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4章 给虞纣买电话

    白无常瞥了黑无常一眼,嫌弃地说:“要不是你带错名册,我们至于乱套吗?”

    “那那那……那也不能怪我!”黑无常着脸解释,“我已经好几个日夜没睡过觉了,虽然我已经是鬼不会死,可是我会累啊!这样下去鬼也吃不消。”

    一直沉默的阴索命突然开了口:“最近这座城不安生。”

    “不安生?怎么个不安生法?”我疑惑地问。

    阴索命没回答,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黑无常白了一眼阴索命抓着我的手对我说:“千岁小娘娘,你别听他瞎说,他总是这么奇怪,说一半不说一半的。我看他多半是在胡扯。”

    我倒不认为是阴索命在胡扯,最近我的确是在街上看到越来越多的鬼魂在飘荡,可是奇怪的是过了一夜他们就消失了。我本来还以为是黑白无常们这边增派了人手,加快了速度,现在看来,这当中一定有大乾坤。

    “千岁小娘娘,你在想什么呢?”黑无常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你是不是害怕了?别害怕,天塌下来有我们仨顶着。”

    白无常瞪了一眼黑无常,“你说什么傻话,天怎么会塌下来。再说了,千岁小娘娘有千岁爷护着,我们仨个上去凑什么热闹。”

    黑无常偷偷瞄了一眼背着我们的白千尺,连忙说:“对对对,千岁小娘娘你有千岁爷护着。”

    从刚刚他们一出现,白千赤就一直背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地站在那里,我光顾着和黑白无常们叙旧,也没顾得上白千赤,现在看来他是心情不好?

    “他怎么了?”我抓着鬼差三人到一边去小声地问。

    黑无常一脸明知故问的样子看着我,“千岁小娘娘,你不会没反应过来吧?你把千岁爷惹恼了,他在生你的气呢!”

    “生气?生什么气?”我今天除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和他说了一句话,其他时候我都没和他见面,我还能有隔空惹他的本事?

    黑无常用一种不敢相信的语气对我说:“千岁小娘娘,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吧?”

    “是真不知道!”我被黑无常这一来二去的问法给闹晕了,一时之间还真想不起来我是哪里惹到了白千赤。

    我还在摸不着头脑一遍遍回忆着我昨天到今早和白千赤说过的话,思索着到底是什么时候惹他生气的时候,只听见阴索命在旁边幽幽地说了三个字“董学良”。

    董学良?对,就是董学良。看来白千赤是因为我和董学良通风报信所以才生气的。

    我悄悄第走到他身后,小声地问:“死鬼,你生气了?”

    白千赤没有回话。

    我看了看鬼差他们三个,他们也一副“我们也没办法”的表情看着我。没办法,我只能走到白千赤的面前撒娇般对他说:“你不要生气了嘛。”

    白千尺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我生气?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笑着拉住了白千赤的手娇嗲地说:“既然你说没什么好生气的,那你笑一笑好不好?”

    “我笑不出来。”

    “怎么就笑不出来了呢?”我拉着白千赤的手继续撒娇。

    “你放走了一个随时会伤害我们的孩子的人,我怎么还笑得出来?”他迟疑了一下,用一种特别小声的声音说:“你是不是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其实还是想要找一个人在一起,是不是?”

    我的动作停住了,一时间想不出该说什么才好,愣了好一会儿才又低着头小声地说:“我不是,我......我知道错了,可是......”

    “可是什么?”他的语气还是冷冷的,却没有刚刚那种憋着一股怒气的感觉了。

    “可是我不想你再为了我破坏凡人的命数了。之前你为了我提前带走了婶婶,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阎王面前有多为难。要是你这次再为了我勾了董学良的魂,我想不用我说你也清楚后果。就算阎王放过你,董学良背后的整个家族会放过你吗?他们能有今天的地位,又是世代‘养小鬼’,要是他们下了决心要向你复仇,你能把他们整个家族都杀了?”说着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就开始往下流。“你动不动就说我想要找别人,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真的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他犹豫了很久,“我是对我自己没有信心。我自认为自己是阴间无所不能的王爷,但是在面对你我总觉得我身上那些荣华都是不存在的。本来我对着你就有着数不清的自卑,现在还半路出来个董学良,他能给你的种种我都是给不了的,我永远都只能在阴暗潮湿的角落呆着,永远不能真正地融入你的生活里。你说这样的我面对董学良这样一个男的在你面前,我要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

