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125章 酒店死人

    白千赤不满地看着我,“钱是我的,我高兴。你赶紧换成988的。”

    我拗不过白千赤只能尴尬地看着前台姐姐说:“不好意思,我想把套间改成988的。”说着,我就从口袋里拿出了十张红艳艳的毛爷爷,极其舍不得地递给了前台姐姐。

    前台姐姐看到我手上的钱双眼都放光了,脸上礼貌的微笑瞬间变成欣喜的笑容,“好的,小姐麻烦您等一下。”没一会儿她就办好了入住手续,满脸堆笑地看着我说:“小姐,您的vip套房入住手续已经办理成功,这是您的房卡。有什么事情直接用客房里的电话按一就可以接通我们前台了,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为您解决。您的房间从这边右转,乘电梯上20楼,再右转就是了。祝您住房愉快。”说完她就递了一张看起来崭新的房卡到我手上,微微向我鞠了一躬。

    我对前台姐姐说了句“谢谢。”就转身往电梯方向走去。

    上了二十楼按照前台的指引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门卡对应的房间。

    “你们两个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白千赤回头对鬼差三个下令。

    “回千岁爷,小的听命。”说完黑白无常立刻站在门口两边,而阴索命则在走道的出口处守着。

    我用房卡打开了房门,房卡插上电源启动器的一瞬间,整个房间的灯都亮了起来。

    整个套房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皇宫殿堂一样。一百多平米的房间分成了三个部分,有一个是客厅,一个主卧一个侧卧,卧室都是半开放式的,用珠帘和轻纱做了隔断。房间的正中央的吊顶上垂挂这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灯,灯上垂吊着的水晶每一个切面都闪耀着光芒。

    我从来都没有住过这么好的套房,看到眼前这一切早就目不暇接了。无论是墙上挂着的印象派画风的油画,还是桌上抽象派风格的摆设,都让我惊喜不已。

    整个房间虽然是基于欧式古典风格装修的,可是细节之中还是渗透着淡淡的浪漫主义风格。

    我走到主卧两米的大床前,看了几秒,“噗”的一下就扑了上去,柔软的席梦思床垫立刻把我微微弹起随即又将我陷了下去,轻软的床褥立刻让我有一种回到母胎般的舒适感。

    白千赤走到我面前,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伏身看着我,“在你家总归是不好太放肆,这里就不一样了。”

    “那你就不要在我家对我做羞羞的事,不行吗?”

    白千赤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着俯下身子一点点靠近我,我紧张地闭上了双眼。谁知他的嘴唇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敷上我的唇,反而我的耳尖却感受到了他呼出的冷气。

    “我忍不住。”他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双手已经顺势放在了我柔软的胸脯前透过轻薄的内.衣感受着我从灵魂深处散发出的热度。

    我的手勾住他的脖子,绯红的脸隐隐发烫。他看着我的脸暧昧地笑着,“你今天真是好看。”

    “是吗?”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微微颤抖,或许是因为他的抚摸勾起了我心底的渴望,又或许是他说的这句夸奖我的话让我内心颤动。

    “是,我已经忍不住想要把你揉进我的心里。”说着他就亲上了我的嘴。我们两个都已经忍不住心中隐忍多时的那股子躁动,正热烈地回应着对方。

    “啊……死人了,死人了。”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打破了我和白千赤两个人的亲昵。

    我的动作停滞了下来,白千赤只能撑起身子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

    “好像死人了。”

    “死了就死了,我们继续吧。”白千赤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我轻软推开了他的身子,理了理衣服准备起身去看看怎么回事。

    白千赤看我要起身只能无奈地说:“那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好了,可是不就是死了个人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死了个人,的确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偏偏就在KG集团旗下的连锁酒店里,又偏偏是在我和白千赤都在的这一天,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就算它是巧合,我的心里总觉得这是上天冥冥中在告诉我什么。

    走出房门我们就看到有几个穿着酒店制服的工作人员匆匆向我们旁边隔着两间房的那间房间跑去。

    门边只剩下黑无常还站着,白千赤疑惑地问:“这里今天有人要去世,你们怎么不说。”

    黑无常惊慌地跪了下来颤颤巍巍地回答:“回千岁爷,小的们今天没接到此处有凡人寿命尽的通知。”

    “噢?是命数之外吗?”白千赤顿了一下,“真是新奇,多少年没见过命数之外的凡人了。你们去把那人的魂魄带走了吗?”

