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3章 搞得头大

    第二天上学,白千赤没有跟着我去,说是要回阴间一趟,找一下黑白无常们,这样才好收了董学良的魂。我自己一个人走在上学路上,走走停停,脑海里一直回忆着和董学良相处的这些日子,仔细想来除了他对我说的那些话,还有骗我他成绩不好这件事,总体来说他这个人还是一个正直的优秀青年。

    且不说他是否有想要害我的心,可是他现在还是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具有伤害性的事情,只是因为他说的几句话就要杀了他,夺了他的性命。白千赤这样做和之前白旗镇的村民为了活命想要杀死我把我送给阴人有什么两样?

    我对他抱有怀疑、戒备,完全可以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且白千赤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就算他要害我,也要到那个时候再做考虑。现在只是因为他是阴人就要杀了他,我实在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这一关。

    上早读课的时候,董学良递了一张纸条给我。

    对不起,我昨天有点失态了。至于阴人的事情,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过问你,我只是担心你。

    我看完纸条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小声地对我说:“对不起,昨天我说的话,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你是指告白,还是养小鬼?”

    他尴尬地对我笑了一下,“告白。”

    “哦?说实话我一直没把你说的这些话当回事,所以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不然我们两个彼此都尴尬。”我顿了一下,“不过,说到害怕,我还是对你说的养小鬼的事情比较害怕。”

    说到养小鬼,董学良又严肃了起来,板着脸对我说:“安眉,你不用骗我,如果你害怕,怎么还会和阴人在一起?”

    “这不关你的事。我只是想知道你昨天说的你们家族喜欢刚出生的小鬼是什么意思。”我对他昨天说的话已经耿耿于怀一个晚上了,我不想在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他骗我也好,直说也好,我都想再听一次他的解释。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当时我是有点生气,所以故意说一些话来吓唬你。想着你只是和阴人有来往,还不知道其中的利害。既然你问起来了我就告诉你。我们家族世代养鬼,靠着豢养的小鬼才一步步走到了现在这个地位。一般养鬼我们都会找一些十岁以下的孩童,当然是越小越容易掌控,孩子一旦大了心智全了,就不好听话了,还容易反噬主人。”

    “就这些?”我怀疑地看着董学良。

    董学良愣了一下,“不然你觉得还有什么?”

    我没说话,低头继续看着课本。不知道怎么面对董学良才好,看着他心里总不是滋味。要是一开始我和白千赤亲热的时候再小心一点就好了,这样董学良也不会发现我和白千赤的事情,也不会闹成这个局面。现在是白千赤为了我要杀了董学良,可是我却觉得他无辜,不应该就这么的被勾了魂魄。想想之前的胡一曲、再就是安姚、而后又是婶婶,他们或多或少都因为我而死去,现在还要加上一个董学良,我总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的罪孽太多了,想要救下董学良。

    接下来的好几节课我都没听进去,一直想着白千赤什么时候从阴间回来,想着要不要劝说白千赤放过董学良。不过转念一想,白千赤本来就对董学良有芥蒂,现在还知道他是阴人的后代,更加不可能会留他的性命,还是另想办法吧。

    语文课上我心不在焉地向窗外看去,正好看见白千赤往操场的方向走去,身后还跟着黑白无常他们三个,一眼便明了,他们是打算在操场就要了董学良的命。操场的确是一个勾魂的好地方,要是在运动中董学良出了什么事情还可以解释成是运动过量猝死的。

    “董学良,踢球不!”一下课,强哥就回过头对董学良说。

    “踢,够人吗?”说着,董学良就拿着球鞋要和强哥他们走。

    我一听他们要去踢球,不就是要去操场吗?不行,绝对不行,白千赤带着鬼差正在操场等着呢,他现在去操场岂不是自投罗网。

    “董学良,你站住,我有话和你说。”我快速地走到他的面前拦住了他。

    董学良先是一怔,然后转过脸对强哥他们说:“你们先去踢吧,我等一下就去找你们。”

    强哥冲着我坏笑了一下,揶揄地说:“我们的安眉大美女怕是要开花了。”