    “白千赤。”我流着泪抱住了他,“我说过我不是那种看到有一个男的对我献殷勤就接受的人。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认命,我是真的爱你。我相信无论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人还是鬼,我都会慢慢地爱上你的。”

    白千赤僵直的身子渐渐变得柔软,他抬起手揽住了我的腰,低着头看着我的脸,用手轻轻地擦掉我脸上的泪痕,愧疚地对我说:“别哭了,再哭就变丑了。”

    我抬起头带着哭腔有点小生气的问:“你说什么?”

    “我说......”他把头低得很低,声音也压到只有我才能听到:“你再这样哭下去我会心疼的。”

    “那我不哭了,我们回家吧?”

    “我们今晚别回家了。”他伏在我耳边小声地说:“我们去找个地方住。”说完就抬起头对我暧昧不明地坏笑。

    我的脸一下就羞红了,把头压得低低的不敢看白千赤的眼,轻轻地点了点头,就任由他牵着我的手往楼下走去。

    白千赤怕我不够钱,还贴心地让黑白无常们给我准备了钱。我拿着一打十张毛爷爷疑惑地问:“你们阴间也流通我们人间的货币?”

    黑无常摇了摇头,笑着说:“这是我们以前接亡魂的时候,那些亡魂的家人在路上丢的买路钱,不过丢人间的货币是没有用的,所以亡魂没有捡,我觉得有趣就捡回来了。”

    站在另一边的白无常默默地补刀,“千岁小娘娘,别听他扯,他就是贪钱。这人间的货币虽然在阴间不流通,可是我们身为鬼差有时候可以借尸还魂到人间出公差,每到这种时候人间的货币就是必不可少的。他就是为了以后出公差做准备呢!”

    “哦,那你都给我了,以后出公差怎么办?”我笑着问黑无常。

    黑无常对我“嘿嘿”一笑,“千岁小娘娘能接受小的这点心意小的就满足了,以后若是出公差还请千岁小娘娘记得小的,赏小的口饭吃。”

    “哦?你们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吗?”

    “是,我们鬼是不吃人间的东西,可是借尸还魂的时候就和凡人体质差不多,还是可以吃人间的东西的。”说着黑无常就晃了晃他长长的舌头高兴地对我说:“我觉得你们人间的烧鸡真好吃,那味道真是一绝。”

    白千赤在一旁轻声咳了两句提醒道:“安眉,你去......”他指了一下前面一家连锁酒店的招牌看了我一眼,“你去吧,我们跟着你。”

    我白了他一眼无奈地向酒店前台走去。其实我刚刚很想吐槽他的脑回路,他们三个凡人都看不到,这房不是我开难道要他白千赤现身开房?万一把人家酒店前台吓出个好歹我拿什么负责?

    刚一走到前台,前台服务就站了起来微笑地对我说:“欢迎光临KG连锁假日酒店,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听前台姐姐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这家酒店还是董学良他们家旗下的连锁酒店。我拿出身份证装作一副很熟练的样子对前台姐姐说:“我要一个双人套间。”

    前台姐姐愣了一下,“请问小姐你就自己一个人?”

    我点了点头。

    前台姐姐笑着对我说:“其实小姐你自己一个的话可以开一个单间,不需要开双人套间的。”

    我瞥了站在身旁的白千赤一眼,然后回过脸对前台姐姐说:“我就要一个双人套间,谢谢。”

    前台姐姐不愧是专业的,脸上微笑的弧度都没有变过,“嗯,我们酒店这边有不同价位的双人间,有288、388、588、688和988一共五个价位,请问您想要哪一档的双人间?”

    “988。”

    “288。”

    我和白千赤几乎是同一时间开的口,我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最便宜的而白千赤却选择了最贵的。

    前台姐姐看不到白千赤当然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看到我一副学生模样心里也清楚我不是个有钱的主,没有多大反应就开始准备为我办理入住手续。

    白千赤瞅了我一眼,不高兴地说:“你干嘛说要299的?你难道想要本王睡在档次这么低的房里?不行你赶紧换。”

    我用唇语对他说:“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