    黑无常微微抬头,“回千岁爷,白无常和阴索命已经去了。”

    话音刚落,白无常和阴索命就急匆匆地飘了过来。一向沉稳的白无常慌乱地说:“魂魂魂……魂魄不见了!”

    不见了?

    从白千赤的表情上看,他和我一样的吃惊。

    一般正经死去的凡人都会由鬼差带到阴间,而自杀的人则有一大部分会变成孤魂游鬼,不过这种情况鬼差们也能看到他们的魂魄。

    现在人才刚死,魂魄就不见了,怪不得白无常会这么的失常。

    “竟然还有人会抢你们的活,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厉害。”说着白千赤就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鬼差三个也跟了上去。

    我本来就对这件事抱有极大的好奇心,看着他们都那么的有兴趣我也蹭蹭地凑了上去。出事的房间已经被紧急封锁了,除了酒店的相关人员任何人不得入内。白千赤和鬼差几个借着没人看得见他们的便利钻了进去,我进不去只能踮起脚尖拼命往里面看。可惜我人长得娇小,围在房间门口的人又多,我除了一堆脑袋瓜子什么都没看到。

    “阿姨,里面是怎么了?”我拍了拍一个清洁阿姨的肩膀好奇地问。

    我问的这个清洁阿姨似乎就是现场的第一发现人,现在还惊魂未定,双眼红透身子颤抖说话时一抽一抽的,“里里里......里面死人了。”她说的话断断续续磕磕巴巴的,“是个老头,不不不,还有个姑娘,我也记不清了。”我听得晕乎乎的不知道是死了老头还是死了姑娘,还是都死了。

    警察很快就上来了,将我们围在外面的人全部都驱散,我离开的时候又掂起脚往里看了一眼,还是没看出什么名堂只能先回房间等着。

    这左等右等白千赤还没回来,我晚上还没吃饭呢!肚子早就“咕咕”叫了起来。正好这房间里有泡面而且还是包括在房费里的,我也懒得再叫客房服务,不吃白不吃,我就用酒店的电热壶烧起了热水,泡起了泡面。

    我正“嗖嗖”地往嘴里送泡面,白千赤就从房门穿了进来。

    “怎么样?找到不见的魂魄了吗?”我泡面还没咽下去就连忙问白千赤。

    白千赤对着我皱了一下眉毛,弯下腰用手擦了一下我的嘴角,“你先咽进去再说话,女孩子家家的,你怎么就不能举止得体一些。”

    我连忙把最后一口泡面往嘴里送胡乱嚼了两口就匆匆咽下,扯了一张餐纸抹了下嘴上的汤渍,“死鬼,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快说啊?吊着我胃口做什么?”

    白千赤倒是一副不紧不慢地样子坐到我的身边揽着我的腰说:“没什么大事,这些事不及你在我心中重要。”说着他就把我按倒在了沙发上。

    我用两只手拦住了他要继续靠近我的动作,“没什么事你在那里呆了这么久?快告诉我。”

    白千赤一副被扫了兴致的样子又坐了起来,翘起二踉腿,若有所思地说:“这酒店里是有点奇怪。刚刚白无常说死了的人魂魄不见了,我就四处查探了一下。”

    “四处查探了一下?你没去看尸体啊?”我着急地问。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我当然没去。同时不见了两个凡人的魂魄,找到那不见魂魄比较重要。”

    “那你们到底找到没有?”被他这么一说我更着急了,恨不得自己去帮他们找。

    白千赤笑了下,“你急什么,这是鬼差他们几个的工作。”

    黑白无常们一向待我不错,刚刚看白无常慌成那个样子,我就觉得事情很严重。可是这白千赤呢,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我可不一样,我把鬼差他们几个当作朋友,这件怪事发生在他们管理的辖区,要是他们因为这件事受了刑罚那就不好了。

    “黑白无常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关心他们的工作。”我嘟着嘴对他说。

    他眉头微微一皱,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对我说:“你怎么净顾着关心他们,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说着他就用头往我身上蹭,蹭着蹭着,干脆躺在了我的腿上。

    “别贫了,赶紧说事。”我捏了一下他的脸,瞪了他一下。
Back to Top