    我瞪了强哥一眼,瞥了董学良一眼,冷冷地说:“你跟我来。”我把他带到了教学楼上的天台对他说:“你今天都不要去操场了。”

    “你带我上这没人的天台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他一步步地靠近我,把我逼到墙边,单手按在墙上把我围住,低着头对我说:“你不会是没话找话说,其实是想和我单独在一起吧?”说完他就俯身向我靠近。

    眼看他的脸离我不到一尺的距离,我一个激动,“啪”的一声响,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董学良,你流氓!”我生气地冲他喊。

    他也不生气,摸着被我打得烧红的脸说:“你竟然敢把我带到这里不就是对我有意思吗?”说着他又向我靠了过来,双手将我困在墙边,“你要是因为之前对我说了那些话,现在觉得后悔了也没关系,我是一个很善忘的人,只要你现在告诉我你真正的心意就可以了。其实你是对我有意思的对不对?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我知道你们这些中国女孩对于表达自己心里的喜欢总是那么的含蓄,如果你不愿意主动,那我主动好了。”说完他又再一次低头靠近我的脸。

    “董学良!”我大声地冲他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他的身子,“我和你说过多少次,我不喜欢你,请你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举动了。我不是看言情剧长大的小女孩,所以对你这种把妹的手段没有任何感觉!”

    董学良踉跄地后退了两步,“那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我不知道董学良为什么会喜欢我?他现在对我的那种微妙的情愫都会让我心里觉得万般的愧疚。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个现在算是个什么关系?是敌人、还是同学?他会不会伤害我还有我腹中的孩子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愿意看到他就这么的被白千赤勾走了魂魄。

    “我告诉你,你今天如果去操场,你会死。”

    “你怎么知道......”他顿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的样子,“是你身边的那位?”

    我没有说话,因为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显得语言的苍白与无力。我一直不承认自己知道这些事情,一直咬着牙说这些不过是无稽之谈,突然又对他说这样的话,他会怎么看我?其实他怎么看我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我觉得这样的自己不是我想要成为的自己。

    我从来都觉得我和那些为了活命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不一样,一直把自己往这些不幸事件的受害者角色中带入,可是身边那些人又做错了什么?所有因为我而死去的人,做错了什么?董学良又做错了什么?

    或许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遇见了我,而我却自私地想要好好地活下去,自欺欺人地遮住双眼,忘记这些血淋淋的事实。

    我们两个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董学良打破了沉默,他没看我的双眼,眼神撇向另一处,语气很淡然地说:“果然还是我自作多情了,世界上真的有你这样的人,不在乎金钱和权势,这么不犹豫地拒绝了我。”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向楼梯口走去,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了下来,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去操场的。”说完他就走了,留下我一个在天台上。

    我站在天台最高处往下看,直到在人群中找到了董学良的身影,看到他安全地上了他们家的车子才放下心地坐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放走了董学良我心里总是觉得不安生,好像是自己亲手埋了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可是我看不到上面的时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了,炸的我血肉模糊。

    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着掌心上越长越大的那颗痣,喃喃自语:“我的小宝贝,你说我今天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到底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是会变成‘农夫与蛇’的故事,被董学良这条蛇反咬一口?如果你真的像你爸说的那样神通广大,那你告诉妈妈,我是不是会心软坏了大事?”

    天台上的风越吹越大,校园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我看了一眼操场的方向,似乎已经看不见白千赤和黑白无常他们的身影了,或许他们是走了吧。

    要是被白千赤知道是我给董学良通风报信,那该怎么办?他会不会生气地再也不管我的死活了?我的脑子里一团浆糊乱糟糟的,只希望现在能有一个人告诉我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忽然一阵阴风席卷而来,满天的黄沙弥漫了我的双眼。待到黄沙散去之时,白千赤和黑白无常他们都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

    “参见千岁小娘娘。”黑白无常他们三个齐齐向我请安。我看到他们三个熟悉的面孔当然是喜不自胜,连忙把他们三个扶起来,笑着说:“我好想你们三个,你们怎么都不来看我。是不是地府有很多事情在忙?”

    黑无常听我这么说连连抱怨:“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城里突然就死了好多人,我们才带一走了一批又紧接着死了一批,搞的我头都大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