝,霎那间,那缕蜘蛛丝就像是疯长的藤蔓一样从我的脚上蔓延上来,包裹住了我的脚眼看就要蔓延上我的腰。

    白千赤二话不说就在手上聚起了幽蓝冥火一把打在我的脚边的蜘蛛丝上,顿时蜘蛛丝就被火蛇吞没。他连忙用手扯开我脚上的蜘蛛丝一把抱起了我说:“这蜘蛛丝应该是被千年女尸下了阴术的,只要有活物进来就会被吞没困在这里活活饿死。”说着我们就在前面看到了一具被蜘蛛丝包裹着的白骨。

    “那具白骨是阴人的同伙吗?”我欣喜地看着白千赤问。

    白千赤摇了摇头说:“能被这样的小把戏困住的,肯定不会是那帮阴人的同伙。那具白骨估计是贪图这里面的财宝,利欲熏心偷偷进来想要偷这里的东西,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死在了这里。”

    “那我们还进去吗?”我揽着他的脖子问道。

    “进,当然是要进去。这点小把戏困不住那些阴人,当然也困不住我。”说着白千赤聚起了一个透明的屏障笼罩着我们两个然后轻轻地将我放下来,叮嘱道:“你跟着我,不要跑出这个屏障,我们到里屋看看。”

    我紧紧地抓着白千赤的衣袖跟着他边走边问:“我们到里屋去有什么用,既然千年女尸的小鬼已经不在这了,那我们就算在这里找到了什么线索也是大海捞针,你还不如回阴间好好打听一下这附近有什么高人在养小鬼。”

    “没用,阴间根本不管人间这些破事,还是得我们自己来差。”说着白千赤就推开了意见偏房的门,警惕地看着四周。

    这件偏房和我平时见到的那些房子不一样,原本有窗户的地方被铁钉钉死了,床上有很多古时候的那种小玩偶,还有一些古代孩童用的玩具,房间里还充满着阴湿的气息。最奇怪的就是这里一点蜘蛛网吞噬过的痕迹都没有,丝毫没有被破坏过。

    “这房间是......”我疑惑地开口。

    “这应该就是那个小鬼的房间。”白千赤小心地走了进去,看了看周围,又拿起一个玩偶看了看,最后目光停留在一个类似祭坛的桌子上。“看,这里原本应该是放置小鬼的地方。”

    “放小鬼?”我更加疑惑了。

    “我之前说过这一家人养小鬼是为了延续后代,所以并不是为了让小鬼去做什么有损阴德的事情,当然他们家养了这个小鬼这么多代怕是已经养成了‘鬼王’所以也是牺牲了不少人才对,也算是有损阴德了。养小鬼的人一般会把小鬼放在一个玻璃瓶子由饲养者带着,不过这一家人养小鬼不是单独饲养,而是家族之力,当作是家里人一样养着,所以这就是小鬼的房间,而这祭坛就是原本放置小鬼的玻璃瓶的。”

    “真是奇怪,既然已经死了,又何必强硬让他活着。”我顺手摸了摸那个祭坛,抬起手来觉得有些不对,“死鬼,你看这里这么久没人住了,怎么会一点灰尘都没有!”

    “不对,我们被下套了,小心!”白千赤说完就一把把我揽到身后警惕地看着四周的情况。就在那一瞬间,房间的门被紧紧地关了起来,我们陷入了一片黑暗。

    一阵阴风在我们身边不停地环绕,白千赤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在黑暗中小声地说:“你小心点。”

    还没等我回答白千赤,我的脖子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掌给扣住了,一把就将我和白千赤拉开。

    就在我的手脱离白千赤的瞬间,他的手上立刻凝起了幽兰冥火照亮整个房间。

    是老板娘!

    此刻的老板娘可没有之前我们看见的那一副热情好客的和善模样,嘴唇已经化为了乌青色,眼神犹若冰霜一般看着和她对峙的白千赤。

    “你放开她。”白千赤面无表情地看着老板娘,手上的寒冰剑已经蓄势待发。

    “哼,我今天是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的,无论是你还是这个小姑娘。”老板娘冷着脸说着。

    “老板娘,你你你......”我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来,“老板娘你是双子座AB血型啊?怎么还有两面。”

    “你一来我就看到你身边的这个鬼了,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你后来又问那些冠冕堂皇的问题,我就知道你们是想来这里。原以为你们和外面那些人一样会困死在外面,看来还是我低估了你们。”

    白千赤轻蔑地一笑,“你低估的还不只这些,若是你再不放开她,我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区区凡人,竟然敢在本王面前大言不惭。”说完,白千赤就将他的寒冰剑向我身后劈去。老板娘身手也是不凡,微微一闪身顺手就将我挡在了前面。白千赤收手不及只能反手向旁边劈去,“啪”的一声。将祭坛劈成了两半。

    老板娘看到祭坛断了,红着眼向白千赤身前扑去,还没等我看清,她就伸出了一把火红的匕首直指白千赤的心脏。

    “让你尝尝我这抹了狗血的匕首的厉害。”

    白千赤看着那把匕首只是冷笑了一下,用寒冰剑轻轻一挑,那把匕首就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飞了出去。只见白千赤反手又是一掌,老板娘立刻被千年寒冰冻住,动弹不得。

    老板娘也是一个硬骨头,已经落败了还冷着脸对我们两个说:“技不如人,要杀要剐随便。”

    白千赤却是一副很不爽的样子看着她,“谁没事要对你一个凡人出手,说,外面那些人是不是你害死的。”

    老板娘别过脸嘀咕着:“他们是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老板娘,我们不是来偷这里的财宝的,你误会了。”我看老板娘对我们的态度这么冷漠,估计是觉得我们是和外面那些贪财之徒一样,觊觎这里雄厚的财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